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年有青春照起,圖中所有的两個輪到十八歲時已全部通曉,我的圖片咁好笑是在大埔林村鬥車(閘車)時贏了,土著都甘拜下風。


沙田城門河單車徑是香港最迷人的單車道,晨曦日落情懷各抒。


箭嘴所示的三輪車是上世紀50年代香港街頭腳踏運貨三輪車,貨箱在前司機在後,前頭两個輪,另一圖是新的貨運三輪車司機在前,兩個輪在後。


國立台灣大學學生返校上課用自行車,因隨處泊車,學校用流動人肉告示牌提醒學生,"臺大人泊車不要就手就腳放下就算。


温哥華的公共巴士車頭設有單車架,可放三架單車上路,路太遠又要上山下海踩不惦可携車乘車,不另收費。


温哥華的拖仔自行車,一樣在馬路上奔馳。


最俱創意的湊仔自行車,可手推也可腳踏.


安樂園雪糕單車是我童年的小甜甜,只吃雪條(冰淇淋),蓮花杯(雪糕)太貴了,有時要一博一博扮扭計喊娘買。


財不可露眼,身價太高的單車隨街泊有鎖也隨時被偷,溫哥華商人在天車站(地鐡)街頭裝有這些出租的密封單車櫃。


早年香港警察用圖中的三輪電單車載著長官巡街,其設計較圖片的三輸車美觀和成快艇形。


上世紀80年代沙田大圍單車場。


一個輪單車也可代步,招搖過市踩過馬路。


我以前常駕的意大利偉士牌電單車,最斯文的靚仔車,不嘈不吵,後座沒有扶手椅條,接載女士最妙,溫馨提示要攬司機腰,車設計周到,在燈位下的車架裝有後備車呔。


回憶兩個輪

自行車,腳踏車,單車國人地域不同名稱有異而實同一樣兩個車輪,香港叫單車,初時我踩的單車是三個輪,不需別人教路,騎上去就可在馬路上奔馳,三個輪單車笨重欠靈活,學識兩個輪單車後再不玩三個輪了。單車是我們小孩子的大玩具,沒有童年夢要擁有一架單車,要踩單車只能付車錢租一架來玩,一個麵包價錢可以玩一小時。

街上靠腳力踩動或拉動的兩個輪車子除了單車還有人力車,上世紀七十年代深夜載客的單車設有獨立後坐位,乘客只須付錢毋須加力,電動摩托車也是两個輪要經過筆試和路試合格才可也沒難到我,十八歲就去考車牌,再接再厲四個輪的汽車牌也考上。三個輪單車除了兒童街版還有送貨用,和今天所見三個輪腳踏車不同(請看今日插圖),以前是兩輪前一輪後,載貨箱在前,司機在後,如今相反,一輪前二輪後,司機在前貨箱在後,另一類特別摩托三輪車是警察專用,車架牽著另一半車廂似小快艇,長官坐在上,下雨天所有二個輪三個輪車都要停下。

身高腳長了改踩大人單車,好勇逞強玩刺激,我們閘單車(鬥單車)是要把對手的單車撞倒,騎車者的腳踏到地上便輸,若單車受大撞擊力騎者反應慢,車仰人翻碌倒地上,不似鬥蟋蟀,鬥雞和鬥狗那樣去到斷肢甩毛血淋場面,有時足踝和手掌給擦傷難免,集體閘單車更是沙塵滾滾大場面。

年前網絡看到台灣總統馬英九環保踩單車,我也在網頁寫過一篇單車文章,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靠兩條腿一天走不了幾多路,總統愛踩單車,市民讚好會跟隨,暑假時台灣很多學生環島踩單車,體驗本土草根生活文化,運動,環保,學習同時併上,台灣多所大學的學生都愛用單車上學。

香港路窄車多,殖民地和回歸两朝政府都沒有環保視野,新市鎮的車路上沒有開設單車專綫鼓勵市民多用單車,香港的體育活動能沾上世界前列水平是單車,近年闖出名堂竟是女士,生活多年所見單車和電單車少有女騎士,屋邨出生的李慧詩去年奧運女子單車賽中取得銅牌,香港單車城仍在沙田。

曾經踩了單車很多年,從沒想到單車會撞死人,年初出現首宗單車意外撞死一橫過馬路的老婦,事件警方仍在調查中,刑事審判外,家屬會提出民事索償,全球沒有保險公司為單車定保險單,如今單車的設計輕巧,加強機械動力性能,狂踩時速度較傳統的單車快很多,煞車時未必能即時停止單車前進,就算加上腳壓地幫煞車也不能把車即停。

我考電單車牌時不用戴頭盔,致命意外頻生政府改例,香港單車盜竊不算嚴重,單車隨處泊會被作阻街雖有錬鎖也給拖走,市民不見了單車以為給盜走,料不到是政府明搶,單車有去無回頭,千元單車給充公後拍賣只值數元。

騎上兩個輪單車和電單車各有情趣,單車上小斜路也很費力,在行人道上和不依循交通標記也可自由行,電單車去盡油門如騰雲駕霧,若有女伴坐上更是超娛,前有風壓面,後有胸頂背,傾斜急彎,更淀出波濤洶湧的青春浪花。

玩十三張啤牌拿著两個輪,駕兩個輪單車和兩個輪電單車都是人生過去的生活情趣,沒有青春光環的背負,重拾舊歡也有失落感,只能在夢中再折長亭柳。

 

網主 15/0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