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位於旺角彌敦道曾是佔領區的馬會投注站已開門,入內買了一張六合彩,學生的天真民主夢和我的天真發財夢異曲同弓,昨晚的旺角無雨打傘警察敗走,嚇到馬會今天也要關門。圖是彌敦道信和中心馬會。


今日午間到旺角,昨晚雖然給雨傘打殘的警隊,仍是要死守清掉佔中者早前的司令台所在地,今晚是否捱得過仍是未知數。另一隊人仍要走到人群做和事佬,因反佔中者今天火氣更兇猛。下圖/前天星期四仍位於亞皆老街彌敦道十字路口的佔中司令台,是最後的一面好上路,翌日凌晨警隊「口甜舌滑」說是倒圾垃非清場,順手牽羊把其拆掉並派重警力死守,佔中者两晚通宵衝擊都未得手。


自從金鐘佔領區開了露天學生自修室,常見有初中學生獃在這裡,環境是高危地,不適宜逗留。


昨夜旺角7點鐘,有穿校服學生仍坐於佔中講壇前,其中一個女生低頭睡著了,半小時後「無雨打傘」警與佔中者戰鬥開始。


「傘塚」是革命戰火後的遺物,人塚是天真民主的見證。(圖)今天午間攝。



星期四的旺角剛給佔領第19日,媽帶小孩在彌敦道上耍樂。

星期五的旺角同一地點給警察清場,圖左小孩玩樂的一邊馬路
通車了。


早喜晚悲,午夜後旺角回復舊觀,給佔中者光復所失的土地較未清前更多。圖今天(星期六)午間所攝。



星期四位於亞皆老街彌敦道的匯豐銀行,外熱內冷給休息多天了,外牆給貼滿戰地標語。


星期五早上警察偷雞成功打通了一邊馬路,匯豐終可開門迎客,外牆標語已清走還其花容。


昨日不知明日事,昨天開門今天又關門,且是遙遙無期,旺角給光復,外牆的大字報已明言。



一板之隔分正邪,警察昨夜輸了一定邪,因為邪不能勝正?


昨日早上打通一邊彌敦道馬路,五架警方電單車開路如入凱旋門,除了市民更有同袍拍掌,佔中者班馬,夜後又再光復旺角。

 


早前寫的文章「可憐的警察」,到今天已無更悲的詞可入句。



佔旺三日遊

今天午飯時份再到旺角是三天自助遊的最後一日,經歷了旺角給佔領了第20天,另一次火爆的警民無雨打傘,結果警察又輸了,還失去先前所在地話事權,事前雖己聲明警察不是清場是來倒垃圾,把攔在馬路的阻礙物搬走,學聯發起人指警察無賴,營幕內仍在睡夢的佔旺者尚未起床,要返工的也在昨夜回家好睡,趁人少好欺負,向金鐘班馬,太陽下山後給警察上了黑色星期五黑夜的一課「好做唔做。」學聯早早聲言所佔之三地不容有失,警察倒垃圾不翻桶,留下佔旺司令部,內外夾攻下警察兵敗如山倒。

昨天早上是彌敦道其中一邊行車路給打通,初嚐甜頭要高調慶祝,由多架警方電單車開路,車駛過亞皆老街十字路口如入凱旋門,原是佔中者的表演台給清走,站於路旁的市民鼓掌,而站街的警察聞絃歌也自然流露應聲附和拍掌。

今天是佔中第21天,旺角是阿二佔領區少一天,阿三是尖沙嘴其後旺角血拼夜給迴轉,替其位是銅鑼灣,各佔領區也到過遊覽多次,非法成為王法也是香港所獨有,有強權無法理竟落在這個文明都市上,經歷昨夜旺角一役的慘敗,佔街已成定局,無人知道如何了局,早前談判事又重提,對話好過對駡,政府今次出橋會邀請一個「德高望重」的中間人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作穿針引線,特首日前講及對話和清場是兩回事,使我想起多年前的南北越戰爭,美國派軍到越南戰北越,其間聯合國安理會作中間人,安排開戰國南越和盟友美國與北越商談和平事,戰場仍日日開火,一路打一路傾,最後美國輸了退軍回國,南越給吃掉了。

香港近年給喻為是世界示威遊行之都,每個星期日在電車路上的遊行由於事前都獲警方批准,一邊的行車綫給封閉,受影響居民雖不滿覺不合情理但合法,若然大家都守法就不需要警察,有人犯法警察不執法叫市民如何安心,站街警察變成紙板公仔,為免變成磨心,不做嫁梁要做和事佬,保你大閙就隨便閙,出來打工都預咗,但料不到自己的工作引狼入室被路霸辱罵到冚家富貴。

龍和道佔和反佔成為國際大新聞,七個警察把一個已給綑綁的示威者抬走,放到一個陰暗地方毆打,電視畫面一覽無遺,初時警方把七人調職,保安局長說一些事有其前因後果,但遭毆者背後勢力強大,他是公民黨成員也是一位社工,議員蔣麗雲在議會中厲言,現塲這麼多示威者警員為何偏偏選中他,原來社工在龍和道隧道人口處的高位,向警員倒下液體,蔣議員指液體是尿液,樽的容量是四公升,樽口大又在高位,多位警員食到正給照頭淋,中招警員也很驚恐,若是化學品有人投下打火機則走投無路。

佔中多天寫了幾篇文章,其中一篇是「可憐的警察」,用到佛都有火有警察可能擦槍走火,七位便衣中有兩位是督察,其他是散仔,看網上照片都不算是初出茅蘆之輩也會火遮眼,受氣傷心已到臨界點,他們來自反黑組,也會忽畧到各示威區必有鏡頭對住,路過銀髮族也拍照留念,但給電視台拍到會在即時新聞片出現。

七人事發第一日給調職,當夜社工工會糾集會員到灣仔警察總部抗議,堵塞馬路求公義,多名社工要入去報警促徹查警打人事,一件打人案百多人分別報警,到淩晨4時社工群才散水。

有泛民律師為受打者抱不平,七警所犯之罪最高可判終身監禁,七警雖遭停職仍可支部份薪金,就算打得甩份工也保不了,持家者就算知慳識儉,家當也不會大富大貴,所住的宿舍要搬離,有家室者更頭痕,長俸和退休金可能保不了。今次學聯和特區談判竟傳出有特赦佔中者的議題,是否也可包括這警打民事件。再提警放催淚彈事,公民黨成員湯家驊早前說警發催淚彈前頭20顆合理,我仍堅持所說驅散人群用催淚彈是警民皆受惠,不會有近身肢體接觸,佔中者和同類反對,因傘子不能再作武器,佔中首日金鐘現場所見非穿鑿附會之言。

網主18/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