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是老外鬼節,百無禁忌,小孩吃糖,大人飲杯,西風東來,國內也有人玩樂萬聖節cosplay, 媒體插畫撐興,今天仍有萬聖節新聞延續,悲情處<<可憐天下父母心>>。


特首夫人唐青儀昨天午間出席一個公開活動,哽咽為女兒在蘭桂坊的失儀致歉,女兒心地善良,飲大兩杯作出冒犯行為。上次睹其女梁齊昕芳容在會展書展(小圖),有大家閨秀風範,留學歸來的她,對萬聖節情有獨鍾,傾醉夢中情有可原,今天報紙仍有兩個知名女作家,延續昨天所寫繼續指駡,誠如唐青儀所言,父母若有罪是父母事。


香港一所幼稚園學生cosplay 回校慶祝。


香港麥當勞萬聖節卡通。


屈臣氏萬聖節特平朱古力,我買了一份(兩包),這天有4包糖隨身,吃過甜甜的攪鬼節。


深圳地鐡穿上萬聖節禮服的母子,小孩向娘吐舌扮吊頸鬼。


萬聖節深圳地鐡車廂。


萬聖節深圳地鐡屏幕打出當天其中一條線路延長服務時間。


萬聖節六合彩金多寶攪珠後,職員正掛上中奬號碼,恰如早上商業電台吹水節目主持所言搵鬼中,頭二奬沒凡人得寶。


溫哥華萬聖節十分熱閙,煙花和炮仗開禁任放,地鐡(天車)通宵和免費,方便飲大了的酒客勿駕車。(圖)地鐡車廂一女士的<<鬼樣>>。


溫哥華一所住宅花園的萬聖節擺陣,晚上路過我這個老外也覺眼眉挑。

鬼咁甜萬聖節

萬聖節在個人生活歷程中也曾泛過漣漪,街外和家裡都曾體驗過西方文化和華夏文化對這個節日的不同觀感,如踏足他鄉尚有孩子在身,終會融入其歡樂氣氛,擺脫國人對鬼鬼怪怪的忌諱。

家中兩個80後部份小學教育在溫哥華延續,那時我對萬聖節的認知一片空白,只當是老外的7月14拍和陽鬼,叩中國人大們的是陰鬼。當天晚飯後尚未到十字頭年齡的小兒告訴我,要出去問隔鄰攞糖,透過窗子玻璃見昏暗路燈下沒一個行人,小孩子怕黒是本性,在萬聖節糖的吸引力下黑夜變成糖衣,我叫他小心有車,住處和學校很近,兄弟同在一校,返學和放學自行回家,窗外看著孩子身影遠離視野才坐回椅上。

一會兒門鐘響起孩子笑聲叫門回來了,手上拿著糖,口中吃著糖,袋子裝滿糖,笑臉如糖咁甜,以為是學校禮物,他說學校晚上沒有活動,萬聖節不是假期,糖是鄰居和街坊派的,入鄉隨俗接著的萬聖節家裡都放有糖果,有人敲門不問來者是誰先敬糖。

到孩子在萬聖節不去敲門攞糖時,答案只有一個長大了,這夜有另類節目,我也不是每年萬聖節都身在溫哥華,讀大學時孩子蛻變為成年人18歲了,有時臨天光才回家,晚飯時也不會囑咐兩個兒子唔學玩到鬼咁夜這些囉唆語,若是女兒雖口不言,父母還是天大的擔心徹夜難眠,內子說兩人外出沒扮鬼扮馬,我告訴她擔心也沒用,化妝室和道具在車廂,風涼話孩子可能今晚上演真實版人鬼情未了之洞房花燭夜,你識生兩個都是男兒一定當自強。

孩子在香港讀幼稚園和幾年小學時,學校沒有舉辦慶祝萬聖節相關活動,前幾日萬聖節,路經一間幼稚園,返學的幼稚園生都給父母在面上塗彩,身上罩了神奇外衣,有些甚至手携玩棒回校,當日在深圳也見到有小孩和母親配對打扮,奇裝異服搭地鐡迎萬聖節,車廂坐有臉上塗鴉青年,改革放開西風漸來同座客不以為然。

早上我到一間便利店買報紙去嘆茶,擦八達通咭時女店員從一個南瓜雕盆取出兩包糖放在報紙上說是免費贈送,我問是否慶祝萬聖節,她笑而沒答,路過屈臣氏旗艦店,門前有一堆朱咕力大減價似撐萬聖節要吃糖,兩包一袋不過14元,雖然袋中有免費糖,這樣平價的朱古力大店不常見,抵不著誘惑買下了,麥當勞的櫥窗也貼上鬼鬼怪怪哈囉塊,商業電台晨光節目幾位主持,揶揄馬會騎刧萬聖節推銷金多寶六合彩搵鬼中,真的頭二奬沒人中。

今天上載文章已過了萬聖節幾天,竟有超級話題在媒體引爆,特首長女齊昕扮成鬼樣在蘭桂坊和朋友蒲酒,飲大幾杯失了儀態,母親從特首府乘車救女,齊昕當街掌摑母親兩巴掌和腳踢,片斷給傳媒上載網絡和在紙媒大字標題繪聲繪影特寫其講粗口和豎中指,有報紙A1版大標題「可憐天下父母心」。特首夫人昨天出席公開活動時,昂然在大批記者面前請大家放過其女兒她非有意冒犯,就算對特首或社會不滿,不能對有情緒不穏定的女兒作惡意的人身攻擊,萬聖節醉態的流露,是心情沒忐忑的去盡,眼前香港事,今宵有酒今宵去醉才是個人生活情趣。

網主 03/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