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臨時荔園到過兩次,輕輕的再走了仍會留下雲彩。。

昔日荔園今天仍有影像,小露寶當紅之年我是大頭蝦新世代,66年是幾代人。


叮叮船這麼近,坐過的哪些年很遙遠。

氹氹轉馬仔騎上要繫安全帶:甚至要父母站邊傍住。(圖中圈住是安全帶)。

鬼馬飛天椅大小同樂,我悠悠閒做塘邊鶴。


中環荔園的碰碰車不及當年刺激,圈中是當年的碰碰車裝置,車尾籃色是喉通內藏電綫用彈簧緊貼天花的鐡片導電,兩車碰碰時接電位爆出烟火和發出啪啪聲,如今的車用儲能電池衝力有限。

中環荔園掟階磚沒裝紅心特奬,當年黃磚內有紅心(圖片),一毫子拋到紅心內可得《好彩香煙》一包。


栩栩如生還是假︳以假迎假女士拋假香蕉給假象,香港動物園沒養大笨象,可從深圳借,舊荔園活大象是小孩子樂見的偶像。

冰室是我年代的餐廳代稱,冰室消失才看梁啟超的著作《飲冰室文集》。

代幣十元起跳,入塲費免了,網民說貴玩不玩自便。

重遊荔園

荔園轉身18年後重現,由九龍漂到港島中環海濱,荔園是香港重光(1945年日軍佔領香港投降後4年)港人首個可全程投入的歡樂塲所,中環荔園雖只是臨時光景,創園人邱德根的富二代未忘父志,東山再起捲土重來無可能,短暫的光輝也能把哪些年的港人情懷迴轉,飄來童年的樂園。

中環荔園開了近兩月,先後到過兩次,首次是著意到塲參觀,另一次是到政府總部的廣塲了解當前香港政治生態,沒再見到警察站崗或在天橋部署,樓外的街頭垃圾為配合清潔香港已打掃乾淨,由政總沿海邊步行到荔園只是數分鐘。

入塲免費網民認為遊戲費太貴,想當年我唔識米貴,小時到荔園都是由三個待字閨中的家姐,她們的男朋友做領頭羊全數負責,家姐拖著我的手實則是我到荔園吃喝玩樂的搖錢樹,所有遊戲都很好玩皆因不用我埋單。

早年我的荔園遊可分三個生活階段,家姐拖著我手仔入塲,讀完小學和半年中學,十多歲跑社會做工賺錢,結伴到荔園都是同齡大朋友,氹氹轉木馬,搖搖船,咖啡杯已不合口味,親身刺激仍是碰碰車,碰碰車最大的改變是當年的車較為大架,用電力推動,類似電車地下不用路軌而用鐡板接電,塲頂也是用薄鐵板作導電,一條長鐡通裝在車尾把電綫引上接觸電板,碰車時車頂的接電位產生電火,夾雜煙霧和發出啪啪聲,混入碰車時操手的叫聲,欄外看客同感刺激,今天的碰碰車已改良用電池推動,氹氹轉木馬附有安全帶,當年小孩子坐上馬,媽媽要站在孩子身邊緊扶著。

舊荔園有歌廳,梅艷芳和梅愛芳兩姊妹從廟街大笪地升厘到荔園,唱出傳奇成為天皇女歌星,不用在街頭賣白杬求路人打賞,年青人對黃色的好奇與生俱來,艷舞廳有脫衣舞表演,入塲費高昂表演又到喉唔到肺,旺角荷里活戲院門外有白牌車載客來回到九龍城寨看脫衣舞,清朝割讓香港,九龍城寨不離不棄仍是中國黃土地,皇家警察不進入城寨執法。

後階段是我結識了女朋友,荔園加開了宋城,當年情侶拍施不放洋,香港加建了兩個新遊樂塲,是啓得遊樂塲和海洋公園,拍施不再去荔園,大勢所趨荔園不久執笠。

中環荔園表演廳大屏幕介紹荔園歷史,擲階磚當年奬白箭香口膠,如今改用綠箭香口膠,星加坡多年前己禁止公眾塲所嚼香口膠,以前吃香口膠不是癖口臭,香口膠是有渣滓的糖,糖味去盡不能吞下肚,無味香口膠用作吹波波,二人可競比誰吹的波波大,或用作在口腔內發出刺耳啲啲震響。以前整個拋磚板有幾塊階磚畫有好彩香煙/Lucky Strikes 紅心,一毫子拋正紅心得好彩煙一包,中正紅心不易,新荔園拋階磗漏了紅心,也無失掉拋磗樂趣。

香港動物園沒養過大笨象,書本或電影看不如現塲看,中環荔園放有機械象,但不能替代當年血肉之身的大笨象,機械象只能做幾下基本象工,買塑膠香蕉成玏拋進口內,機械象都會示謝意,園主沒玩貼心懷舊,從深圳公園借來大笨象,短暫過客曇花一現吸引力不乏海洋公園熊猫,兩次到荔園都是非假期天,人流尚可吸引力當然不及高峰期舊荔園,一些年齡和我相若的遊客,多會在遊戲機前駐足追憶童年時。

網主 10/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