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的三本有關佔中雨傘運動書,<<傘下細語>>是非賣品任人取走,對警察的評價較負面,黃絲帶粉絲淡化了獅子山精神。


香港多年太平盛世,一塲佔中的雨傘運動延伸到中央對港政策的收緊,圖片是去年9月28日星期日金鐘天橋上外傭鋪地蓆娛樂兼開飯,午間夏愨道給佔領,黃昏警察施放催淚彈,佔路持續79天。當時雨傘尚未見到有黃色,三個警員受傷,黃昏放催淚彈驅人群可免除警員心理壓力和再受傷,當年吃過多次催淚彈,包括天星小輪加價和67暴動,走得快好世界,催淚彈是驅散人群的良方,是國際標準也無損健康。


暗角7警佛都有火,打社工一鑊金自吃苦果。


佔中首日金鐘夏愨道先破處被佔領,三個警員被打傷,衝擊者不為來而來乎。

舉起大姆指是佔中者踏足夏慤道第一步,大模大樣安然躺在馬路79日。旁邊的一位受攻擊的警員被踢中,大喊好痛。


一年佔中回顧,早前有三位黃絲帶英雄(黃之鋒,戴耀庭和李柱銘)帶著黃傘到了美國慶功。

當日旺角被佔,兩位妺子夜深仍躺在彌敦道,警察也不在乎。

「抱歉」佔路是要為民主服務喎。(圖)被佔尖沙嘴。


關公座鎮彌敦道,好彩行人仍有路。

真教徒爭取真普選,耶穌和關公在彌敦道各有各路。

佔中一周年回顧,小姐心靈包袱放下未。

傘聚一周年

後天是佔中一周年,當日霸路共有三區,包括港島由銅鑼灣至金鐘,尖沙嘴和旺角,佔領最長是金鐘政府總部外的幾條主幹路,尖沙嘴最短,旺角由水渠道開始直到窩打老道整條彌敦道,去年9月28日星期日是金鐘夏愨道首給佔領的馬路起跑點,當時我在塲並用手機拍下,初時以為玩泥沙的遊戲,一塲有組織的衝擊,警察發放胡椒噴霧未能收效,前頭挑釁者都有保護裝備和殺著,三個警察當塲受傷送院,救護車要繞道才能把傷者送院,黃昏時發放催淚彈是合理驅散人群的國際標準,竟給佔中者和政客作政治敲詐。金鐘佔後乘勝追擊翌日再攻佔旺角,兩星期後警方用土法清場遭佔路者頑抗,想執法也無符,只收復了幾條街。

一年後的回顧,佔中者慨嘆未能掌握機遇失敗告終,贏家也不是政府,政改未能通過,錯失了香港在中央所認同的機制和模式﹐一國兩制下邁向民主路,佔中者的烏托邦口號「真普選」,要香港一夜變成其夢中的民主天堂,用破壞民生的霸路方法不受眾多市民認同。

一些受沾染的激動者,去到用武力襲警而給判刑,中秋節月光光身仍在監倉,雖然有仍在審未判刑仍口硬說自己的行為是為香港未來好,坐監也是光榮,電台訪問在獅子山掛出大幡「我要真普選」成員蜘蛛仔,他說若再掛幡給捉到,判三年監也不後悔,播出的聲帶要變音,言行不一致,坐監雖是不愁食住,日子不好過,放監能成大英雄才物有所值。

目前最忐忑不安是暗角打人的七個警察,也是整個佔中年度在電視看到最深刻的畫面,政客不停要警方表態何時拉上庭,七個警員今已停職只可支半薪,當時電視所見,金鐘龍和道行車隧道內,佔路者耀武揚威,警方節節敗退如喪家之犬,遭衝散離隊的警員六神無主,孤零零站於車路旁的石壆上給佔路者指駡,增援警察在隧道口遭站在頂上車道的社工曾健超用水照頭淋,電視直播全塲過程,給照頭淋到的警察不知所措和迷茫,若是無色無味的化學品,給抛下火種全身都即時焚著死梗,曾健超用的是大口嘴約十多公升的蒸餾水樽,過了一會畫面出現曾健超給抬到添馬公園的暗角處遭毆打,上司睇水做天文台,但走不了電視台的鏡頭。樽內盛載是甚麼水未揭盅,曾健超雖是挑釁在前作出犯罪行為,警察打人也肯定不合法,有議員在立法會爆出水中有尿,可能會是警察減刑的條件,雖然「佛都有火」也不可火得不碍眼,7個警察全由九龍調到灣仔為臨時工,若灣仔警署是其地盆,要打不會在街頭暗角,一定在雜差房,曾健超也算家山有福。

枱上放有三本關於傘運的書,網頁也寫了十篇文章,佔中引發的反大陸遊客,指駡和動手郁腳都是低劣行為,港獨是囂張閙中央,近日有幾個處埋港澳事務的內地官員談話,弦外之音中央會收繄一國兩制話事權,政客當然會挑機,佔中延伸是一鑊泡。

網主 26/0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