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代香港曾制水四天供水一次四小時,到時人人爭貯水,水壓不足供應到樓層,小孩子要幫媽媽到街喉輪水。


天旱時滴滴是甘露


今天為世界善用水日

報紙看到水務署有半頁圖文,響應聯合國所定每年3月22日為世界善用水日,今年主題為「跨境水源」,介紹跨境供港之東江水,而國內南水北調,是繼三峽水壩的另一項偉大水利工程。

東江水在1965年正式供港,佔全港每年用水80%,而未來20年,只要付得起錢港人用水無缺,但這幾天輸港之水在深圳水庫受到污染,多份報紙圖文並茂,看見有村婦在河道洗濯衣物,垃圾堆積,這在大陸人的角度來看是沒有大碍,我有份飲用香港水,也覺沒大不了,不是我愛國愛到頭昏了。

飲水思源,東江供水源頭多年前曾受到鄰近工廠排出的廢水污染,已把汲水位向上遷移,並把水道加上蓋,其實香港人也不用大驚小怪,沿海居民是近河取水,不知過濾為何為,仍用世代窮途老方法,把水煮滾照飲便可。

水務署說會恆常監察輸港水質,而水質也符合國家「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的第II類水標準」。近期藥物事故,GMP竟可用在包裝上而不是藥物,在藥檢上是要加入生物化驗。則現存的供港水質檢查標準可否香港和深圳同時提升,以確保两地飲用者都安心,同飲一江水,若只由香港單獨去檢,有驚人發現時,是否列為國家機密。不聞不見心安然,吃下不知苦或甜,但關乎全港人的飲水健康,特區政府可否先行一步,只因國內土生赤腳化學家太多,傍門左道幾成精,工廠和山寨在製造日用品和食物時,所用的化學品和重金屬殘渣混在水內,若未經處理而排入水道,現時的水質檢查方法是否可驗到這些混在水中的化學品。

深圳很多家庭都飲蒸餾水,並非有閒錢或不信任水質,只因在每年大潮季節,海水湧入內河,雖經水庫調稀,入口仍有怪味,同在另一地的澳門也要飲用海河水。

地球上有三份二的陸地給水包圍,飲這些海水要特別處理,60年初香港大旱,四天供水四小時,水壓不足,一些沒有升降機的唐樓,最高有九層,居民要用膠桶到街上取水,爬上樓梯級級皆辛苦。政府要租用大船到內地運水,後來也在屯門建了一座海水化淡廠,也是杯水車薪。在政治的考慮,殖民地政府也不想倚靠內地供水,所以大建水塘,最後建成的糧船灣淡水庫是世界級工程,只是天不從人願,年年風調雨順是奢望。

靠山食山,靠水食水,香港位處亞熱帶和近海洋,在地理位置上每年都有一定的降雨量,仍發生四天供水四小時的水荒,望天打掛,地球上有很多人仍沒有足夠的飲用水或飲用不潔的水維生,有能力可開井取水,不論湖水,冰溶水和河水,都是來自大自然對蒼生的恩澤,無私的灑下甘露,活在香港水無缺更應感恩。

農曆七月七日乞巧節,民間在午夜雞嗚前,把盆子放在戶外,若此夜下雨,所集之水曰之「聖水」,放入瓶內,久存不壞且可用作治病,

古人用水入詩多見佳句,陸游﹕「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李白﹕「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杜甫﹕「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我的詩集內也有一首有水的詩,「夕陽投下儂倩影,載舟之水不載情」。

網主  22/03/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