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攝記在地鐡影下打手機的男青沒讓座給眼前女士,她手抱女孩蹲下倚著扶手桿,男士與記者爭論何故要影他,相片在報章登出,男士臉加上「馬賽克」看不到真容,車廂內有人把拍到相片放上網,網民起底各有立塲都是鬧爆(攝記有名字在報紙相片下),幾位知名作家翌日在報紙專欄有寫作。

人海孤鴻誰讓座,所見和經歷香港公交關愛讓座文化遜於深圳,台灣和溫哥華。


行政人員打扮都會打瞌,幸好不是佔用關愛座,老弱殘孕跟前不讓座,公審就公審吧。30多歲時打政府工在焚化爐輪班工作,通宵班放工上到地鐡找到位座必倒頭而睡典型廢青,若坐於三文治位左右是大漢有時會食踭,女性則變成媽媽的枕頭,單邊位可以元龍高卧過站算什麼,讓座等黎明來。

破曉時份又在車頭位,去夜蒲就算是老鬼也不用關愛讓座,圖是溫哥華沒司機駕駛的天車(地鐡),這城市公共交通讓座文化質優。

這個銀髮港女深知求人不如求己,帶張摺凳上車不用關愛。


台北捷運關愛座,早前做背包客遊台分享到關愛。

溫哥華天車(地鐡)關愛座,座椅沒簪花掛紅,在椅上車身貼標記(圖中黃圈),關愛讓座閒常事,少有座上客打瞌睡或低頭看手機目不前視。

早前做背包客到台灣搭捷運,得福圖中西女關愛讓座,她能講普通話,加拿大人已移居台灣六年。

讓座隨君意

明報攝記給上司派去地鐡車廂,拍攝沒有關愛心的乘客,配對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公佈「市民對香港讓座文化的看法」。事件的後續攝記真的碰到個案,一個女士抱著小女孩蹲下倚在車廂內的扶手桿。

鏡頭焦點是一個低頭在座的男青,與抱孩女士近在咫尺仍視若無睹繼續把弄手機,沒在意自己是整排座客的主角,他質問記者為何向他拍照,記者沒詳細講解來龍去脉,都是打份工的,相片登在報紙男士面容給「馬賽克」,網民分兩派大部份都指男士沒愛心典型癈青,記者廬山面目在社交媒體成了紅人,有人指記者好做唔做,學足最近內地一間電視台,把社會上看到其認為不文明的行為作持輯播出;有人挖鼻屎,食手指,不讓座,男士赤裸上身,車上大吃大喝手携大袋霸佔隣座空位。

圖片登出接著的數天,兩位蘋果日報知名專欄作家發表文章談此事,女作家高慧然指報導是道德欺凌,調查令人反感…,昨天她再添一大「立法例定讓座如停車塲的傷殘車位」,另一位是知名填詞人林夕也有寫「讓座文化累鬥累,女孩大大隻隻仍需要抱抱只是渴睡…。」立塲和女作家大致一樣,東方日報作家林日曦也寫讓座文化,不認同以一己之見大義凜然作道德公審,丟書包網民有古話理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香港公共交通設有關愛座多年成效不顯,年初新摧出的語音讓座廣告有針對性,說不讓座者藉口多多,在語音廣告未推出前,香港電台節目「舊日的足跡」主持車淑梅訪問一位長者藝人許紹雄,他對公交車上的不讓座行為有類似見地,年青人工作過勞好攰要坐坐,或其身體有病不能讓座,只要不是坐於關愛座位上,讓不讓有其取捨,不必要對號入座去讓座,他也是要買票才能上車,我把電台的關愛座聲帶文字抄下:

「你可以同手抱嬰孩嘅乘客講,我都好攰……
同孕婦講,我睇你唔到……
同長者講,我遲啲夠係長者啦……
同自己講,前面行動不便嘅乘客……都未必想坐低嘅啫

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見到有需要嘅人,任何唔肯讓座嘅藉口都應該踢走!留番關愛座俾有需要嘅人坐啦!

關愛有需要人士  由讓座開始」。

這幾天乘搭地鐡,車廂人多有時見到關愛座也丟空,坐了上去要做天文台眼觀四面,一見有老弱殘孕登車,要即時起身讓座,走漏了眼給人拍了照作道德公審名譽掃地一世污名。

18歲已走去考車牌,其後的士,小巴和電單車牌都到手,私伙車從沒試過擁有,也很少搭的士,乘公交車超過半世紀,最遠的上班交通工具是搭火車(一小時才一班)還要再轉巴士,從來都有讓座給有需要人士,感覺自然沒把關愛牽上心,今天得到回報有人給我讓座有時也覺淒然,聯合國年初已把年歲再分界,80歲才算老年。

早前在深圳搭地鐡,有青年給我讓座也欣然接受,年尾是深圳首條鐡路通車十周年,當年特意到深圳旅遊乘搭首條通車鐡路線,深圳政府提倡文明乘車(近年也設有關愛座位),有幸遇到關愛市民讓座給我,當塲嚇了一跳客氣婉拒並借故行開,自我打量頭髮濃密只略帶銀絲,可能容顏太憔悴未老先衰,若把事件推到十五年前,上車一定會爭位座,當時患了坐骨神經痛(早前文章「全民運動日」也提及),起身讓座關愛之心由其他乘客代辦,或許大家和一樣都同患有隠疾,當時若有關愛座我還是不敢坐上去。

最近一次給讓座有點匪夷所思,當時做背包客台灣遊,乘搭平民鐡路,跨上狹窄擠逼的車廂站於車門邊,在人頭湧湧肩膊間偷看車外風景,悠然自得手中沒帶任何東西,一位西女向我招手示意把座位讓給我,初時不相信,環顧四週一同站立者都是年青人,我不入座又是誰,一位台男跟站於我眼前的讓座西女搭訕,用的是普通話,西女說來台灣工作近六年,祖藉是加拿大,見她打扮地道也知她不是遊客,手拿著家用袋子和剛吃完便當的空盒子,未知是否已移民台灣。

兩段我曾經歷的關愛讓座初始到今天剛十年都不是發生在香港,溫哥華公交上很常見讓座,年青人習以為常,少有人為爭撲上車霸座位,溫哥華幾家家戶戶都有車,我不在職塲外出都是搭巴士和天車,讓座在此城很普遍不是偶然才遇上,用城市關愛讓座排名,香港落後於溫哥華,台灣和深圳,本來讓不讓座是個人取捨,毋須入目三分視為不文明作道德審判,不強佔關愛座已做到本份。三十多歲時在焚化爐要輪班工作,生態顛倒通宵班後放工上了巴士或地鐡找座位為先,比誰都要緊坐坐坐,甫坐下就即時入睡典型時代廢青,沒試過遭人拍醒叫讓座,夢醒時份關愛才上心。

網主 26/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