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上香港美心,圖下是香港大家樂,下午茶厚多士餐,3點3我是其中捧場客。


內地網民指全世界到過旅遊的地方,只有香港人”Only you” 「好多事/厚多士」,多士有多款口味是西式文化,「好多事」是土產。上圖是英式下午茶配港式厚多士,昔日情懷阿媽教落唔「好多事」。
下圖是香港美心藍莓厚多士和港式奶茶,17元一客三點三下午茶不復見了。


不是朱咕力多士,是超級鹹多士,老外食得夠鹹。


香港叫西多士,溫哥華叫法蘭西多士。


早餐有中有西,但我多是一路食一路看報紙,圖中拿過報紙的手沾滿油墨,用手放多士入口如何梗得下,溫哥華多士餐不給叉,我索性用攪咖啡的匙羮作叉子。


厚多士賣哂單照落,給我兩塊薄多士替代,沒有「好多事」如店名「大家樂」。


搭巴士食多士,不弄污車廂毋須攪出「好多事」。


溫哥華的多士餐,連稅和加一服務小帳港幣45元一餐

厚多士

飲食文化各有各,都是同一條路把食物送入齒門關,運送路程短短,所用食具各施各法,西餐食具太多,中國人一對筷子可吃完九大簋,洗少餐具環保慳水,國人用筷子的優良傳統千年未變,日本尖頭筷子可作叉用,仍不能入侵中華,南亞地區仍有人用手抓飯入口,飯後仍可吮手指翻尋味。

網絡厚多士(好多事)視頻,都是說內地人的不是,其實港人都會在地鐡車廂內食嘢,也見過食多士,但沒出現港式「好多事」自己人摑自己人,有時候趕時間打包走,肚餓難頂只要不弄污地方,法理情不是本地人更要寬大包容。

由好多事轉回食厚多士,麵包店沒有賣多士,多士未切成片兒時的年代叫枕頭包,如今叫方包,數十年所見一條方包仍是分四節,一節是一磅重,以前用人手切包,厚薄不勻,母親買回來必先揀最厚的一塊,搽麵包只用煉奶,沒有雪櫃人家沒有資格食牛油多士,家中更沒有多士爐,哪些年沒有揀飲擇食的少年,放得入口就有食福了。,

在一間大酒店的餐廳和朋友三點三,各有品味女士咖啡公司三文治套餐,我吃奶茶多士,女士叫服務員多士要焊底,送來的餐具有三樣,我食多士不用刀更不用手,只用雙子是叉子和齒子,女士回復原始雙手作鉗子,塗了紅唇的櫻桃小嘴變成獅子開大口,食得開心是另一種美態,豪放是風韻。

女士吃前無用酒精消毒雙手,上完廁所一定有洗手,公司三文治是厚多士,用刀叉吃會漏餡天一半地一半,沙士疫症時我已去掉用手抓食物入口的方便行為,雙手不曾染血腥,食前要洗手或用消毒紙抺手,大菌食細菌也不作冒險之行。沙士也有小趣回憶,辦公室內的合約女文員在食朱咕力,玉手把一排朱古力逐粒撕甩放入口,政府部門無指引辦公室內不淮吃零食,但工作時工作,同事間也沒「好多事」投訴她常吃零食,她把朱古力包送前請我食,我攤開雙手示意表示污穢不取食,她即時用手撕下兩粒朱咕力放入我口中,飯來張口何況是甜蜜蜜朱咕力,沒有乍癲納福把實情化作影劇,女士口含朱咕力突出剩下的一半加香吻送到男伴口中。

多士是外來物從小食到大,所見花樣層出不窮,我食過真的炭燒多士,哪些年旺角街道一些小巷仔,除了理髮店還有咖啡店,煮咖啡,奶茶和焙多士用炭爐,用有手柄的鐡網夾著多士在炭爐上焙,鐵網的格子烙印在多士上成為圖案,街頭的飲食情調食到也體會到,今時多士的出爐可結合3D打印,把相片數碼輸入電子多士爐,多士焗出了你的影像。

在溫哥華飲3點3下午茶最不習慣是多士茶餐,食多士之人不論中西都是用手拿著,奶油多士單手,三文治用雙手,此地飲食文化食多士不給餐具,雖然隨遇而安但不想隨波逐流,叫服務員給我叉子良久未送來,是忘記了或不想我抺黑其飲食文化,叫我這個香港人入鄉隨俗,最後馬死落地行,我用匙羮作叉一樣有口感,食相可能怪怪地,但自把自為自得其樂不傷人,好多士好食。

網主31/08/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