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茶仍是遭不認識隣座茶客給我上公民課,雖有爭辯沒有反枱,歎夠後自己埋單離場。看的兩份報紙,其中的幾段佔中新聞有所思。
明報:世界最著名戰地記者駐場旺角,另一段一個男士在金鐘天橋企跳,男士有三個孩子尚讀小學,孭起一家五口生計,是自顧攝影師,最近接獲的生意維港國慶煙花夜給取消。
東方日報:旺角有佔中情侶,男的跪下向女求婚,一生一世上戰場。尖沙嘴槍會山解放軍總部廣場有大量軍車集合。社論大字標題「唔見棺材唔流眼淚」。
(下圖)昨天黃昏旺角警察的笑臉,是笑面迎春,笑裡裝刀,對人歡笑背人流淚,昨天電台和電視都有信息,學者,校長,前特首董建華都叫佔中者撤離,如何結局希望不可「Don’t Cry for Me Hong Kong」。


(圖上)在旺角的警察拱手拜託拜託,請市民俾條路阿叔行。阿叔剛聲言若有槍在手必掃低佔中者。

(圖下)阿叔先柄警察一輪有法不執,若事情發生在佔中前,阿叔必給拉到差館,在血染旺角當晚(星期五),一定給人打餐死,今晚是星期六,旺角場警察星羅棋佈 ,革命和反革命者各自收歛,警察仍為阿叔做護法,拱手合掌請火爆圍觀者借過,俾條路帶阿叔離場。


血染旺角後的翌日,尖沙嘴重新復舊觀,只有一架警車和兩個警察在內,革命是初期學生所定位,棄用顏色改用傘。


橫在旺角道十字路口的大巴士移走,車路一邊開通。


兩個坐在亞皆老街的十多歲少年,面對眾駡無懼色,因有警察在睇場。,電視播出一位十七歲在佔場的學生曠課由罷課日開始共七天,父母仍不肯為其寫請假信給學校,同學請放心,今仗你們贏了,父母不會以你為榮,今天你輸了學業和天真民主,父母也不會落井下石。


昨夜旺角有部份佔中者離開,仍有人上科場,把講台再加繩綁牢。


位於亞皆老街十字路的馬會也要關門,阿叔說旺角這情況唔驚就假。


橫擱在山東街彌敦道的路障越堆越高,住於佔區內的居民不會全是佔中的支持者,火警是要我先作犧牲品。


彌敦道是實地可腳踏,有人帶孩子到佔中舞台上政治課。


星期五血染旺角,警察被佔中人士指責和黑社會勾結,便衣警員要自我正名穿上制服,警察也難做,學生和市民有時難分界,有大叔說自已讀社會大學也是學生,學聯要給佔中學生發一個學生証名牌,學生一塵不染,避免有人魚目混珠拉錯人。


少見有港媽站街講佔中事,正邪難分界,香港陷於撕裂邊沿,她說學生如何如何,我聽到又如何如何,今天第九日佔中,學生已贏到盤滿缽滿,要乘勝追擊把特區政府剝光豬。

 

佔中要剝特區政府光豬

針拮唔到肉唔知痛,佔中的學生有否試過自己用針綫縫補衣服,一份全港銷路最高報紙的社論標題︰「唔見棺材唔流眼淚」,見到棺材流淚是你們父母。昨天很多名人,包括曾到場給佔中學生打氣的兩位校長,都出來講話叫學生撤退,佔中第九日牌局學生仍是大贏家,所提出的要真普選真民主是真無邪真可愛,事實無可能一夜開花結果,就算特區班子全部跪低立下降書,剝光豬由你們作主,任你們玩香港也輸得起,大不了獅子山下從頭來過,但中央不會割出香港給學生玩泥沙自把自為。

昨天到過旺角和尖沙嘴,流血有時不是太壞事,革命更不可免,血灑旺角的翌日,給佔了一星期的尖沙嘴給重新復舊觀,車如流水人如潮,只有一架警車泊在路邊停車位,車上兩位警員閒座看街景,旺角攔路的四架大巴士給駛走,車輛可駛入旺角道。

由於尖沙嘴太平了,有多餘的警力調到旺角,在街頭所見處處都有警察壓場唬黒社會,佔旺角主站只有一檔在亞皆老街十字路,警察築人牆保護,也要作和事佬,旺角阿叔和港媽踩場大駡,警察也是受駡的靶,阿叔在警員前的言論已超出自由的底綫,他說若有槍在手,必把佔中人當場射殺,阿叔給警員勸開,不遠處另一位阿叔又登場,一位警官黯言幾萬元人工就是做「架梁」,有人問警為何不拘捕阿叔,在警員前講殺人也無罪,警員自身也迷惘,不知誰是白痴。

擦槍走火是大家所擔心的,佛都有火也不是遊戲文句,血染旺角的一晚,佔中者指警察不執法,如我前篇文章所言︰「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呼之來,揮之去」,警員把滋事者帶回旺角警署,佔中示威者尾隨和指駡警員縱容黑社會,警署大閘關上後,有警員開閘走出用胡椒噴霧射向示威者,過程給拍下,警官聲言不容許無合理情況下使用武力,要求提供影片,佔中者背後有強大法力圑隊,內部紀律處罰不可能,這個沉不著氣的警察可能給公審。為免給污衊為無間道也和反佔中者劃界,一群在旺角穿便服巡街的探員都穿上「我是警察」,警察很難做,他們有時也難分出學生和市民,學生既是一塵不染,警察也不會噬他們,學聯可發給他門一張學生證,以免在讀社會大學的人也認為自己是學生。

在旺角佔中主場,初次見到一張提及六四事,當年一些電視片段今猶記得,學運領袖吾爾開希戰天安門多日病倒送進醫院,時任總理李鵬到院慰問,請學生以大局為重暫離廣場,因早前已和蘇俄總理(蘇俄尚未解體)有約到訪北京,在天安門廣檢閱儀仗隊,吾爾開希拒絕,總理刁架是小事,但身為國家領導的鄧小平恐文革重演,改革開放路中國夢會受挫,而且两次政治運動他都遭軟禁失權幾乎喪命,下命軍隊清場,李鵬幾年前已呼寃,他不是六四屠夫。有人擔心香港版六四,但看東方日報登出解放軍放在廣場車隊圖片不見到有坦克車。

網主06/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