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早茶坐近電視機,畫面全是街頭抗爭運動,同坐多不相識幾是歲高者,但看法都是染血埋單,昨晚香港電台烽煙節目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張達明電話分析佔中運動會是流血收場,和合石路上再見真章。


假期完了本來上學的上學的,返工的返工,今天拜完山到佔塲尖沙嘴和旺角,黃絲帶仍氣熱如虹舞秋風,如何嗚金收兵,學聯講者說就算今晚午夜梁振英引退,也不能了斷,中央必要撤回政改方案。(上圖尖沙嘴區廣東道和麼地道交界的兩重路欄。


搭火車(東鐡)登高拜山,看車內扶手環多處有類似黃絲帶,但全部都是打上死結,歲歲重陽,今又重陽,無商量,各自唱,佔中解結路漫長,


尖沙嘴今天仍可見拖篋客,只是門庭泠落車馬無(尖沙嘴的廣東道一段馬路給佔了)。


街站標語,筆者補上「命裡有時終須有,香港無時莫強求」。


佔中派叫價太高,中央午間發文支持梁振英十足十,要引咎辭職也不成,佔中派只能發神功讓他鬼上身,如楚霸王烏江自刎。


講者是過路客,自我介紹是80後銀行經理,國,粵,英同嗚,坐地女士靜心聆聽是知音人有所共嗚。


到和合石路上,喜見到香港法治前線的守護神警察,這幾天街頭屢屢受挫,難怪一哥要到灣仔總部哽咽繃面,要大家堅持。


香港製造佔中運動將成為世界品牌,打傘令警察跪低,執法者退縮不見燒車搶掠,街站處處有小食部,同路人全是免費任取,晨曦還派早餐。


無雨打傘不是佔中那事兒,今天重陽拜山年年如是,用濕毛巾抹走在高位的骨灰龕塵埃。


由尖沙嘴行到旺角,轉眼華燈初上日落西山,彌敦道人潮四方湧至,清場下一招可能是全港戒嚴,今夕何夕誰可解結。

佔尖遊記

今天是重陽節,立秋後多天仍罩暑熱,上到山頭已見黃葉疏落散在地上,風來帶爽初覺秋涼,飲完早茶到公交站巴士仍如常,看報紙才知昨天有佔中人想在新界的元朗和屯門開拓戰場,有老鄉即時踩場,火爆磨拳擦掌互相推撞,警察做和事佬,用車載走過江龍。

拜完山到尖沙嘴看佔領區,再踏步到旺角己近黃昏,這幾天在大氣電波都聽到市民講心聲,大男人在電話中也灑淚或哽咽,悲情處處上至警察一哥,發起佔中大哥大戴耀庭,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佔中第五日情況不樂觀,學聯發出最後通碟,特首梁振英午夜前必須引咎辭職,否則明天把行動升級,除了醫院和社福機構,包圍其餘政府建築物,開出對話條件,梁振英不辭職也不和其談,要與政務司長對話,場地要在戶外公眾地方,要有傳媒和市民在場,中央也要撤回政改方案。索價太高,政府如何找數。

昨晚香港電台烽煙節目,香港大學教授張達明電話講其心聲語帶哽咽,佔中已變成顏色革命,可能會流血收場。有一間茶餐廰老板哭訴,佔領事件令他生意下跌,由每天18萬元收入跌到4萬元,店內聘有員工百多人,每用租金百多萬,聲言會自殺作控訴,拍下電話用粗口作結語,主持在大氣電波叫其放下,學聯代表說是政府的高地價所致,今天報紙只見有一宗自殺新聞,自殺者是警署內一位洋警官,警方發言人出來澄清,死者無財政和感情問題,更沒安排佔中事宜。

年青人有崇高澎湃的理想用於自己身上實能做到能屈能伸隨時丟下,但與政府作政治對談不能死板板令其無下台堦或轉環餘地,由於上街人數出乎意料的多,雖有部份是過客心態也併為同路,前天政府驅散人群的殺著施放催淚彈,受到一致的指摘,羅范椒芬在電台也說對警方行動有保留,也眼眶含淚語哽咽,更用曹植詩「煑豆燃荳箕,豆在苦中泣。」,但其後又收回所說指人誤解,她非說警察放催淚彈的不是。

政總門前更劍拔弩張,示威者己部署佔領政總和特首辦,令特首不能上班,數千公務員也無路可入,警方加派人手聲言會果斷執法,催淚彈清場己失效,因示威者的裝備頗先進,3M/N95 沙士口罩之外,更用上有濾蕊工業用的呼吸器(豬咀),可濾走催淚煙。也可你進我退,條條大路通政總,中環,旺角和尖沙嘴都會有火頭升起。

政府要更果斷執法是全港戒嚴,發射催淚彈由當場的警官判斷,毋須請示總部更高級者,所以發射催淚彈和特首無關,全港戒嚴要由特首審批,甚至要請示中央。

今天開始有反佔中圑體出現,用藍絲帶為標記,身佩黃絲帶者走來較顏色看誰較強,未相睇先爆衝突,有人被摧倒地上。

網主02/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