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郵政的優質服務從小到今天都親身體會到,小時代娘寄包裹到大陸,到我立身之年要常寄越洋包裹多不勝數,信件和郵包未試過甩漏。有兩種服務大家少聽聞,到郵政局繳交聽收音機牌費每年十元,那些年信用卡不是人人有資格可申請,到外地旅行先到郵政局買旅行支票,美元結算面額不同,主要當年街上小找換店,銀行換外幣要收手續費,美元和港元尚未有固定匯率。

今天是世界郵政日,寄本地信免費。反對郵筒去殖民地化組織呼籲同路者一人一信寄給郵政署長抗衡。

(圖上)未回歸前郵局售郵票機和裝潢是紅色,內掛英女皇人像,如今是綠色已去掉殖民地化,有皇冠的郵票無效,但銀紙照使。
(圖下)是2009年世界郵政日,這六年你寄過幾多封信是放進郵筒的。


全球郵差職責雷同,工作神態各異,(圖)溫哥華和香港郵差,加拿大是君主立憲制,英女皇無實權仍是議會內最高位領導人,曾是英國殖民地,但郵筒和溫哥華郵政總局未見皇室標緻或女皇像,溫哥華的郵筒可放入很大的包裹,舊式有皇室標記的郵筒不合時宜。


今天可免費寄本地信,傳情寄意價無限。


今天是世界郵政日,(圖)今天郵局出售其中一款首日封。本地信郵費仍是17角(一元七毫)。


見郵局內沒顧客,袋中有一毫子硬幣,走到櫃枱買一毫子郵票,女職員不在乎,不是天方夜譚,一毫子都有交易非時光倒流。(小圖)一毫子買10仙(Cents)面值郵票。


無所求不著意,郵筒從前圓今變方,若非去殖民地化引發郵筒風雲走到街才溜眼,小時到今都是郵局常客,以前有航空郵柬,不用再到郵局磅重,柬內不能再夾附信紙,寄航空信可以直接丟到郵筒,今天已無這類服務。郵政署多年來的服務都到位,看街頭的孖咇郵箱,可以寄到大型郵件,圓筒郵件無此裝備,藍色的一個是給郵差臨時存放尚未派的信件或包裹,無謂浪費勞力。


天要下雨郵差也不能停工,郵件多到不能孭袋,用膠藍推車仔。

溫哥華的靚女綠衣天使,郵政處虧蝕嚴重,縮減人數難免,一些屋苑不再登門逐戶派信,居民要把信箱集中一起如信箱集中營

那些年香港所有中小學生,都經書本收過女作家冰心寫的信。冰心是心靈郵差。

>>連結相關文頁
世界郵政日(09/10/2009)

一毫子都有交易買郵票

今天是世界郵政日,那些年郵差送信來是天大開心事,上一篇世界郵政日上載文章在2009年,6年內你有否收過和寄過幾多封信(除了水電單張和廣告信),在聖誔和新年收過節日賀卡或喜帖。首張收到海外聖誔卡是40多年前來自加拿大,一位小學同學單身漂到溫哥華幫姐姐的餐館工作,初入政府求職要寄信,在葵涌焚化爐任電氣技工,幾年後老細退休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該年聖誔節收到他闔家在自家花園全體照,郵政署多年已沒在電台播出投寄海外聖誔郵件截郵日期,用網絡收發聖誕和賀年卡已沒額外的情懷喜悅。

今天在香港仍可用一亮子買到嘢不是天方夜譚,早前帶著一角神沙到郵政局買一角郵票,問櫃枱的女職員可否用一毫子買一個郵票,顧客至上,服務市民更是上上至,很多店舖在收銀處都貼上一毫子和二亮子硬幣都不收,普遍用到一毫子買嘢是童年事了,菠蘿包和報紙都是一毫子可買到,我見郵政局櫃枱無人排隊貪著玩,再者袋中有一毫子硬幣,是到超級市塲買嘢沒帶八達通找回的多個不同價值硬幣。

有時也要使用實體信,去年寫過幾封求職信,職方都會要求申請者附上電郵,申請過職業訓練局工塲導師職位,通知面試是用電郵,但發給我的肥佬消息是信件,未打開信時以為是好消息,肥佬信毋須那麼大陣像要老板正名才有效,有剛離校的大學生說曾日寫十多封求職信,除非住處近郵局,唯一途勁是放入郵筒。

郵筒這幾天風雲起,未知是否特區官員有所頓悟或配合早前中央官員陳佐洱說香港要去殖民地化,郵政署打算把街頭尚有50多個有英皇標記的郵筒,用鐡皮遮蓋並改用回歸後的郵政蜂鳥徽號,民間一個關注郵筒組織,接受香港電台烽煙節目主持訪問,包括長春社都不同意把郵筒上的皇冠和英文字遮住,指是不淪不類的行為和抹殺市民對香港歷史認知,硬作業去殖民地化會適得其反,更給本土派激進者多了攪事契機。

逛街時沒特別留意街上的郵筒,小時居處街口轉灣是長沙街小郵局,代娘親寫完家書都是投到郵局門外的信箱,殖民地郵筒是紅色,回歸後配對綠衣天使郵筒換綠色,有些改圓為方,街頭加多了一個密封的郵箱是方便郵差把部份郵件缷下,不用帶著未即時派遞的郵件遊花園,以前的郵差戴帽子孭袋子,如今沒戴帽子,用手推車或騎單車。

欲蓋彌彰去殖民地化不是才十幾年回歸後就可全成事,我的香港郵政回憶不在郵筒身上,踏進郵局的足跡多得很,除了香港還有深圳和溫哥華,去深圳郵局是清明節前寄錢回鄉拜山,較銀行和郵局價平和快捷。香港郵政效率不差,記憶中收取和寄出的信件和郵包未試過遺漏或過期。

自從郵政署改行盈運基金,收支要精打細算,擴張業務拉客最緊要,郵政局的枱面放有筆和浸水海綿用作黏郵票和信封口,溫哥華的郵政分局是外判,多開在商塲的店鋪,枱面有筆但沒浸水海綿,見過一位銀髮西婦,帶著一封已貼上郵票的信奇掛號,超出磅重要加郵費,西婦拿著新買的一個郵票未知如何黏在信封上,女職員吐舌把郵票放上索水,為西婦即時解決難題。小時家中見父親黏信封和貼郵票也是用舌尖,我是用吐口水式,在決水的郵局如何黏郵票和把信封口,在溫哥華我是帶備膠水上郵局。

網主 09/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