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捐咗未?我指著圖中的馬會投注站說買了六合彩,馬會刧財偽善?最近四川雅安市蘆山縣地震,有两位資深傳媒人「逆天理」之言呼籲大家一毫子都不捐,「貧窮佈施難」,莫以善小而不為。十年所見國內肅貪有進步,政治著墨阻人行善其心有瑕穢。


抗捐聲音是香港首現,反對的議員以國內貪污和監察不完善,善款流向欠缺透明度,而香港無權過問,今次數目少少才1億,國內相關單位要做靚條數容易,實報實銷可平伏反捐者的惱氣,中國紅十字會公信力不足,做不好把關工作。


中國發生地震家常便飯,上月20日四川雅安市蘆山縣地震,上任才一個月總理李克強即乘飛機到災場巡視,災區吃早餐,白粥鹹菜算一餐。


2008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捐了100億,去年刋出的支援工程進度表,泛民議員以其未全部完工,反對立法會捐一億元給上月發生地震災區雅安市,不可能以香港的審計角度量度,中國救災不缺這一億元,行善積福港人有好報。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8級大地震,接近7萬人遇難,筆者剛在機電署總部工作,所見籌款義舉積極,隨後有專業圑隊參加重建工程,若今次災情同樣嚴重,港人善心義舉是否仍能堅持。

>>連結相關文頁
愛心佈施(07/03/2012)

善小也可為

「食飯未?飲咗茶哪!去街呀!」是行出門口碰到不大相熟的人隨口溜口頭襌,曾有人問我今天你行咗善未,我從袋中揚出六合彩,說剛才把錢捐給馬會由他代行善,我也算有小善心,一星期開三次的六合彩,期期是捧場客,若我也嗜賭波和賭馬,天天進入投注站,成為日行一善大善人,賽馬會是香港最大的行善機構,有一群長期不離不棄貧富懸殊的善心客,小賭可怡情,馬會是刧財來行善,親友說買六合彩等如丟錢落海,不如直接捐給乞兒好過。

貧窮佈施難,大部份港人不太窮,行善積福,樂善好施是傳統社會美德,上月四川雅安市蘆山縣的7級地震,香港一些人卻「逆天」而言一亳子都不捐,認為所捐的錢都會給貪官入袋,國際品牌行善組織中國紅十字會在內地成為山寨謀財機關。

香港紅十會是內地紅十字會分會,是一區两制互相配合各自運作,香港人捐給紅十字會一分一亳由香港紅十字會分配,會方強調所用的行政費不會超出捐款5%。目前沒有證據確實早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的捐款全遭貪走,只是透明度不高,沒詳列大筆數的支出項目,應酬費和行政使費的比重。

善財難拾,施恩不望報,積善之家必有好報,雖云內地十官九貪,十步之內有芳草,仍有一人為民服務,你捐出百元,有十元給到災民也有福報。多年前無綫電視一個慈善籌款晚會作現塲直播籌到千多萬,扣除飲飲食食和明星出場費,實得善款2百多萬元,以後無綫的籌款節目如何開數大家少關心,也可問陳志雲,他因貪給拉上法庭尚未完全清白,政府輸了两仗仍決定上訴。

一位知名女作家為文責難一個失狗富豪懸紅500萬元尋狗,問狗主為何不把這些錢捐去行善,富翁可能夜夜有此狗伴眠才可安睡,再買同類狗要千多萬。政府捐錢一億給雅安災區,多番受到泛民質疑,等如塞錢給貪官發財,香港言論自由可各有各說,李嘉誠是香港首富年年捐大筆錢行善,但在貨櫃碼頭工潮時被指為富不仁,向他的紙像扔蕉皮,雞蛋,腳踩,祖宗三代都被問候,幸好工潮終解決,李生沒有被咒倒或氣病,是善有善報。

朋友同事中不乏善心人,我的一位舊上司,有幾年看到他的糧單都列出自動轉帳扣除定額款項捐到慈善機構(政府發薪的方式;初時用糧袋現金寫上銀碼,接著用銀行轉賬,糧單由庫房分派給各部門由文員派發,誰人有幾多加班費,所得薪金或預借可一目了然,所以我知道上級月月捐錢行善,其後為保私穏糧單放在信封內,今天改為電子糧單,只有用內聯網自己才可看到。 )

我首次捐款給志願圑體到國內扶貧是「希望工程」,堪以為記一位已離職的合約女文員,有一天到我辦公室向我募捐,我從銀包取出的錢令她大為興奮,表示我對她的義工精神支持,我笑著對她說她曾向我投訴政府部門男女共用一廁的問題仍未解決,她問坐在隣房的女士是否新聘請的,我說請文員不能有性別取向,也不是我職權範圍,祝福她善有善報。

 

網主 10/05/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