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電意外事故頻生,機電署發信給電工從業者請注意安全,先關上電源才理位,揾食艱難,停電麻煩,有時都要胆搏胆,筆者任職過機電署也打過私人公司,有時唔關上電源工作還實際。

>>連結機電署發出的安全吐


和小妹妹同齡的日子,我們用膠間尺擦頭髮產生靜電汲取紙碎己覺神奇,小妹妹用手觸摸靜電球,盆中的紙碎如噴泉吐出向高空四散,電上身的轉能效果不是科幻。


曾玩過此亮光管的遊戲,光管是一般常用的24吋T10光管,要用鎮流器(火牛)才可亮著,如今把光管貼近高壓球,光管亮起,拿著光管的手感覺麻痺即時縮開。我忘記問主持若用手點著光管另一邊的輸電位(圖中紅色箭),會否即時觸電。


小時農曆年尾常聽到女士嚷著要電髮過年,圖片是那年代的電頭髮模式,女士頭上的電綫如亂草。


任電氣督察時曾試過一次遭備案審查是否有失職,九龍醫院的餐廰是外判,電力要裝分表,下屬每月抄錶再通知醫院收取電費,員工誤解讀數,圖中紅圈以為是小數位,表的正確數是36萬829度,抄錯了變成3萬6千82度,三年電費少收28萬元,其間接替的幾位電工都跟上手的都錯下去。


加拿大卑斯省包括溫哥華,水電局更換全數舊式機械電錶數十萬個,改用電子錶可防止偷電。


良好的工作環境也會觸電是圖中電燈裝置,两掣共管一組燈多是會議室,樓梯或長走廊,電掣上沒有標籤寫明是雙掣燈,電工修理天花燈時以為關上電源,但走廊的另一端的電掣可能給人開上而引致觸電。


在20世紀80年代前,電燈公司為用戶裝两個電錶,一個粗
電表,用於熨斗和雪櫃,收費較平,一個糼電表用於電燈和風扇,市民買粗電萬能插座用來插風扇和枱燈,變相偷電,很多家庭都如是。

>>連結相關文頁:電死人(22/10/2011)

電過的日子

持有半天吊電工牌級別的業內人士都收到機電工程署的信,頂級電工牌考試將舉行,有進取心者可報考,信內附有一份安全吐,談及接連的觸電意外,有電工牌的也中招,苦口婆心叫大家關上電源才工作,年前在網頁寫過一篇「電死人」,讚譽香港的電力裝置和產品對使用者的安全,方便度和節能性。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電可致人死,也可樂人或激死人,流電,漏電,嘔電,生電,放電,靜電,偷電,直流電,交流電,高壓電,低壓電,無綫電,過去的生活日子全都經歷過,但未嘗過電頭髮和在醫院的手術枱上無呼吸下給電擊回魂。

最近警方拘捕多人,涉嫌偷電和偷煤氣,干擾記錄用量的電錶和煤氣錶,如何偷電在網絡中有介紹的特別工具,溫哥華水電局斧底抽薪一刀切,把傳統的機械式電錶全部更換為電子錶,用wi fi 無綫系統,減少人手上門抄錶和偵察偷電住戶。

早年香港很多家庭都幹過偷電的行為以減少電費,由開埠到上世紀70年代電燈公司供電給用戶是分開粗電和幼電两個電錶計數,屋內的總掣也分開粗電和幼電,粗電收費較幼電平三成,粗電用於熨斗,雪櫃和冷氣機等,幼電用於電燈和電風扇,粗電和幼電的插座不同,若把風扇和燈換上粗電插頭是違法事,給電燈公司稽查人員上門查到會被控偷電,山寨商人生產了萬能蘇,可以把小插頭插到大插座上,電燈公司知道阻不了市民偷電的行為,干脆把粗幼電合併計算。

我們做電工的慣常偷電行為;新工程做好後,要等電燈公司員工登門檢查和測試才供應電力,但恐防工作有失誤,我們先接上電源測試,若不作測試而有綫路故障導致電燈公司不供電,我們必給炒魷魚,偷電两個途勁,從電燈公司或大廈的公共電力,當年貪污成風,偷電給稽查員碰到並非大不了。

少時對電激發的興趣是靜電,老師在課堂把紙碎放在卓上,用一把膠間尺放在腋窩下用臂夾實,把間尺推動磨擦一會,接著放在碎紙上空,成堆紙碎即時跳高爭附在間尺上,移動間尺紙碎如滾雪球的追隨,如今課堂不再玩這些小科技。

接近農曆歲晚,常聽到同樓的女士嚷著要到理髮店電髮,初時以為要把女士軀體連接插頭接電力,直如柳絲的長髮變成蜷曲,歌星許冠傑青春當紅時,香港男人邁進潮流第一步是留長頭髮,前衛者與女士看齊電頭髮,我也有留長頭髮但沒試過電髮的滋味。

機電署勸喻大家工作時要注意安全,進行修理要關上電源,曾經在建築地盆工作,有時是人為的陷井,工具和照明的電綫多放在地上有時混在積水中,碰巧工具跌在破損的電綫和水氹中要拾取就會中招,人在江湖有時身不由己。

在機電署駐醫院組工作時,一些小修理要關上電源是十分費時失事,打政府工此時此地都要胆搏胆,下屬有猶豫時,我做上司的只好親自落場,有時關上電源進行修理反而降低工作效率,例如焚化爐架空吊著垃圾抓的車架上,電的謀生歷程也曾觸電多次,感因身猶在。

 

網主 09/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