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業議會「水喉商合作培訓計劃」的單張,刋出的銅喉完工焊接位完美無瑕,(小圖)是街外住戶裝修拆掉的銅喉和有鉛水的公屋裝置無異,焊料是否含鉛和手工是水含鉛關鍵。

金,木,水,火,土,五行結合生活,鉛盡無可能,救街上水龍頭有時用作派水站,垃圾混入禍害更甚於鉛。


鑽牛角尖會忽畧鉛路,一些儲水式熱水爐裝置在廁所和廚房,內裡結構日久會積存鉛或其它重金屬,尤其高層住戶一齊用水,主水管由天台流下的水有時會出現「氣頂」, 一瞬間熱水爐內的水會倒流分散到其它住戶水管內。

銅喉焊接劑用鍚要不含鉛以避免滲人喉管內,但用鉛鍚混合焊條工作較快和就手。

「鉛」途伴我成長,小時到士多買肚池餅和話梅都是用報紙盛載,報紙是鉛字粒排印在紙上,上課時咬著鉛筆頭男女生都一樣,刷膠頭有同學曾吞下肚,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做水電技工,連接到廚房電燈的電線必需用鉛皮造的,黃銅水龍頭烙有皇冠印證明是經水務署批准合法使用。


舊式的龍頭內外都是黃銅造,較合金做的可靠。

議員用隔夜水作抽驗,含金屬的成份一定超標,早晨流流用水免頭啖水入口。圖是溫哥華公園一個兒童嬉水池,公園管理員抽池中水即塲驗,保護兒童健康十分到位。

鉛在你左右

飲水思鉛得人驚,小童和孕婦更動魄心驚,以前在機電署職位是電氣督察,駐任醫院在盈運基金模式下,工作範圍無所不包,醫院都有定期清洗食水缸和檢驗食水,水務署沒把鉛金屬定為受驗守則,從來水純如甘露。

新落城的公屋驗出水含鉛超標,一鉛激發超恐慌,媒體和政黨唱雙簧,齊齊花錢請化驗所到其它公屋抽水化驗,政府把新建成的公屋找水鉛放長綫去到2005年,議員提議不能厚此薄彼要全港所有公屋都驗,主要原因一些翻新的舊公屋,原本供水的鉛水喉都轉用銅喉,銅喉不會生鉛,除非銅喉製造時做了手腳混入鉛,雖云銅喉是內地造,出口貨尚未至於那樣離譜,多是銲接料含鉛滲到喉內,承建商也打算把首間出現含鉛的啟晴邨全數銅喉更換,其實私人新樓的水喉造工手法,也是來自同一批人,買了新私樓的人如何為自己健康打量,只有一條路加裝濾水器。

政府安排受鉛水影響的小童和孕婦驗血,專家說成人受鉛不過火,身體會自動排走。多年前一段國際新聞,一位從事生化科技女士,用鉛謀殺花心男友,她把鉛溶入唇膏內,刻意和男友對嘴,讓其把唇膏吞下,警方初時沒法理解死者中鉛毒成因,工作和居住環境和鉛扯不上關係,女士家中傭人指男女只在家過夜不開餐,能破案是一位偵緝女警買的唇膏含鉛,刺激櫻桃小嘴變成豬嘴。

年年驗身生活安心,以後體檢抽血一定會驗鉛,小時食和玩都和鉛結緣,到士多買零食是用報紙盛載,母親到街市買豆腐小販把報紙摺成三角斜袋放進豆腐,當年報紙印刷是用鉛字粒抹上油墨,很多時豆腐表面會見到複印的新聞。鉛筆蕊是鉛造,上課太悶咬鉛筆可打發時間。

上世紀60年代初入行做電工,一種全用鉛作外皮的電線指定要裝在廚房的電燈上,防止高溫和潮濕,屋內其它地方用回一般電線,電力的保險裝置,低電量是用鉛線做保險絲,較大電力負載用炮仗式保險絲,自動跳制保護尚未普及,食水一向用鉛水喉,今己改用銅喉,食和用品多年都跟鉛有親近,用作釣魚的墜砣是鉛造。

有技工說改裝水喉不用銲接而用夾欖組件,狹窄的環境尤其是廚房近石油氣爐,用明火有意想不到風險,周圍多雜物,火槍搶火或踢翻會生火警,用夾欖配件較昂貴,用於整座大樓成本不輕,發現鉛超標的水多是焊接時手工不好,焊料又含鉛滲入喉內層,含鉛的錫條焊接時易走位和價錢平,水務署尚未把水喉工的焊料化驗是否含鉛。今日家家講鉛,政府講鉛更要為民生化鉛,解燃眉之急可為家家戶戶裝上濾水器,千多元一個共消費十億,濾蕊用上三個月要更換,價錢為瀘水器三分一政府說承判商埋單,更要免收水費直至來水無鉛。

網主 24/0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