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幾多個50年,1月是明報月刋50周年誌慶,50年前是其創刋讀者,早餐看其報紙和月刋,窗外景色不一樣,50年誌慶月刋竟沒把創刋的封面放入,下一個50年不可忘掉。首任特首董建華文膽葉國華星期日港台有專輯<<50年後>>主講香港回歸後的願景,50-18=32年,香港洗心革面處女回航。


曾到過兩個文學研討會講座,一在香港一在溫哥華,香港的一塲參與人數疏數,溫哥華在圖書館的一塲較熱閙。


50周年的明報月刋誌慶,沒邀作家丁望執筆或有人談及,在家中書架找出唯一存有丁望所寫的書(圖),明報月刋書叢一大堆有關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書,是銅鑼灣賣書佬偷其橋的香港賣書文化大革命翻版。


香港中文大學所編寫的<<香港文學資料冊1948-1969>>,回憶50年前我每月所買的4本雜誌,只有第十位的海光文藝入選,明報月刋不入選。


溫哥華卑斯大學東方文學圖書館,雜誌架上唯一有香港的雜誌是<<香港文學>>,明周在另一個架上,香港版本報紙是明報和星島日報,世界日報是台灣模式植根美國,今年1月1日全線撤出加拿大,結束20年的出版和印刷業務,台僑未必愛看港式報,最大得著是免費報<<大紀元>>。


去年<<閱讀在修頓書展>>所見,香港文學這書是唯一能飛越重洋,在溫哥華卑斯大學東方文學院圖書館雜誌架上。


金庸武俠小說今天仍獨大雄霸書林,台灣仍有大書店把其作品攤開來賣。相片是去年做背包客遊台書局所拍。


明報周刋在溫哥華圖書館和大學圖書館都在雜誌架上,是架勢堂的家庭八掛書。

人生有幾多個50年

人生有幾多個50年,一個嫌少,兩個嫌多,中間落墨秤先的,可達標成為香港平均高齡一族處身世界長老級別,莫問貴庚無權無勢不會有人問幾時死,人到無求是白痴,官到無求是隻豬。

飲早茶時到便利店買報紙,見到雜誌架上一本月刋封面寫上,「明報月刋-創刋五十周年誌慶」,48元交易不手軟,一刋二冊贈「明月」附冊,1966年這個1月份,我是其創刋讀者,會否重拾舊歡一如當年情,50年後的今月眼已不大明,初一十五夜仍是明月高高掛,吃著早餐看著書打量窗外街景,紅太陽已日上三竿。

文青年代看的書較局長所說每月30本相去甚遠,每月買的4份月刋都是新發行,明報月刋當下是碩果僅存,用純文學角度去量化,明月排最尾,金庸是老板又是主筆不乏讀者追隨,香港中文大學所編寫的「香港文學資料冊1948-1969」,明報月刋不入圍,只有「海光文藝」入選。

今天仍能略略記得當年看過的「明月」,是兩位作家張國燾和左舜生,兩人都已不在世了,張國燾所寫「我的回憶」連載多期是我首先看的文章,明報最殺食是金庸的武俠小說天天亮相,不同插圖應對故事內容,不看文字看插圖都可接上連環情節,更牽動是中國解放後,一群離開國門的失落者,這些人不是親國民黨人,明報副刋「自由談」有整版登載不同讀者來信,題材不限各抒己見,最受矚目是「北望神州-明天的中國」相關文章,明報月刋把明報的自由談煙火延伸到月刋,多位猛人寫稿。

張國燾是中國共產黨創黨人之一,馬列主義的門生較毛澤東更神威,同黨不同理念毛澤東雖是中學生,做過圖書館工作,知識活學活用,張國燾大學畢業仍敗在毛澤東計謀下,67暴動時我有上街舉過紅皮書,都是嘩啦嘩啦得把聲,毛澤東選集和毛語錄都曾翻閱獨偏愛其詩集,看張國燾的回憶批判毛澤東雖未至合理,也沒言過其實。67年香港遍地炸彈,張國燾移民加拿大,1979年與世長辭。

沒定期看雜誌很多年,上次買的一期明報月刋是去年十月,封面是寫居於溫哥華葉嘉瀅女士的文學事跡,再對上一次買是5年前剛是創刋45年,文學於我生活上不著邊際,今天看實體書的時間只一點點,情趣在屏幕中的虛擬世界和早茶時的報紙。

五十周年誌慶月刋最大敗筆,是沒把創刋時的封面放進,雖然看今期月刋的讀者,少有如我當年創刋時曾買過,50年前的回憶復現,封面印有22位作家名字,為今期月刋執筆或用書畫表敬意,其中有十一位作家曾讀過其書本文章,名字排名用筆畫分次序,若其中我愛看的另一位作者有文章,一定次次排第一是作家丁望,文無第一沒人在今期月刋提及,有作者寫及旅美女作家聶華苓稱其為老師,尊重之餘可免卻用先生之名男女混淆,等同稱同志是中姓。

書架上的書沒幾多本,22位作家有其作品只得顧媚,她繪了一幅水墨畫「明月松間照」,印刷失色未顯現皎皎明月。金庸一本書都沒有,孩子有我愛看金庸武俠小說的遺傳基因,把武俠小說轉到他的室內。家中買明報超過50年,內子只看明周和明報,月刋遭逐出馮家,買了今期五十周年明報月刋,未知下一期幾時買,一定不會是50年後,到時要看的是紙紮舖的妨製品,近日明報屢傳被收購,明報月刋未能隨明報北上,溫哥華店舖只見有賣明報和明周。

網主 15/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