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蓋大中華,香江獨憔悴,淚灑公仔箱,千古傷心事。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投不到電視牌,有待行政會議解密或香港爆出一個斯諾登,再發多一個只是給可憐人。


用獅子山下精神還魂,今日港人能理解幾多。主辦單位說遊行人數12萬,警方說2萬多,都算很多人參與。


少有香港人相信香港電視網絡投不到牌,樂見其成是無線電視了。


遊行抗議是香港社會常態文化,一個鏡頭下,包括拖手仔,抱著個仔,推車仔等等,目的都是埋性化表達我們的不滿。


港女手拿的抗議牌寫的是古文,又幾有文風。


今次遊行集會的人數很多,立法會外立立亂。


慢慢走,飲杯冰,吃薯條,抗議不發牌給HKTV的遊行隊伍很隨和理性,沒有燥氣和怒火。


支持梁粉的隊伍在政府總部外舉牌還禮。


國內遊客被困的士內綑綁於遊行隊伍中,下車問警如何殺出重圍。

維基電視末開先關門

惆悵和失落是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的寫照,二個新電視牌三間公司競投,最有氣勢和進取竟是失敗者,以為坐定粒六,誰知古語今用為他度身訂造「槍打出頭鳥」,一介儒生的王主席「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王維基給稱為「魔童」,鬼主意多多不奇,發牌未成事已開塲做戲,香港曾給日本淪陷三年零八個月,特區政府審議新電視牌經三年零十個月,王主席以為能守得雲開見月明,料不到是陰溝翻船。

97年前有親友移民外國的,對王維基都有感激心,當年由香港打長途電話IDD到外地,由於香港電訉(電盈的前身)是專利經營,傾話一分鐘高達十多元,致電溫哥華每分鐘收費8港元,當時身處加拿大從事電訉業的王維基,創新用回撥式方法,價錢約為1港元,通話質素一樣客戶無須加添儀器,只是初始接線時間稍長,接通了才計算費用,此行動啟發政府提早購回香港電訉的專營權,電話網絡市場開放,通訉收費急劇下跌。

王維基曾說他每星期會看一本書,是愛讀書的生意人,坦然不做民主鬥士,生意佬本色志在搵銀,語帶相關指審批結果不存政治因素但是黑箱作業,待律師研究不排除提出上訴,不會親身上街打頭陣遊行反政府。前景未明要穏住陣腳保本,即時解僱300多個員工,王維基說辦不到電視台仍會製作劇集出售。

在中文大學校友會的論壇中,有人提出他可收購亞洲電視,他不以常理回應,指亞視是舊樓,內裡是爛攤子,水電煤和裝修要更換,他寧願買新樓,曾任職亞絸行政總裁12日,維新失敗被辭職,留有口痕金句,「亞視不應背靠大陸,親共的電視節目無人看,反共電視才有賣點。」

我不是電視發燒友,仍希望香港有多幾個免費電視台給市民選擇,無綫電視一台獨大,亞洲電視苟延殘喘,看能支撐到幾時才收檔,新電視牌結果宣佈當日,牽動網民支持香港電視的情意結,發起支持按「奶/like」運動,一天40多萬人轉發,得牌的兩牌公司本身已有收費電視台,港人如何期望會有好節目不付錢有好嘢睇,王維基若得牌也只是一個免費大眾娛樂台,要向磐據多年的無綫電視打腳骨爭觀眾取廣告是漫漫長路,雖有大筆儲備也會坐食山崩,破釜沉舟新人事新作風更會創造新思維新風格,香港人是支持給牌與王維基。

由無綫電視轉投香港電視的藝員和幕後工作人員最徬徨,雖不在解僱之列也未能安枕無憂,不能再吃回頭草,影視工會發起抗議行動,政府總部門外星光熠熠,有議員提議用權力特權法把行會發牌的情序公開讓市民知悉,也有人提出多發一牌,似是玩泥沙的提議,朝二幕三政府的決策很兒戲,最沾沾自喜還是那個三色台。

網主 20/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