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有30多年歷史的維港煙花夜,你看過幾多次,有幾多的回憶。
(下圖)年廿九美國首演迎接羊年煙花夜,中國高鐡打人世界市塲,西方國家美國是首個有官方支持在紐約哈德遜河發放煙花,讚助的國內圑體是中央美術學院,煙火時間20分鐘,香港是23分鐘。

(圖上)相片是在相簿可追憶我最近看的一次維港煙花是九年前的狗年年初二(2006年1月30),當時已無可能走近海邊,站於彌敦道上,遠處未算遠,尋找更遠他鄉的煙花夜,東方之珠一枝紅杏吐艷來。


小時只可買小枝煙花用手拿著放,能射上天的烟花叫五龍吐珠(小圖),價錢貴是成人的新年花款玩樂。

為穏陣計煙花匯演多在海傍或海上,小時香港人丁少,初次看到煙花是圖中昔日舊地的深水埗界街限警會察球塲內,遠隔十數條街站於花園街的街口也可看到。


首次看維港煙花是80年代身處圖中添馬艦海軍總部內海邊,煙花爆破如電光閃,聲如雷震在身邊,不是高官公務員有此際遇,朋友是華藉英兵,97後幫手缷下米字旗但無資格隨彭定康還鄉。


看煙花的日子

晨早開收音機想聽香港電台星期日轉播BBC的廣東話廣播,其中一節「中國人看中國」,主持人會讀出聽眾來信關於神舟大地一些奇聞異事,聽微知著有些可反映當今內地人的生活生態和心態,有「與時並進」和「離經背道」,雖然和網上所看類似,由聲音播出是另一種感覺,春節,春運和春晚都是熱門話題,羊年接載回鄉度歲者的春運,竟沒一點兒大新聞,難道今年的春運大家漠不關心,或是買票沒大問題,高鐵運載成熟,或更多離鄉者不想在春節回家,手機可現塲視頻互動,天南地北共一家。

遲起身BBC節目已完,扭台聽到有老外講新年事,香港大氣電波由收音機聽到老外講英文是香港電台英文台,男女主持講年初二維港煙花匯演,老外用英語講中國年能入題也不能窩心,講煙花離不開其同族炮仗,應對中國新年我們小孩哪些年的新春樂。

窗外煙霞罩著看遠視野迷濛,霧霾是給中國專用的環境污染處罰專用詞,街坊談及是否和年初二晚維港燒煙花有關,為大局著想為我們下一代幸福,應如禁炮竹一樣,燃放烟花全世界都有此活動,不是中國人的新年所獨有,尚沒有國際環保組織呼籲禁上,西方國家美國是首個有官方支持,年廿九在紐約哈德遜河燃放煙花慶祝羊年來臨,讚助的國內圑體是中央美術學院,煙火時間20分鐘。溫哥華每年都有幾次大型烟花匯演,包括新年和7月1日加拿大國慶夜,萬聖節雖沒煙花,但政府會批給店舖臨時牌售賣烟花和炮竹。每年更有國際煙花比賽,農曆年放烟花日子在加拿大不會很遠。

從小到今在多處地方都看過夜空高放璀璨的烟花,小時放的烟花不是射到高空再爆出光芒,用的是煙花條,約為半支香長度,用火柴點火,碇出煙花四散的效果,在晚上街頭很詭異。

初次看高空煙花不是在海傍,放煙花地點在九龍深水埗界限街警察會球埸,當時不用到現塲,我班街童站在旺角花園街的馬路上,沒高樓大廈相隔數十條街也可看到,67年香港左派暴動後全港禁煙花炮竹,以為香港難再睹煙花,1982年香港又再重會煙花。

我家80後大兒4歲時才首次看到煙花,對他是一次恐懼看烟花的童年陰影,位於維港的解放軍總部回歸前是英軍添馬艦總部,內子的好友丈夫是華藉英兵,第五次維港夜放烟花,當夜軍人可帶家眷和親友入內到海邊觀看,那時尚未有維港看煙花海上遊艇,近看煙花太立體了,更利害是爆出的聲音幾震耳欲聾更甚於飛機擦身飄過,幾枚煙花後大兒大哭大喴,小的一個在母親懷抱中定過抬炸彈,我把大兒抱起,用手把其雙耳掩塞,頭背著煙花伏在我身才把驚壓著,接者的幾年好友再約到添馬艦總部看煙花都謝拒了,三歲不可能定八十後,小學時在尖沙嘴再看煙花他高興到甚於收到新年玩具禮物。

另一次可回憶看煙花是在樂民新邨的一所公屋,親戚沒料到由橫頭磡七層徙置公屋廁所百人共用,搬到洋樓式公屋的第一年新年禮物是煙花夜,其實所看到的煙花只是射到較高的位置,未能看到大銀幕也是煙花過後的美好回憶。

電視有播出北京居民放煙花的瘋狂,目的是來年催運,海外港人更想不到新界仍有鄉民大放炮竹迎新也是電視所播,1967年去後到今快近50年,此地新年仍有煙花炮竹夜50年不變。

網主22/02/2015(羊年年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