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這所小學門口是印傭的歡樂谷,在等候小主人放學接回家,各人閒話家常,笑容燦爛。買過印尼國父蘇加諾回憶錄的中譯本,在美國的政治和經濟全球封鎖下,印尼是當年新中國盟友。哪年有两首很動聽的國語時代曲描述印尼風情"峇里島"和"梭羅河畔"常在電台播出。法庭今天仍在審訊香港僱主虐待印尼女慵案,控方的訟文詳列施虐情況,看者心驚胆跳。飄洋謀生到了天堂夢的香港還如身處地獄。


近日有印傭提訴告僱主虐待,受虐情況慘無人道,戶主夫婦不認罪,去年有套媽姐電影「桃姐」得了國際大奬,香港有家庭曾倡議請內地人作家庭保母同聲同氣,帶出桃姐精神,但中港矛盾日深,無人敢為天下先。


圖中夫婦是香港移民遭加拿大政府控告販運人口,審訊結果妻脫罪,丈夫十月判刑,是加拿大首宗案例,最高可判終身監禁,提告者是在香港聘用很久的菲傭,她和僱主一家落戶加拿大後,指僱主用香港模式付薪酬不符合加國標準工時,追討近30萬港元加班費,控方則改控非法輸入勞工(菲傭),以販賣人口定罪。


今天仍在香港法庭審訊的案件,印傭提告僱主夫婦(圖片)虐待,手法殘忍,控方所列的證控僱主似是行私刑,二人否認,有待法官查明。


追讀簡而清在報紙寫的文章多年,覺其知識廣博,行文奇趣鬼馬,筆下常讚其家中菲傭(管家)媲美"桃姐",70歲時娶了她,相距超過一倍的年齡成佳話。簡而清桃花命薄,婚後三年(2000)與世長辭。


圖片是1996年香港報紙已有聘請印傭廣告,有人以為回歸後可轉聘中傭,同族更加親,今天中港矛盾下更加不可能了。


温哥華中介公司代聘菲傭和印傭廣告,每月薪金為一萬港元,包食宿但每天工作8小時,每週40小時,放工後和假期天傭人在屋內是自由身和自由行,叫做嘢可以不啋你不是無親除非有薪是法例指定。


溫哥華聘請中傭廣告,月薪1萬6千港元,同是放洋打工,印傭和菲傭都想到加拿大工作,可提早上岸返鄉下買屋買田,況者是加倍的人工少一倍的工作時間。

異國桃姐

媽姐女傭年代,打住家工一天煮四餐,大小主人都可吩咐你做嘢,只有四合苑的大宅才有避風塘的空間歇一會,任勞任怨幾要瞓身而幹,最大收穫是薪金較工廠工人高,包食包住沒時間花錢,有積蓄才覺勞有所得。

工作困身等如賣身,媽姐行業80年代已後繼無人,香港經濟騰飛,女性不甘平凡專職家庭主婦,跑到社會闖天下,上有父母下有兒女,最實際請工人照顧和打理家務,計條數除笨有精,非律賓女傭是首批進軍香港家庭的外勞。

家務煩瑣但都是手板眼見工夫,老人家和小孩不懂英文和菲傭溝通,但心領神會手語搭夠,有額外的收穫是小孩的英語較無外傭的家庭很快上口,外傭雖是過客,日夜相處成了家庭一份子,菲傭在港打工十數年,鄉下脫貧辭工返老家吐氣揚眉。

各有各說請外傭經歷,菲傭成了搶手貨為國家取得大量外滙,亞洲另一國家印尼也培訓外慵,香港有20多萬家庭僱用外傭,菲傭和印傭人數相若,小小香港是世界聘用家傭最多的城市,高尚住宅區請女傭常見,我在機電署電力法例部工作時,職責要上門了解一些樓宇沒有遵從法例每五年做一次樓宇的中央電力檢查,漏做的多是沒法圑或管理公司的舊樓,土瓜灣區是彽下階層的聚居處,應門者不乏外傭

打工仔和老闆的關係千絲萬縷,最近媒體報導二宗外傭僱主遭檢控頗嚇人,其中一宗在加拿大,香港移民家庭帶同家中菲傭落戶,菲傭在港照僱主人一家五口,其中三個是小女孩,盡心盡力體貼甚得主人心,移居加拿大一段日子後指僱主刻薄,提訴薪酬不合理,超時工作沒補薪,索償近30多萬港元,法庭把控罪改為販運人口,僱主非法聘用外勞,罪名成立女戶主脫罪,男戶主十月判刑,這是加拿大立國以來首宗販運人口罪,最高可判終身監禁。

販運人口罪名很恐佈,以為是偷運私娼入境再賣給淫媒才入此罪,僱主夫婦在香港住大屋,菲傭為家中一份子,離鄉打工加拿大相隔菲律賓較香港遠很多,以為菲傭講心不講金,用香港模式差使菲傭,加拿大定有標準工時和最低工資,每週只工作40小時,超時要補水或補假,菲傭初時另有一個夢,以為僱主可以幫到她申請永久居民身份,案件報導後,戶主給老板解僱,打官司花了不少錢,夫婦開記者會吐苦水,是否會上訴但官司費甚鉅。

另一宗香港法庭正在審理的案件,提告印傭指僱主虐待,主控官把控罪列出,印傭遭多次綁著不讓其外出,夫婦外出旅遊時把印傭鎖在廚房,強迫其用紙尿片,斷水斷糧數天,用熨斗熨傷面部,鎅刀割手和用單車鏈鞭打,打頭臚連牙齒也打甩等,還有數項內容也嚇一跳,僱主夫婦不認罪,若有其事印傭還慘過在地獄打工。

 

網主 28/0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