圖片是已拆缷葵涌焚化爐垃圾池的還原版,其工作環境的惡劣其中一項是修理圖中的垃圾夾,當吊夾鋼纜折斷跌到垃圾池內,廠內員工放下梯子,走在堆如山丘的垃圾更換鋼纜,最少三個人,沒有任何保護裝備和安全措施,垃圾內有老鼠,蟑螂,蟲蛆,蒼蠅和沼氣,污水和混有不明的化學物品,垃圾積存經年不見天日,口罩也辟不了臭味。


朝菜夕拾,批發市場當天售不出的蔬菜,午後用車載到焚化爐,廠內的同事檢取較新鮮的帶回家,冬天做中班的員工,在控制室內用菜打邊爐飲两杯,人棄我取勿浪費。


走在環保最前綫是我們的長者,心行力到,檢取可賣錢的癈物。


已拆缷的堅尼地城屠房,紅圏是煙囪,機電署的員工用土法燒死牛和豬屍,燃料是報紙,在隔鄰焚化爐取來市民抛棄的舊傢私,淋上汽油,煙囪噴出濃厚黑煙,臭味遍全區,馬路對面是民居。


母女同是環保身行者,


石鼓洲建焚化爐選址已定,長洲有居民申請法援告政府,多數告不入,只能把開工日期拖延,工程費增加。


看見有人在路邊晒麵包皮,今人不食粗嘢,無人要就變成垃圾,少時家中用人棄的麵包皮煲糖水。


看見有人在路邊曬木棉花,朝花夕拾,春寒退時,木棉樹花落遍地,把花曬乾可煲湯或粥,可減少垃圾。


飲宴中的沙律素球附有三片橙,我把皮也吃下,和苦瓜味差不多,食得唔好晒,也算環保。

 

垃圾歸路

火葬或土葬不是臭皮囊事兒,垃圾如何處埋今天已有共識,火葬垃圾是其唯一歸路,塵歸塵,灰歸土。

香港有四類焚化爐,污泥焚化爐(明年在屯門曾咀落成),垃圾焚化爐(以前有三間已拆缷,新的一間明年在石鼓州興建),人屍焚化爐(九龍鑽石山和香港哥連臣角),動物屍體焚化爐(堅尼地城屠房,已拆缷),醫療廢物焚化爐草擬興建(瑪麗伊院有两個焚化爐,建成後未使用過),不飢不餓不停食叫食物焚化爐。

環評佈告已確定石鼓州可建焚化爐,早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竟不獲通過,議員問夕陽政府可有和新特首商討,環境及運輸局局長邱勝騰華大發牢騷,說就算換了局長和政府,都是要面對垃圾問題,議員認為梁振英曾提出要從減廢和循環消除垃圾,新政府傾向非必要時才建焚化爐,撥款待來屆政府上任才算,或許新政府除了建垃圾焚化爐外更有良法,向深圳買地堆田垃圾或由國內焚化爐代燒,香港出錢興建或租用焚化爐。

拖延撥款想起港珠澳大橋,一位居於東涌的婆婆得公民黨在背後撐腰申請司法覆核,官司政府先輸後贏,拖延年餘工程做價上漲55億,公帑埋單,市民付鈔,今次新建焚化爐撥款在本屆政府不成,再由新政府提議也是半年後事,越遲建造價必然上漲,也未必由邱騰華再任局長,上屆政府的蘇州屎,梁振英不會積極跟進。

香港有數十萬外傭,僱主實不知自己家中有幾多垃圾產生或如何減少,傭工是否有環保意識,僱主也不理會垃圾如何處理,香港人平均每天丟棄的垃圾2.6公斤是世界之最,用重量隨袋徵收垃圾費才可減廢,新的垃圾焚化爐每天只能處理3000公噸,港人一天總垃圾量是1.6萬公噸,如不分類把可回收的循環,要建六個焚化爐,垃圾焚燒後體積可減少九成,灰燼仍要送到堆田區。

石鼓州離市區遠,要填海作人工島,垃圾運送成本高,焚燒垃圾可發電,垃圾的質量也很重要,垃圾太濕燒前要焙乾,以前工作過两間焚化爐葵涌和堅尼地城,所產生的電力只夠自用,葵涌在70年代興建是最先進的焚化爐,也沒有多餘的電力輸出,堅尼地城加建新燒爐由四個到五個,也不能供應電力給隔鄰屠房,只有少量電力供給旁邊的小型政府車輛維修中心,多雨的春夏天,濕垃圾太多產生的電力自己不夠用,也要接上電力公司的電網,石鼓州的焚化爐如何先進,附近沒有公共設施,有多餘電力也是浪費,要再敷設電纜輸到市區成本又提高。

香港堆田區十年內飽和,人口逐年增加,一個焚化爐絕對不夠用,石鼓州這個焚化爐有帶頭作用,只要所產生的污染在可接受的水平和可監控,垃圾堆田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盜鈴做法,污染在地底眼不見為淨。

 

網主 03/05/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