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梁羽生

梁羽生最近在澳洲悉尼離世,終年85歲,梁羽生原名陳文統,是香港有名的武俠小說作家,近人談武俠小說,都推金庸為泰斗,次為台灣的古龍,其實最好的武俠小說作家不離金梁。新中國成立快六十年,無成功的武俠小說家出現,只出產把別人作品上的名字擦掉,改頭換面,吹噓是自己作品的假冒名家

多年前一份香港新創刋的雜誌「海光文藝」在第二期和第三期,分別由梁羽生和金庸執筆,憶逑他們寫武俠小說的緣起,金庸的文題是「著書半為稻粱謀」,梁羽生所寫的內容今天己記不起,搬屋時把雜誌丟失了。

在金庸和梁羽生成名前期,另一本出名的武俠小說蜀山劍俠,作者還珠樓主,受歡受程度不下金庸和梁羽生,譽為當代三大武俠小說名家。

金庸的武俠小說我全部都讀過兩次,當年金梁的武俠小說成書前,先在報紙的副刋毎日刋出,讀者日日如痴如醉的追讀,等到報紙刋登完到成書,是幾年後的事。武俠書在手時,幾乎是不離不棄,手不釋卷,一口氣讀完。明報由金庸創辦,創刋時以神鵬俠侶武俠小說為賣點,我買明報由看神鵬俠侶開始,閱讀興趣由追看武俠小說而始,當年是小學五年級,看盡武俠小說無數,家貧何來買書錢?班中一位同學也是武俠小說迷,他父親開了一間出租小說的小店子,同學在校內看完的小說,都借給班內其他的同學免費閱讀。

武俠小說有幾好看,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和紅樓夢是文學中的家常便飯,看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是偷得浮生,如出外吃泰國菜,日本壽司等。

看武俠小說有幾沉迷,大兒子在出世後,家中的書架上沒有一本武俠小說,我從沒有告訴兒子我小時很常看武俠小說,小學六年級他轉到加拿大讀書,家中的中文刋物只有佛經和加拿大版的明報。當時明報己賣了給于品海,金庸己封筆多時,某天兒子叫我買兩套金庸的武俠小說,他收到後整天拿著書本不放下,他的母親跟他說話都不理睬,自顧的全程投入在武俠小說世界內,娘在氣怒下把他手上的武俠小說撕掉以示警戒。

我小時也同樣在家裏沉迷看武俠小說,常得到母親的讚賞,因她不認字,見我在看武俠小說以為是在温習學校課本。

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誰較好看,見仁見智,香港有學者著書以研究金庸的武俠小說,譽之為殿堂文學,有金(庸)學研究専論。如我上文認為武俠小說是出街食飯的消閒,無需指定是青年人的課外必看書目。金庸小說的人物,正中必帶邪氣,淋漓盡致的刻劃人的真本性,其最後的兩部武俠小說天龍八部和鹿鼎記當時在報上連載,書中人物和情節被指為刻意影射和抹黑當時國內的當權派,是耶非耶,金庸自己也不承認也不否認,但中國成功試爆第一枚原子彈時,金庸在明報的社論是「中國寧要核子,不要褲子」。

明報大受讀者歡迎,再創辦明報晚報,把金庸的武俠小說由倪匡改寫,倪匡有寫武俠小說,加上他寫科幻小說的元素,從新組織也會有看頭,但我己無興趣追讀,寧願再重讀舊作品。

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劇情沒有金庸的詭異,但有傳統文學的典雅,辭藻豐美,歷史紋路清晰,才子佳人的愛情著筆,瀰漫了詩情畫意。他的武俠小說幾全看過,在報紙上讀他的武俠小說由香港商報開始,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每天在報紙刋登時,文章內都有一幅插圖,插圖約為一張紙幣的大小,日日不同,插圖描繪緊貼作者文思,看圖可聯想文意,圖畫優美,作畫同一人是「雲君」,今日所見的金梁武俠小說,排版和插畫與前不同。

古龍的武俠小說常帶佛家偈語:「手中無劍,心中有劍」,譽為新派武俠小說作家,無線電視用他的武俠小說拍的電視長劇「陸小鳯」,劉松仁的陸小風和黃允材的花滿樓,晚飯的家庭劇塲,不再是文藝片的天下。當時古龍的武俠小說,氣勢更勝金梁,新開的佳藝電視台拍攝了古龍的「浣花洗劍錄」,收視率大振台威,其後的温瑞安,所寫的武俠小說也很受歡迎。

金庸的武俠小說拍成電視和電電多不勝數,早期武俠小說未成電視劇時,拍成電影的金庸作品,較有印象是張瑛主演的書劍恩仇綠,他飾演紅花會舵主陳家洛,大漠風光只靠金庸的筆墨形容來聯想。

梁羽生大部份的作品都在左派報紙刋載,拍成電影我只看了一套是「雲海玉弓緣」。由小說拍成電影或電視,我所看過而值得回味的只有「亂世佳人/Gone With Wind」。女主角是雲慧李。譯者是傳東華,書名只得一個字「飄」。我入塲看「雲海玉弓緣」是想看女主角陳思思,她和另一位左派長城電影公司明星夏夢,同是當家花旦。

金庸和梁羽生初期大家曾共事在一間左派傳媒,金庸外出自闖天下,文化傳播事業十分成功,明報,明報晚報,新加坡的 新明日報都一紙風行,梁羽生一生從事寫作,最受歡迎的武俠小說有江湖三女俠,七劍下天山和雲海玉弓緣。

網主 03/0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