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精神已沒,掛出招魂幡巧言令色「我要真普選」,泛民說30年香港民主無寸進,只是為無法無天的行為作幌子,學生竟隨鈎上釣。由市民可投票選區議員到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陳偉業等都是市民投票所選),(下圖20多年前已有民主初始),2017特首普選是另一個里程碑,人大定的框架以中國法制觀念為參數並無不妥,香港普選特首初試啼聲未算曲高和寡,有人為反對而反對毁法治而謀,「袋著先」也是行出真普選第一步,特區用的政改五部曲,「道(1/無邪),離(2/散了),未(3/解結),化(4/包容),梳(5/整合)」,一步若能登天只會到西方極樂世界。


前天有參與佔中者到獅子山掛幡「我要真普選」,寫下我的感觸一首詩。


佔中明天滿月,呱呱堕地當日是香港法治煞星,圖片是佔中次日在金鐘,首次出現示威者衝越警察架設的鐡馬,成功佔領夏愨道,三個警員受傷,數小時警方施放催激彈,在此問候受傷警員祝早日康復。


昨晚藍絲帶在尖沙嘴文化中心海邊的反佔中支持警察大會。


昨天旺角一個溫馨塲景,家有孩子大學畢業,學士袍是貨真假實的黃絲帶,母親舉起V手,嘉年華會也如是。


獅子山前日掛出「我要真普選」標語,蘋果日報昨天即照版做隨報附送。


獅子山下當年曾試過四天才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當年要幫娘到街頭排隊取水。也經歷過數次不同年代的催淚彈空中散下。


昨天旺角的警察仍是做和事佬或街模,日光日白到場都是遊客,交通燈雖如常在點紅轉綠,過馬路仍要靠警員執法。

法治精神是香港一定要堅守的核心價值,昨夜藍絲帶反佔中集會。


年青人未能體會獅子山精神,圖片是我寫的書「隔夜餸」的一張插圖,編輯是一位80後少女,不同意我把獅子山併入東方之珠,告之寫的不是旅遊紀事,是香港人堅守的獅子山精神才有此成果,圖片上我寫的字是那年香港的真實紀錄由英國媒體比較全球城市給予。


獅子山下

有人在獅子山掛出大橫額,黃傘作標記寫上「我要真普選」,掛幡者把行動過程放上社交網站,發起人接受電台訪問,他與十多個愛好爬山者,籌備了多天和花了數小時才完成。他曾參加佔中,山頭掛標語也知是犯法行為,願接受法律的裁決,漁護處翌日到塲仍有三個掛標語者沒離去,也沒抗拒漁護處人員執法,交出證件給登記,標語要請消防員和民安隊幫忙才能拆除,主打工具是直升機。

帶頭者是一位在職售貨員,同隊沒有學生,沒作公民抗命之想,香港可貴處是言論自由的表達,任何冠冕堂皇的理想都不能超越法治底線,喊出美麗的幌子,我要為明天的香港好,我要為香港建築未來的世外桃源,拿起刀去替天行道,打家刧舍說去濟貧,把主幹交通塞了,丟人飯碗還要理直氣壯說是為了你的明天,佔中快滿月,有強權無法理下,受影響的市民只好袋住先。

獅子山精神今天在學的就算聽過也沒感受到其意義,它維繫著香港早期社會的樸實素質,活於當下的低層雖不是人人能安居樂業,但感覺良好是「港泰民安」,社會秩序井然,東方之珠是世界品牌,獅子山下人人都努力工作,我在這些年由出世到成長都住在旺角,三層高的唐樓,站於天台樓梯頂的龜背上,可遙望獅子山,夏秋季節放風箏,也能去到獅子山頭,結綠一線牽。

讀的小學同位於旺角,在山東街和西洋菜街叫合群小學,也是三層高的樓宇,廁所是郊野式的乾廁收集在桶內,五年級的班房,可一覽無遺的望到獅子山,有時會看到有小點物體移動,知道有人在爬山,同學們雖有童真但沒幻想要爬上獅子頭,每年的雙十節,都會有人掛上很大幅的青山白日滿地紅旗,獅子山下的順民也不大理會,能讀完小學已算有點學問,很多人日間工作之餘晚上都繼續進修,我讀夜中學(大同中學位於亞皆老街近旺角火車站)時較正式學齡遲了十年,文理科課程與日間無異,只是沒有體育課,家政和音樂堂,有同學讀出成功的故事考進香港大學,當年只得兩間大學,另一間是中文大學,能上大學是獅子山下的奇蹟。

掛真普選青年成了同路者的網絡英雄,政府拆了標語只是眼未能看到,發於內心的公民熱血不會冷却,呼籲把標語印在衫上,紋在手上衝路時更眩眼,大家可周圍貼掛在窗前,昨天蘋果日報已隨報附送此標語,目前尚未知他會不會用遙控模式機拉標語。

談判結果膠著,學聯呼籲發起不合作態度對政府施壓,遲交租遲交稅,學生行徑嚇煞很多人,社會撕裂,法紀蕩然,有「電子大王」之稱富商顧明均公開拒絕出席浸會大學在畢業禮頒給他名譽博士學位,他不支持佔中,恐怕如馬時亨一樣給學生即時指駡。有千多名公務員集資自掏腰包在報紙登廣告,指其中兩個公會發出的聲明矮化佔中學生的崇高理想,早前有報紙刋出相片和新聞,葵涌一間私人醫務所貼出告示,不會為有份發放催淚彈的警員及其家屬診症。

近來多了家庭不和因兒女持有不同顏色絲帶帶回家,有警員子女是黃絲帶粉絲,幾遭大義滅親,當家者只好噤若寒蟬,工不能不返,更不可能學兒女一樣日日到佔中檔吃免費餐,泛民有人落髮爭普選,却忽畧髮(法)去還來,基本法去了可能替而代之是公安法。

網主26/10/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