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看完電影歲月神偷踏步回望到昔日曾工作過的九龍醫院,片中有部份戲在圖中的歷史病房拍攝,正提起相機,背後有保安員大聲喝止,原來我避不過攝像頭的掃描,醫院的保安員一直跟著我,我站立的位置最多人到醫院偷取的東西是圖片下的坑渠蓋,


攝像頭處處有,是無聲的看門狗,罪犯的尅星,安全至上,公眾地方最好安裝。


夜歸女兒未返時,有擔心的母親把電視調到大廈的保安台,藉著街閘外裝置的攝像頭看女兒的踪影,最實際是偷偷掛一個追踪器在其身上。


國泰航空公司的管理層只做初一事,不埋十五的後果,員工多次投訴更衣室內失竊,盜賊尅星是攝像頭,立即裝上,捉賊行先,更衣自便,監控室未必有女保安員,若有癖好者豈不是好看過走馬燈,所謂管理就如此之麻!

有人昅著你

網絡部落格談及一套舊戲「歲月神偷」追憶童年足印,電影看過,戲中有部份場景在我曾工作的九龍醫院一些古建築物拍攝,散場才經覺已離開崗位三年了,有時返回老地方探舊同事,但片中的幾幢英國舊式两層高病房沒有經過,所以特別到現場「重拾舊歡」,舊歡如夢是生活中的殘酷現實板。

我由後山的私人小路進入,伸手入鐡欄自己打開門,從保安員的立場看,我並不是光明正大的訪客或探病者,我忽略了裝在周圍的監控攝像頭,攝像頭的位置我全知道,當年的經驗,入到醫院的小偷多是偷两樣東西;電綫和坑渠蓋。

到了古蹟大樓,甫拿出相機即聽到有人大聲呼喝,醫院範圍內不准影相,相信保安員在保安室看著我很久了,自從加多了監控攝像頭,盜竊的事件少了,我隨即聯想起當年的一件事,醫院一位女行政主任叫我到保安室看監控屏幕,某些地點會見到有機電署的同事在蛇王,我即時為下屬撐塲,他們做得太疲累,蟬鳴聲中在綠蔭下抖抖回氣,其後我告知下屬,醫院大樓外的地方全有「天眼」監控,小休可進入屋內的機房,下屬笑言室內都是醫院地方,機電署的員工是菲傭,隠蔽攝像頭的位置你和我都不知情。

我告訴同事政府的行政指引,工作間可安裝攝像頭,在伊莉沙伯醫院機電署員工的打咭房,天花位置裝有一個攝像頭,監控員工有否代人打咭,防止員工遲到或早退叫人代打咭作無犯事紀錄證據,特別假期天是補薪加班。打咭鐘是專為技工而設,他們的上級在辦公室用簽名簿作出席紀錄,督察級返工不用簽名準時不遲到靠自律,但為何不一視同仁在辦公室的簽名簿上裝攝像頭,攝像頭經投訴沒有再用,但今天仍沒有拆除,也是舊日印記。

在機電署內我相信自己是唯一曾每天在出席簿上簽名的督察,有上級問我何解但沒阻止,天天的超時工作,有時假期都返回辦公室,我只是在保障自己,有甚麼事兒要靠自己。

新上任私隠專員蔣任宏是前郵政署署長給人舊事重提,2005年長沙灣郵政局裝了攝像頭,員工投訴私隠沒有保留,署長說事前他並不知情,是分區局長自把自為,我曾見過有其它郵局的大堂裝有攝像頭,郵局除了出售郵票,寄包裹外,還代收政府水費,差餉,物業稅和海外滙款,有大量現金交收,櫃位職員在市民穿梭間難作蛇王之舉,人少時同事間打牙較給局長看到是沒有私隠的,在辦公室內管理層可以看到大堂的人流情況調動員工,誰最清閒可以另派工作,都是服務市民的。

最無厘頭的攝像頭是國泰航空公司的男更衣室,有多名員工曾投訴更衣室內的衣櫃曾遭爆竊,管理層馬虎的交功課表示做過嘢,在室內裝了幾部攝像頭,既然是更衣室,並非指定只可更換外套,大熱天時有些男人不穿內衣或身上有至愛的紋身像,控制室的工作人員若有癖好者豈不是看到眼甘甘。

 

網主 14/0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