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有銀髮姐拉著車仔到回收店賣舊報紙,我也為原頭減廢努力,每天在茶樓看的兩份報紙很墜手,以前帶回家都是丟到垃圾桶,如今看完即時轉送其它茶客,無人要才收集回家,
(下圖)在家用磅測重,6公斤(約13磅)舊報紙可賣到4.5元,也算是橫財。


水能載舟也可加磅,大嬸為紙皮澆水都是為兩餐,回收檔也了解。


小時的啤酒樽可換兩毫子,父親飲的「人和悅」玉冰燒空酒樽是我的外快錢,樂意扮考順仔,叫父親多多乾杯,空樽多我得的錢也多,當時報紙和麵包都是一毫子可買到,如今玻璃樽通街丟無人要。



垃圾的認知

人渣是垃圾,食其肉拆其骨剝其皮也會倒胃,臭皮囊尚有可用,五官和心肝脾肺腎割出再用也可造福病患者,餘體三堆一爐是其歸路。

地球原生態是自然樂土,有了人煙生瘴氣,造物者把生命締造,日積月累多了人為副產品是垃圾,生活習慣把垃圾推到門外,付錢與否都不想垃圾留在家,不在意垃圾如何上路好走,港英年代把污染香港大氣空間的罪證4個垃圾焚化爐全部關掉和拆毁,葵涌焚化爐使用不足20年,1978年才開爐,當時譽為最先進,但沒把垃圾分類才入爐,終給垃圾梗死,是全球最短命的垃圾爐,本來新爐未建,舊爐要保留,初時定下的方案,垃圾倒入堆田區,沒料到將軍澳本是垃圾窩,政府和地產商唱雙簧,地皮一夜脫骨換胎樓價是市區值,將軍澳要擴展垃圾堆填區,區內居民上街,政府官員想到計,把擴展堆填區捆綁建新焚化爐一併交立法會審議,奇蹟的竟能過關,一關可定生死的環評佈告也通融,一路做一路補鑊,港人和白海豚共跳探戈舞。

梁振英號稱特首都係失匙夾萬,死人冧樓用公帑都要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財委會討論了多月仍未通過,不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或限米煮限飯,庫房大把錢財可通神,但遭不理民生的議員拉布拖延,工程延誤建築費用必增,拉布議員也知不能把已立案建新爐打倒,政治惡行也是人渣所為。

在機電署任督察時也參與過環境管理系統ISO/14001認證工作坊,原頭減廢近來自我反思竟有所獲且每月多了零用錢,多年來都是在茶樓或快餐店吃早餐,工作於電力法例部和九龍醫院有職員餐廳且價錢優惠,仍在外吃原因要悠閒歎報紙,銷量高的報紙有時一份多達30張,看完帶回家都是丟到垃圾桶,近來轉飲的茶樓因價平,除非登記時聲明要獨佔一枱,要快取位一人獨坐搭枱無妨,點心是平價促銷,多人搭枱微中取利主客雙贏,同枱茶客見我看兩仍報紙,有時會向我借閱,若其中一份看完我會即時轉贈,離枱時我都主動把報紙送給同枱茶客,有拒有受多謝一聲回應,待應也喜歡我把報紙送給她們,若到快餐店早餐沒有把報紙送給其它食客,環境格調不合也太唐突,放下都變成垃圾,我把它帶回家堆起來每月可賣到10多元,在茶樓看的報紙仍送給大家分享閱報的樂趣,新聞是共通話題,誰是誰非離枱都是各自埋單。

住在溫哥華時早餐也是街外吃,報紙仍買兩份,光顧的茶樓也是港式可搭枱,搭枱在溫哥華少見,看報紙的茶客我幾乎獨一無二,住於唐人區,除了假期平常日子茶客不多,溫哥華環保回收店不收報紙和紙皮,家中要把垃圾分類,香港垃圾天天更新因政府德政公家垃圾站日日開門,溫哥華兩星期才上門收取一次垃圾,廚餘每星期一次,加拿大面積大於中國,人口才是香港的五倍,垃圾不作堆填,所有電氣電子產品買時都要付環保稅,仍要興建焚化爐消滅垃圾。

特區官文透露興建新焚化爐早在21年前已有初稿,正是堅尼地城焚化爐關廠之年,時任老外廠長已退休返回英國,我是最後一個守廠員工,當時要輪值通宵班,平時十多人為一更組,最後一夜無必要,因早於幾日前已停止收取垃圾,燒盡積聚了數十年在池底的垃圾精,晨光曦微時要去到燒爐頂最後巡察,煙火滅盡垃圾臭味超濃,有口罩(未有沙士前沒用N95口罩)也入心入肺。工衣,安全帽和安全鞋都帶回家,沒有留到今天作為焚化爐的垃圾紀念。

網主26/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