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政務官空降到香港電台任廣播處長鄧忍光,兩年升兩級,這個三煞位是熱廚房,能熱飯熱食,公開向下屬謝罪是高級公務員先行者,忍氣吞聲,忍辱負重才可上浮升幾級。


看盡香港公務員百年風雲,香港電台是唯一政府部門其下屬公開向老細柴台。


打了30年政府工的香港電台署任助理廣播處署施永遠,竟走到隔鄰台商業電台接受李慧玲訪問,要把老細鄧忍光問吊,若受到特權法保護,可親身到立法會解畫指鄧忍光干預香港電台編輯自主的核心價值,不旋踵又提及自己署任助理台長一年尚未升正,要向公務員事務局投訴,這麼高調壓上,想升級難了。


做不抱怨的員工才可對升級無可無不可誰說的,打死一世工人之常情,有就笑呵呵,無就氣成籮。


公民黨毛孟靜說鄧忍光連升兩級是乖乖聽話的政治酬庸,糾集同路人上街舉牌要踢走鄧忍光,走了忍光,再來的也未必是泛民的曙光。

升級


今天你升級未,智能手機或電腦的熱推口號,以前讀書成績不佳,最擔心是留班無級升,現今學制學風不設留級機制,除非學生要自動冧庒。


人望高遠是職場動力,做好本份之餘更要盡顯神通,私人機構一夜可給你加官晉爵,甚至黃袍加身做話事人,招聘廣告有空缺轉公司,職位相同薪酬較高受聘也算升了級,同是經理級各間公司薪酬不同,能為公司膁到大錢花紅可分到笑。公務員同工種任職不同部門薪酬一樣,以前可以帶薪轉工種,高薪做低位,目的是無工作壓力。


政府部門的升級有規矩,只是有權者能翻雲覆雨,上級未必有能力提升下屬,但升級必要的敲門磚要靠上級的考勤報告推薦,不受青睞未必是庸才,不聽話跟紅頂白一定給鋤死,今時今日年資高無大優勢,排隊等升級是明日黃花。


早前香港電台風雲,空降做廣播處長的政務官鄧忍光兩年內升高兩級,官運亨通由D4升到D6,公民黨議員譏為「乖乖聽話有級升」,說是政治酬庸,這個是三煞位,在公務員任高官的,給下屬公然羞辱又要打甩門牙和血吞此君為第一人,政府覺其能忍辱負重給予升級作補償。相反其下屬施永遠任署任助理台長整年未獲升級,一怒之下高調向公務員事務局投訴,嘈喧吧閉討級升,結果可能食白菓,內務會議常柴老細鄧忍光台,做到此一步沒有公務員會有升級打算。


職級的上浮是金字塔式,越高級空位越少競爭越大,高望有時雲深不知處,食幾多著幾多時也命也運也,私人機構懷才不遇或工作不順趁年青要轉山頭,公務員如覺上司刻意針對也可申請調離部門,近年政府部門多次資源重整,一段時間內不招聘公務員,退休的空位較多,部門首長都識部署,節省資源用減人頭對沖保留高職空缺,有紅蘿蔔在前員工多較為積極,有時坐上音樂椅到退休前升級,大器晚成也無遺憾了。


政府部門員工分兩類受聘,長俸公務員和非合約公務員,後者升級門路狹窄,最緊要保住約滿能續約,六年後才有機會轉入不是合約員工,20多年前公務員退休是55歲,後設新退休制,可揀55歲至60歲任何一年退休,也可選擇保留舊制在55歲時必須退休,近年退休人多,揀新制的長俸公務員升級前景光亮,人口老化為免服務脫節政府正考慮把退休年齡延到65歲,人生七十古來稀,除非先埋單計數,不論高低級相信長俸公務員興趣不大。

不是打工仔人人都望升級,一些政府職位的空缺並非全部公開招聘,只由部門各自內部提升,但先要填回有興趣升級的申請表,早年員工的年度考勤報告上級寫好後只需向員工口述內容,報好不說差員工聽到還有憧憬,如今要交給員工細看,同意考勤報告內容要簽名確認,看上級打分已心知肚明無謂陪跑,技工升級到二級工程監工(科文)需要統一面試,考官拿著應考者三年內的平庸考勤報告,任你學富五車都要肥佬,除了紀律部隊其它職級不用面試,只靠小組審閱考勤報告作結論,也要看人事背景和山頭。

 

網主 17/0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