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葵青貨櫃碼頭的日與夜都曾目睹過其壯觀場景,我在圖中葵涌焚化爐工作,毎天上下班乘搭廠車都經過貨櫃站,星期六下午高層下班後無王管,爬到煙囪頂看風景,貨櫃站就在腳底下,後來要輪班工作,半夜行到海傍,貨櫃站仍燈火通明,吊機如不眠的螢火蟲流竄於夜空。貨櫃碼頭工潮帶出昔日回憶,入廠時是最低級技工,食飯權,廁所權,加薪權都較今天的貨櫃工人優勝多多,所以工業行動為勢所逼。


罷工工人要求三權,加薪權,吃飯權和廁所權,昨天貨櫃公司已即時加設六個流動廁所作回應。
到百佳超市抗議是一群有組織力的80後,頗有震懾的效果。


如鐡甲武士神勇裝備的吊機包藏著員工的辛酸淚,坐於控制室內的吊機員24小時,食和屙都在斗室內,有時加班至72小時。


東方之珠是維港两岸夜色,新界夜明珠是位於藍巴勒海峽圖中的葵青貨櫃碼頭。


葵青貨櫃碼頭有9個櫃站,分由幾間公司經營,唯獨李嘉誠的四個櫃站有工人作三權(加薪權,食飯權,廁所權)血淚控訢的工業行動。

吃飯權

貨櫃碼頭工潮持續了十多天,是近年聲勢最浩大的工運兼得天時地利人和,法庭少有發出有條件清場禁制令,仍容許工會人員進入碼頭內,在指定地點抗爭,遊說仍在崗位的工人加入罷工行列,而支持工業行動的團體和市民來自各階層,到罷工的塲地支援,捐助物資和金錢。

因果觀今次工業行動,香港首富李嘉誠食正了棍,回歸後香港有無數次的遊行示威,李先生有幾次向傳媒講話,若情況持續會把資金撤離香港,當年世界經濟陷低潮,唯獨中國經濟騰飛,香港近水樓台商機處處,李先生示驚無人理會,遊行更變本加厲,今次罷工工入除了在碼頭示威區敲戰鼓,兵分多路到政府總部,更衝入李先生的米倉百佳超級市塲內舉牌示威,要李生站出來對話,今次是明剃李嘉誠眼眉,會否再發撤資預警,或在香港賺夠了撤就撤吧,若李嘉誠因今次工潮把資金撤離香港,則今次工潮是厲害過當年省港大罷工。

工人要求加人工23%,政府部門搭橋多日碼頭承判商終出現談判桌上,要求加薪是主題,工人強烈控訴要給員工尊嚴是「食飯權和廁所權」,其中吊機手更道出其慘況,在機倉困足24小時,食屙都在斗室內,無固定食飯時間,一手揸控制桿,一手扒飯,一路屙一路吊貨櫃,十年無人工加過。

貨櫃場業務總監澄清曾查核過承判商的運作紀錄,貨櫃工人的薪金曾經調升,另外吊機手無固定食飯時間,他說外間一些機構工人也如是,例如電車司機,最近南丫島撞船海難,船員說沒固定食飯時間,船長一路操舵一邊吃飯。

辛苦搵來自在食,最好食時坐定定,心無掛碍,離開工作場所到茶樓開飯,立法會討論標準工時也要定出標淮食飯時間。數十年工作經歷,由工廠,散工,到政府部門都是1小時午飯,美資收音機廠和機電署管理的葵涌焚化爐,早上和下午都有两次法定小休茶餐,做電氣散工下午三點三嘆茶可以消磨半小時,不同環境有不同行規,我給良好的工作環境寵壞,不能站著吃午飯,邊做邊吃也不適應,不知食飯世界咁艱難。

政府一些工種也沒有指定食飯時間,食時仍要孭住工作在身,壓力感難免,服務在醫院內要輪班當值的機電署員工,曾我向提出要有固定食飯時間和可離開工作崗位出街食,我沒請示老板擅作主張,輪更表採用24小時三班制,每班8小時返工由開始直落到收工,由早上8時到下午4時,我說無問題給你們一小時自由行食飯時間,下屬聽了開心到彈起,我接著說放工時間延後一小時,他們即時收聲,這是雙贏的交換,坐在控制室內吃飯,仍要用眼瞄著屏幕,有示警訊號要即時處理,我做技工和監工時也當過輪班工作,也沒覺飯餐惡梗,撫心自平,用政府時間食飯著數過用自己食飯時間。如今數碼年代,你在外食飯也難逃過老板五指山,老板唔熟性有電話來問長問短,你打工敢說我在食飯大過天,所以要立法定下標準食飯時間。中國未改革開放前,全民的午飯時間是2小時半,吃完可午睡,人人窮得開心,食飯不會梗親。

 

網主 14/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