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佔中多天,中環多條大路無車也少人行,今早飲茶昨夜旺角血鬥成為主話題,各有各說也是佔中和反佔中的粉絲。


昨天(星期五)旺角下午一時至二時半天下傾盆大雨,我剛在旺角飲完茶在大雨中橫行彌敦道,除了鬥爭舞台,一般群眾都散在行人道上,以為豪雨會降燥火,料不到雨水竟變成火水,反佔中和佔中人群隨著雨停即有動作,口角十分爆火,接著血染夕陽的旺角。


支持警察標語在星期五開始在各戰場展開,最無風險是圖中所在地灣仔警察總部。


同一標語在旺角是挑起佔中和反佔中兩派怒火,看電視可見場面拳拳到肉,女的喊非禮,男的喊性侵。


手牽手,氹氹轉,暈陀陀,警察迂迴黃藍絲帶間。


星期五下午一點多鐘,下了一小時半雨的旺角,沖不掉怒火,雨水變成火水爆出血火。


大雨沖走巴士身上對特區的控訢書,30年民主爭取太長也不達,今夜血濺旺角也是輸在起跑線,巴士甩難回家了。


可憐的警察在乞求旺角大叔停一停,想一想,革命不是請吃飯。(圖中的警察本在處理亞皆老街的戰場,收到急call即跑到隔鄰的奶路臣街,現場只有兩位同袍,但已有兩派示威者在埋牙 。)


明天星期日,耶穌會出現在廟街榕樹頭大笪地,與被佔的旺角只隔幾條街,有誰帶路問耶穌,請耶穌打救香港。


警方有心無力,特首承認已近無政府狀態,警察已早早分隔兩幫派,只是旺角火頭處處,做得幾多得幾多。


阿Sir 官階不低,本在寫字樓看文件,今回大汗淋漓站街四周撲,在看不同顏色絲帶的幽靈。

可憐的警察

昨天旺角佔場見紅,警察又給塞死貓遭指沒有「執法」,制止有黑社會背景的人襲撃佔旺角的群眾,更指警隊和黑社會勾結,令到和平佔旺角演出流血插場,粵語片「難為了家嫂」旺角活版成了「難為了警察」,運送警察糧水火食的貨車入政府總部給駐守的警員開餐,也要打開車門給佔中者檢查。

昨日午間與親戚旺角飲茶,離開茶樓是下午兩點半,天下著傾盆大雨,親友高呼上天灑下及時雨打救香港,把燥火的民怨消減,佔旺角人群有順理成章的台堦回家了。打開傘子由旺角弼街的彌敦道向尖沙嘴方向步行,整條大馬路只我一人横行,未能遠望因旺角道的一架大巴士如大白象在雨下洗白白,雖有交通燈點紅點綠,今時唔同昨日不能吸晴,繞過大巴士,雨雖如水傾下,尚可看到亞皆老街十字路口的烽火台仍戰火燎天,雨傘革命歌嘹亮,人群聚於帳篷下,沒料到這場遍灑香江的大雨,落在旺角時雨水成了火水,雨勢在微絲時戰幔已拉開。

一位港媽舉起了紙牌支持警察執法,有過路人加入,幾個都是旺角阿叔,看不似是有組織相約而來,善來善不來,是否有黑社會背景,我住於龍蛇混雜的旺角近30年也未能分辨出,打架遭警方拘捕的有些是有黑社會背景,內地高官也曾說黑社會也愛國,香港部份人的本土價值觀,愛國一定愛香港,愛香港不一定愛國,黑社會愛香港自發行動無可厚非,也是和反佔中和佔中的人同一目的我要為香港好,但打人也不該,看站於街頭的警察無法可依,如何要警察執法。

兩派初時口角,警察作和事佬,推撞後警察即作人牆分隔,埋牙關鍵起因反派把路障移走,佔中派想阻止但先前自縛手腳不還手只靠口,有隠形黃絲帶同路助陣阻反佔中派把檔位移走,香港本是法治之區今天在旺角停下來,警察在近,拳頭更近,警察也給反佔中人責難,違法的不拉,攔在馬路上的雜物,我做好市民把它移走何罪之有,佔中者頭有光環打不還手,但在無法的環境下,以暴易暴才是上策,終於佛都有火,在自衛還擊下大家拳來腳往。

身處現塲也不可能分辨誰是誰非,可憐的是警察,佔中首日我在金鐘現塲所見,仍堅持警察射催淚彈是合情,合理,合法,衝警時有人站在高位發號令,警方先禮後兵,雖用胡椒噴霧也不成,三個警察遭打殘送院, 其中一個倒地昏迷。旺角流血事有人問警方為何不用催淚彈,俗語解之「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旺角事件後學聯撤回與政務司對話,結果可能是玉石俱焚,初始佔中派是節節領先大贏家,貪勝昏了腦袋,未懂運籌帷幄,以退為進,旺角事件佔中人說警察不執法包庇黑社會,警察也懂借力打力,守護政總的警員也要開飯的,到政總車路不成可用直升機,當然反佔中財雄勢大,租用熱氣球阻塞空中路也不難。

昨日所見反佔中已走出來,網民有讚應給拆擋路欄者頒好市民奬,旺角的一鑊先解放尖沙嘴由給佔領變成路路暢通,橫於旺角馬路上的四架大巴士也能趁勢開走,流血未必是壞事,毛澤東詩「唯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套為「唯有流血才成事,戰死旺角多壯志。」

網主04/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