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特首施政佈告梁振英的香港夢滿佈彩虹,東大嶼大不要成為南軻一夢,西北兩地要多建公屋和居屋。


施政佈告洋洋灑灑,要做到加零一才可達標,否則政客用粗口十七兩駡特首梁振英。


施政佈告發表後翌日,我在吃早餐時聽到不少食客談論,認同今次扶貧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路向正確。


施政報告後第二天,到民政處取書閱讀,中文本已派完,飲茶時一女服務員問我她沒時間看電視和聽收音機,不知今年是否有糖派,我告訴她到圖書館借中文書看,能否對號入座看她是否弱勢小民。


施政報告第三天,茶樓已無人再談,報紙引述議員指內地遊客太多吃不消,港人情緒有誰共鳴。


首間獲香港政府買位的深圳護老院年前曾到過,院內活動空間大,政府全資助入住的港老。


護老院在山上,相等住於半山區,空氣好和環境幽靜,與香港相比這是養老豪宅。


院內範圍有獨立的樓房供探親者過夜,也提供車輛接送到主要交通幹綫。


特首香港夢

2014施政佈告發表後,普羅市民有失落有雀躍,無所求不想失的市民可鬆一口氣,以出入口袋真金白銀量度,有贏家無輸家,政府大把錢在手,特首闡名年度不加稅,是否有退稅或公屋租金寛免要由中產階級財政司長曾俊華「酌財處理」。

早前所寫的文章中,曾給梁振英添一個花名叫「十七兩」,是他的首份施政報告後,看到一間店子的名稱「十七兩」,套在特首身上有正反兩面解讀,"兩"與"梁"同音,十七用廣東話諧音說是粗口男人專用,另一個正面解讀是去街市買餸,標準度量衡一斤等於十六兩,當年街市文化,呃一兩是天經地義,給你十七兩是回饋老主顧,今天街市有政府放置的公秤(磅),無人敢在磅重上明呃,

回歸後三任特首;董建華,曾蔭權都說自己交足功課,看梁振英上任曾幹的,其果敢表現(斷雙非,限奶令,樓宇雙辡),較之前两任特首苟且偷安,只是做好自己的功,沒有為民之想,筆者無條件或有資格為梁粉,小市民之心觀其行聽其言,上任之初問責圑隊倒瀉籮蟹,梁振英變了政海孤鴻,把關一年後掌握施了政技巧,對建制派也不面面俱圓,民望跌到低點也沒有把他打窒,斤斤計較施政佈告仍加多他一兩成十七兩,粗口或美言自行畫句。

順得哥情失嫂意,政府今屆著意扶貧,特首出席媒體的答問大會,接通電話的中產全不滿佈告沒提及扶中或幫中。視頻媒體不謀而合,選了一個中產模辦整天重播,講話是一位男仕,與太太的薪金合共3萬多元,育有一對孖仔,供樓還要聘用一位外傭,除了一星期五天的工作,星期六,日要兼職才可收支平衡,問特首如何是好,為何不為中產解困,梁振英也答得夠玄,帶出他曾提議創建東大嶼山都會,有很多機會給中產上浮,加推土地和公屋和居屋,都是定下的大目標。

有產業也是貧窮,提出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有機會受助的18萬人中,有4成有現成的自住樓宇且無按揭,受助市民打電話感恩梁振英,他無端端發達,雖有自己樓,有瓦遮頭但無足夠錢開飯和看病,他也曾為香港付出過。貧窮者各有各說,中產者各有各苦。要事事得到認同是天方夜譚,受助者不論居港年期,只要在職而家庭總收入低於入息中位數皆可得益,超級議員建制派陳婉孄最火滾,指特首食言,競選承諾標準工時立法和撤消強積金對沖機制都沒提出,但梁振英妙句回應,今屆沒提未必來屆不會,暗示陳議員要放長眼光,餘下還有三年多任期的三份施政佈告未出籠,梁振英也想留芳香港歷史,早前希望教科書寫下他會是香港首屈普選行政長官的落實者。

老而家貧乏人照顧更淒涼,去年的廣東計劃,長居於內地的長者,毋須定期返港數月才合資格領取生果金或綜援,資助長者到國內安居有長遠發展,施政佈告提及向國內兩間由香港自願機構營運的安老中心買宿位,港人入住可得全數資助,其中位於深圳鹽田的一間康復會曾到過參觀,當時我也有親戚住於香港安老院,特區資助不足令家庭捉襟見肘,當時廣東計劃尚未推行,親戚沒打算入住,相比香港的安老院,深圳這間環境十分幽美,位於山上空氣清新,分有數人一室或獨立住房,面積較香港寬大,院內有專車接載有病院友到北區醫院治療,另有獨立住宿單位給探訪的親人過夜,今次有150個買位,院內的主要行政人來自香港。

昨天行會召集人林煥光在電台節目講的更嚇人,家庭月入十萬元也不可能買到樓,梁振英定下的十年公屋和居屋興建計劃,地產商給燒到肉,擔心可能是董建華的8萬5翻版,有樓無樓的都會玉石俱焚。鴻圖大計說易行難,找地不難要建屋面對連串的民粹司法覆核,舉步維艱贏了都要經多年的歲月,想屋者要自己執生為先。

網主 18/0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