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工展會最後一天,曲終人散,入場沒有執到雞,前後買了圖中三樣物品,雪糕(無用),數碼收音機(常用),保濟丸(備用),價錢和聖誔節入場所見一樣。保濟丸福袋有其公司名的紙巾和錢包附送,有創意乎。(剛才試聽數碼收音機,有場效應感,較同機的超短波頻道(FM)訊號佳。


工展會開幕衝場的銀髮族,再迴轉看片段來年新一屆會否再接再厲,留得青山在,失意者會否捲土重來,工展會多年都有入場,昨天買的那杯雪糕舐不出那些年的味兒。


小時多年所見,母親,家姐和同樓的師奶到工展會必買圖中一元五味香港製造的醬油,昨天到工展會看見掛的相片再漂回童年事,老外是時任港督戴麟趾,檔主也是相中人,今遇上知音人,他十分開心給我解說當年場景,香港品牌的光環名如其份,當年的醬油樽蓋是荷蘭水蓋,樽形苗條,今天用紅膠蓋俱女士塗抹口紅的艷色。


「停車要熄匙」,昨日工展會塲內所見有五台柴油發電機運行,污染周圍環境多年如是,接著的年宵花市同一樣,筆者以前在紅磡工展會做電氣散工時,所見不需要發電機,由電力公司接電到臨時總電制櫃,既是年復年的工展會,裝置一個永久的電制櫃是很簡單的小工程,環保和成本效益十分上算。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


又一屆工展會謝幕,昨天黃昏離開時一陣風吹來,展示牌給吹倒隨風歸去。


今年工展會所見不是那些年所賣的,不是噴出水而是射出殺蟲劑,利害。


一千元的救星不收咯,工展會內很多檔都有類似溫馨提示。


怪不得工展會內見到有很多購物車隨處蕩,多檔賣貨兼賣車。

 

第48屆工展會

昨天到過工展會,不是趁其落幕去執雞搶平貨,聖誕節時也去過,今次是想買一部數碼收音機,上次向攤位推介員問多幾句,對方無大興趣回答,走近此攤位多是不為來而來都是必買機的。

問親友沒人聽過數碼廣播,香港首個數碼廣播電台由鄭經翰帶出,他無端端發逹,又無端端執笠,原本是申請中波(AM)頻道,超短波(FM)無空頻道,碰上政府打造數碼廣播他執到寶,開台送數碼收音機,中波頻道雜聲太多如今少人聽。聽了收音機很多年,從小到出來打私人或政府工,所處環境都有收音機開著,也在工廠當過收音機修理員,靠它吃飯內外都要了解。

除了數碼收音機廣播,各類頻道的收音機都聽過,最大喜悅是那年到大會堂聽香港電台身歷聲試播,很好聽的就買了一套新音響,走過鴨療街的店子不見有數碼收音機賣,今次特意到工展會買一部。

閉幕日是星期一非假日,進入工展會的人也不少捧場兼買平貨,多是港媽或拖著車仔的內地客,一屆工展會遊兩次是首次,消費是買了數碼收音機和吃了一杯雪糕,聖誔節時買了一袋保濟丸,保濟丸用作看門口,上一盒未用過到了期限拋掉,出門旅行我多隨身帶備,香港製造尚可放心。

本屆工展會口號是「香港品牌耀工展」,入到場內香港製造真的很搶眼,在一間十分老牌的攤位「左顯記」,發現掛著的一張相片,竟是當日情景眼前現,檔主見我不買不怪,指著相中一個老外問我知否他是時任港督戴麟趾正光顧其店,數十年的舊事俱往矣,我最大興趣是那舊日攤位掛出的推介品,「一元五枝醬酒」,這是我小時很多年唯一能見到由工展會,我娘或家姐必買回的工展貨,和同樓師奶們一致認為是工展會最抵買的貨品。

今年破例行两次都有買東西,以前多是看不買,主打是吃雪糕,仍記得雪糕名是安樂園,這次吃的阿波蘿雪糕舐不出昔日的情懷,數碼收音機尚未開盒,不知是否和現塲的效果一樣,甚至放在家裡可能接收不到,保濟丸最好能備而不用,要吃時一定是肚子不舒服。

两次入場都沒有眼福見到今屆競選的工展小姐,前一屆到過的工展是幾年前,不同處這回沒有賽馬會攤位和金飾店,但有檔位賣大床,梳化椅和單車,也算是值得每年行一次的墟集,且能集中見到香港品牌,帶孩子入內,工展會是香港工業發展的通識歷史場,唯一要非議是多年來的供電系統是用臨時發電機,法例規定停車要熄匙,場內有數部柴油發電機由早開到晚,到年尾的年宵花市又再租用發電機,日期接連著不斷噴出的廢氣不少,環保觸覺不高且對居於銅鑼灣居民的健康有損,維園不是無地方,加裝一個電制房由港燈特別供電是很容易的事。

網主 7/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