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沒有免費餐
飯後旺角看打傘
彌敦道上人打人
血肉横飛才知還


早上飲茶沒有人談佔中事,午間到旺角氣氛異常,多處有對駡群體,上圖我以為政府在賣廣告,信不信由你。


上星期五旺角站街警察做清潔工人搬走彌敦上的路障後遭打殘,夜後給佔旺者光復,以後路過的港媽港叔不再駡警察不執法驅散路霸,只能悲嘆「警察淪為喪家犬,不應再打落水狗。」
上圖︰亞皆老街(砵蘭街和彌敦道段)
下圖︰彌敦道山東街,今天所見加多幾處路障。


學聯與政府「談判」政改和2017普選特首,司長林鄭月娥說「和而不同」,學生回應仍要佔中,學生說明德格物,政府要問如何革除基本法。


香港的荒謬︰今天報紙新聞銅鑼灣給佔領多天,50多架電車橫在街頭,不能載客又不能拖回廠作例行檢修,多次要求佔中者暫放一陣路給電車回家都給拒絕。警察自身難保不可能要求他出頭,不妨用軟功拍膊頭,美人計或大灑金錢,甚至賣身把所有電車繫上黃絲帶。


的士司機從業員協會在登打士街執行法庭所頒的禁制令清除路障,黃絲帶群眾聲大夾惡嚇退執達吏。


安全帽首見彌敦道上,用作衝擊警察的頭盔。

佔旺者用作衝撃警察的裝備可列入世界示威大全,與警棍和胡椒噴霧勢均力敵。


佔中醫生發言有多位傷者遭警棍朴穿頭,已有千多人向警察科投訢警察濫權過度使用武力,警員也有多人受傷,相信不是給豆腐撃中,警方說有些是給傘子刺傷,可能忽畧衝撃者有人穿上工業安全鞋,鞋頭裝有膠片可承受百磅力從高處壓下,用來踢人可爆對方腳骨,舊款的安全鞋是用鐡皮嵌在鞋頭。



佔中學堂

昨晚坐足電視機前兩小時看政府五位高官和學聯五位學生談判政改和2017特首普選,家裡成為課堂,是佔中通識自修課,不是辯論會沒正反方,言談無過火各自各表達,十個議會者特首辦主任邱騰華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沒發過一言,會議如大家事前所料無甚結果,司長林鄭月娥總結陳詞的四個要點最觸目的一項是會提報告給中央,有關人大在8月31日發出特首普選框架後,香港市民的意見和行動反映包括街頭抗爭,學生屢塞死貓給政府,官員都能缷力打力。

上次會談告吹,前港區主教陳日君揭密為政府說了公道話,他曾寫信指名責難黃之鋒,政府在答允開會時,他竟吹雞呼籲佔中群眾到時包圍談判地以增加實力,學生自以為是的專橫行為日日可見,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昨日出席嶺南大學接受博士位頒發並作嘉賓演講,他批評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立法會的所作作為,學生即時起哄並打傘,大聲回駡馬時亨打斷其所言。馬時亨叫畢業生專重其發言權,其後在傳媒前更說學生的不是,他們在職場更要尊重別人發言權,過來人的經歷,入了職塲這些熱血學生一定會自動收聲,公民抗命變成在職保命。有學生竟走前為當晚主持談判的校長鄭國漢掛上黃絲帶。若不解內情以為校長臨尾轉呔自行上色不做中間人。

泛民議員帶雨傘入內開會,建制派指是帶武器入場叫主席清理,黑白粵語武俠片關德興演黃飛鴻用雨傘打奸人堅,主席不同意傘是武器,泛民在議會打傘開傘可打發時間。

今次佔中由和平演變到我武維揚,旺角多夜的警察和示威者衝撞多人受傷,示威者受傷部份有些是警棍所致,警察有受雨傘攻擊而受傷,今次佔中者所用的武器可入世界示威大全,有示威者的個人防護裝備帶給我一些過去的工作回憶,戴在口上有沙士時用的N95口罩,示威者初時用保鮮紙擋眼防胡椒噴霧不方便,沒有採用工業用的有透氣孔眼罩而用潛水的眼罩可滴水不渗,更進一步用有獨立過濾器的面罩,頭戴安全帽,手臂用膠地蓆剪成小塊捲在手臂上,警員用警棍和胡椒噴霧無大效用,更有一些前衝敢死隊穿上裝有硬膠面的安全鞋作攻擊武器,膠片可承受百磅重力物件由高處壓下保護足部,用來踢人可爆對方腳骨,買到舊款的安全鞋更是用鐡皮嵌在鞋頭。

午間再到旺角看到情況突逞緊張,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在律師配同下,帶同法庭的禁制令,移走阻在車路的障碍物並用吊雞車車走,佔旺者即時還擊,因屬於民事案警方宣言不插手,除非兩派大打出手,路面清不到,商會定捲土重來,泛民議員找來路人作為反禁令,申請法援阻止拆除,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張達明在電台公開教路,法令只限由亞皆老街到登打士街的一段彌敦道,可把佔據地移離一條街,彌敦道仍是佔旺者天下,有佔旺者提出佔領機場。

網主22/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