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不是郵迷,路過郵局見到一條長人龍,沒在意是新春將至生肖首日封和套摺出籠 ,待到今天買馬騮郵票只剩下圖中的一款,十元一張,也算是買定賀年貨等孫悟空。


(圖上)郵展內這款女皇像航空郵柬今天幾沒人用了,郵局仍有賣只是沒女皇像,郵柬背頁是有間條信紙,只能單獨投寄不能附夾任何紙張,飛機越洋派送,小時所見5毫子一個,當年麵包和報紙都是一亳子有交易,寄此空郵柬不用到郵局磅重直接放進家住附近的郵筒便可。

(圖下)兩個女皇像首日封在郵展內都低於票面價出售,郵商賺頭蝕尾。


買馬騮郵票想起早前參觀過在會展的郵展,圖中有皇冠小郵筒早年是放在新界一些小村落。


郵展參觀者很多都是炒郵,也不乏內地客只是沒拖篋。獨一人龍是郵政署這檔攤,一些斷市的郵票再加印售賣激死郵商。


塲內看郵票歷史人流稀疏,以前郵購可用郵票代現金,今天寫求職信才會見到郵票真面目。


郵政署轉盈運基金模式發行首日封慶祝,早機電署一年成立,20年前上網仍是用電話線,電郵不馨香,寄信不乏人,2015年你有幾多次幫襯過郵局,郵政生意近年蝕到眼突突。


機電署部份組別以盈運基金模式運作年年賺錢,我在職其間春節前都收到500元超市禮券花紅。(圖)機電署盈運基金十年誌慶贈予員工的紀念封,淘寶炒郵價超越500元,今年是20年誌慶未知會否再發首日封加慶。


郵展塲內的澳門攤檔,與香港一衣帶水同是特區,同比香港未輸風采。


深圳這個郵展近似社會主義的道白。


十一月是深圳讀書月,中央圖書館有讀書論壇還有郵票展,同一個月內看兩個不同形式郵展。


「江山如此多嬌,郵票道出奇妙。」 深圳郵展會塲。

兩地郵展

臘鼓頻吹挨年近晚,賀年禮品陸續登塲,生肖賀年郵票馬騮是主角,幾天前路過郵局一條人龍排到出門外,以為是有心人寄賀年禮品到遠方,雖云有網購但郵差雅號綠衣天使,送上門的物品多點親切感,當年也不能倖免是隊中人,聖誔和新年期間郵局人聲沸騰,今天我己不入群。

集郵是少年事,領了成人身份證郵票簿都放到櫃桶底,孩子的同年樂跟其父風也愛集郵,郵票簿後繼有人,也是父之餅模,大個仔後都沒玩郵票了。

郵票簿不跟身但仍有一小袋舊郵票,有些是簇新廢票,是女皇頭像的殖民地郵票,回歸後限用一段時間才被逐出郵局門,留著回憶沒打算把家中所有物品去殖民化,回歸後有幾個農曆新年都買生肖首日封,十元八塊的交易不會加重經濟壓力,今天路過郵局想買馬騮紀念首日封,全港郵局已售罄。

家中存有兩個互相應對首日封是工作過的機電署和郵政署,都特別發行盈運基金紀念首日封,機電署首日封是慶祝盈運基金十年誌慶,2016是第二個十年,未知會否再發行紀念封加慶,首日封不是郵局代銷,在職員工都穫派一個已蓋郵戳紀念封而不是大信封,相比郵政署盈運基金蝕到眼突突,機電署盈運基金賺到笑除派郵票首日封,年度還有超市禮券500元作花紅,但只分給在盈運基金部門工作的員工,機電署首日封淘寶價超越500元。

雖不是郵集迷,但去年曾參觀過兩個郵展,一在香港會展另一個在深圳中央圖書館,都是路過不是著意去看或搶購郵票,香港的一個郵展,天天在展時,郵政署日日都遭郵票商痛駡,指郵局濫發郵票,本是搶手貨的郵票郵政署見市塲有價,加碼再印在郵展發售,郵政署是行盈運基金,雖是政府部門都要自負盈虧,無商不奸,首日封蓋的郵戳是當天印,次日買的仍為客人蓋上昨天郵戳,好市唔賣錢,爛市鬼可憐。

在會展郵展門外有人龍,內地人為內地展商撐塲和炒郵,我也站於人龍內,見有人不用排隊直入塲內,身上沒掛上特別通行證,問保安才開竅,人龍是等候入內到郵政署的攤位購買特為郵展發行的郵票和打郵戳,非同路人即離開人龍入塲,參觀者不多唯一有大堆人是郵政署的兩個攤位最旺塲。

看郵展除了真郵票吸引,一些相片把曾拍賣到天價的郵票訴說其歷史,我花了三數十多買了幾個低於票價的女皇首日封,也沒想到價錢淪落到那麼賤,早前寫的網誌文章香港仍存的殖民風,所拍的一個位於上海街(近榕樹頭)有皇冠的郵筒,這個郵筒在回歸後的日子改紅變綠,曾擦身而過數百次竟沒著意其皇冠頭。

深圳中央圖書館郵展只作陳列不設攤檔,郵票包裝封妥掛在牆上,郵展的標語「反劍為犁」,主題是<<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和暨聯合國成立70周年>>,一個歷史檔案郵展。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即是抗戰勝利,法西斯相對解讀是包括美帝國主義是要消滅共產主義。

網主 20/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