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在大家樂吃早餐,歎两份報紙樂上加樂,看到何佐芝辭世新聞也有點黯然。他曾帶給香江市民,沒有暴唳的廣播節目,人生豁達,少有老板的處事襟懷「好就大家一齊好」,當年開台獅子山下有你我「李我」,升斗市民陶醉大氣電波聽廣播。


當年的電台:商業電台,香港電台,澳門綠邨電台和麗的呼聲,都是來自星星的佳音,沒有要別人人頭落地才得戚的節目主持。


李我和蕭湘夫妻檔,曾為商台打天下,傷心得聞曾是老板又是知己商台開山何佐芝離塵世往生。


近乎遭押出門口才給炒魷的商台名嘴李慧玲,得舊老板再提携開咪於網上電台,李慧玲未必認同「君子相分,不出惡言」。


香港首位給冠稱播音皇后是商台開台播音員的尹芳玲,一人身處兩張相,相隔六十年的影像。

商台開山走了

商業電台創辦人何佐芝先生6月4日辭世終年95歲,次日晨早由陳志雲主持的烽煙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幾位資深藝員參與追思,其中一位大家很熟悉的一個節目18樓C座藝員金剛,讚揚老細十分關懷前綫員工,職位無分等級低至守門口的保安員,也主動跟他們打招呼和聊談。

做了30年前綫和行政今貴為商台節目總監的陳靜孄,講出一個打工仔最樂愛聽的心聲,商台準時和提早出糧,發薪日是28號,相比更優於政府部門,若以31號為月尾,我打政府工的發薪日是30號,商台在大時大節都提早出糧,政府在農曆新年會預支薪金給員工度年關接著的三個月攤還,商台則發花紅兼雙糧,在美資大電子廠任職收音機修理員是月薪,也要月初5號才能收到上月薪金,做電氣散工給拖糧是家常便飯。

前廣播處長張敏儀是特約的電話嘉賓,她極之敬佩何佐芝,她說所經歷過最美的和最好吃的皆是由何佐芝穿針引綫所得,她說港台與商台是同行非敵國,是互動去創造廣播空間對社會文化和資訊的責任,最後她竟頹然說出對當前香港廣播文化觀感,指近5年廣播事業由盛而哀,她1972年入港台,誇越港英和特區年代,言下有骨落地但沒有道明原委。

身為一個小市民的感受是耳福仍然不淺,香港是彈丸之地,竟有四間聲音廣播電台立足,多年仍熱衷於聽收音機,上街多帶著獨立收音機而不用智能電話,工作間除了在機電署電力法例部的年半日子不方便聽收音機,架著耳筒上門巡察電力安全也放棄,醫院內共處一室的幾位同事,我是唯一開得大大聲收音機,在兩間焚化爐當通宵班時,收音機伴著度過漫漫長夜。

商台續牌事件尚未明朗,不會是將軍一去大樹飄零,兩年前商台不提升作數碼廣播,是否對續牌前景不樂觀,或生意淡泊慳得就慳,數碼廣播可增加大氣頻譜,政府會否多發廣播牌或開放民間電台,對商台的營運前景都不樂觀,現時幾個網台都是社運成員攪作不會構成威脅,但前幾天蘋果肥佬黎和給商台炒魷的李慧玲已開了一個網台和老板一齊開咪。

港台是政府台,在編輯自主大前提下,有時離題太遠也沒給人抽秤,但商台是私人電台,老板隨時可左右大局,鄭經翰,黃毓民和李慧玲離開也引起言論自由受打壓風波。

快年屆90高齡的廣播大師李我早前出版的回憶錄「李我講古」,有談及商業電台開台他也是大功臣,與何佐芝是患難之交,當時商台的最大對手是澳門綠邨電台,「處境喜劇」大丈夫日記由星期一至五晚上10時播出半小時是商台首創,港台是官台只做份內事,麗的呼聲要收費能活存多年是港台不積極爭取聽眾,商台開播以無綫廣播和免費就把麗的呼聲打殘,小時住的唐樓三個台都常聽到,仍是先前談及最懷念是黃杏華主持的黃昏5點鐘的半小時點唱節目「一曲奇心聲」,歡迎聽眾寫信(不是打電話)點唱和索取喜愛的曲詞,聽到自己所點唱的歌曲一同共唱,我也有寫信到電台點唱和索取歌詞。何佐芝創造了香港廣播新文化,能否曠日持久市民拭目以待。

網主 07/0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