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山,看山還是山,來去都有高官貪,竟是回歸後最火紅,港澳同是一家親。圖片是中區合署舊政府總部。


禮賓府(殖民地時稱港督府)是特首官邸,每年四月杜鵑花盛放時都開放給市民欣賞,曾特首拿著相機和市民一同賞花拍照是年前的春光旖旎事,涉貪疑雲,他說近三個月夜夜淒涼。

「山前山後百花開,今年不見故人來,未到花落君先愁,政府山上獨悲哀。」


當年我所能閱讀到由政府山發出的皇榜是公務員事務局的告示。圖片是要拆缷的西座,理由牽強。


政府山範圍包括禮賓府,回憶中不限殖民地歷史,也留下近代中國史有關文化大革命香港山寨版的印記,圖片是1967年愛國同胞高舉毛語錄,口喊毛主席萬歲,港督府前抗議同胞遭殺害。


鐘逸傑是前布政司,港督尤德在北京猝死,他任署理港督,是唯一發聲反對拆缷政府山西座的前任高官。


政府山範圍廣泛包括在花園道圖中的聖公會聖約翰座堂。


政府山也包括圖中當年我們叫的兵頭花園(兵頭是指港督,他有權調動英軍鎮壓騷動),那年我們能免費看到森林猛獸獅子和豹在此公園,看大笨象要到荔園遊樂場付入塲費。


政府山關注組不排除要和政府對簿公庭,反對拆缷西座。

政府山是公務員道塲,工作樂土,市民閙就隨便閙,核心價值仍要為你服務,山大王和群臣在山上辦公,山下局中有局分佈於香江各處小山頭,我們做散仔拿的也是鐡飯碗,只要依山上傳來的本子辦事,跟足方圓規矩,做足一世無憂,香港公務員由殖民地年代到回歸,都給當權者稱讚為世界最優秀的團隊,服從性強,無罷工惡行以市民生計作本錢向政府山施壓。

新政府總部入伙後,舊的政府山其中一座會拆缷,興建一座多層高的商業大樓,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聲言不會賣斷業權,地皮由地產商租用建樓,租期30年約滿後由政府執二攤重拾舊歡,議員梁淑莊不同意拆樓,也不相信到期時政府不再續租,提議要保留殖民地歷史,保護政府山關注圑體會提出司法覆核,殖民地時任布政司鐘逸傑是唯一過來人在政府山的高官發聲不同意拆西座,政府山是他當年的英雄地。

少時對政府山很有印象是到兵頭花園(今改為動植物公園),由天星碼頭上山經過,大人都手指指高聲講能在此當公務員都是高官厚祿,街外錢揾之不盡,恨兒不成鋼當不上政府山公務員,我曾衝擊過政府山,當年公務員反對房屋署把工作外判,由維多利公園遊行到政府山抗議,現塲搭了台架,司徒華發言要大家認清政府真面目,政府山高層沒理會外判依舊,多了一批廉價非公務員合約勞工,不過今天若能受聘入政府,和殖民地年代相比雖較遜色,但和私人市塲相比仍是一份不錯的工,低職者毋須打拼前途。

新的政府山在七月一日換接任人,加多两個司長和副局長及行政助理,新局長班子人選已定,副局長職位申請人有民主黨中上委馮煒光和公民黨的年青幹事,證明這個副局長職位是肥缺,政府山上做副局長,是缺策部門的第二把手,地區的署長要聽其指令,薪金和福利市場難求,消息曝光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大為光火,指馮煒光事前無申請也沒先退黨,黨規抛諸腦後,馮煒光解釋自己不是民主黨的骨幹,也不知道黨內機密,公務員要保持政治中立,馮煒光若做了副局長當不稀罕民主黨的中常委,公務員做兼職,有收入與否都要呈報,梁振英強調用人唯才,看來新政府山有意招攬民主派骨幹入局,用其作反面教才。

政府山包括中座的舊政府總部,東座和要拆卸的西座,還包括禮賓府一帶的山頭,我們到舊政府總部抗議的年代,四周是開放的小草坪,如今裝了固定鐡欄防止示威客闖入,流動的鐡欄更隨處擺放作不時之需,只因抗議遊行是部份香港人的生活常態,3歲和80歲都參與,政府山的回憶最激情是1967的暴動年,時任港督是戴麟趾,政府山揹負著香港殖民地歷史,保留價值遠勝永利街。97回歸前的晚上,天上不停下著大雨,也不能洗掉英國在港的百年殖民史,未讓末任港督彭定康帶走在政府山上和山下公務員的回憶,西座是其中見證的歲月留痕。

網主 18/06/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