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看跳舞,兩日四塲我買最平的,臨時訂票收據50元,進塲時換正式門票(上圖)也印明50元,當塲竟獲退款30元,20元入塲看整個下午比賽,多國舞林高手跳出真功夫,支聯會女青副主席鄒幸彤在港台「香港家書」說六四不作悼念是沒有良知。今早飲茶一粥一飯更思來處不易。樹仁大學學生會總編輯吳桂龍撰文,將支聯會比喻為「龜公鴇母」,白嫖更沒良知。


小小門口深藏大大的室內運動塲,下次再進塲會看甚麼,猜一猜會否又是來年的六四。


舞池驚見六四,他是韓國舞星來港撐六四乎。


尚在讀小學的同學仔,雖是戥腳也舞得有紋有路,香港舞林的接班人。


舞池雖大但有時多達十組人落塲,十多位評判分站池邊,玩花式全塲游走去到各評判員跟前,碰撞多是女舞者,跳時男伴是中心點,女的興起隨時跳出小圈子,(圖)紅衣女舞者撞到,白衣女舞者用兩手格著,背站者是評分員。

麥花臣舊室內塲館(紅方框)七年前在拆缷中,落成後今次才首次入塲,麥花臣球塲牽著我很多的回憶︰讀的小學沒操塲,體育堂要在此運動,穿上球衣踢過小形足球賽,讀的小學,夜中學,工餘無綫電班和工作的電氣舖都在附近,在旺角留產所出世,住於旺角近30年,透過圖片紅框望過對面馬路是火車(東軌)路軌,學校年度兩次旅行都是乘搭火車,當年是單軌一小時才一班車。


十個池中女舞者人人衣著不相同,舞姿各異化妝悅人,全都穿上高跟鞋,男的是活動柱頭也是女舞者的定位神針。

>>連結相關文頁

1/與誰共舞(12/08/2009)
2/舞伴儷影(16/12/2014)

六四看跳舞

昨天六四早上香港電台播出「香港家書」,講者是支聯會新上位副主席鄒幸彤女青︰「…我們又該怎樣對待被認為是落了在後面的上一代呢?是全面打倒,嚴厲批評之?是把他們劃為敵人,強調世代矛盾的不可調和?……」,接著電台介紹午間一個特別節目「文革50年」,家書讀完後跟著的一個節目「投資新世代」,我是落了在後面的上一代,也沒條件作投資新世代,關掉收音機飲我的早茶看報紙,踏進六月的今天是第五日,天天飲早茶時都是不同的搭枱客,從沒有茶客談六四事。

報紙登載樹仁大學學生會總編輯吳桂龍早前撰文,將支聯會比喻為「龜公鴇母」,誰是嫖客沒道及,學聯退出支聯會得到「貞節牌坊」的里程碑,在校園同日有同名稱的六四攪作「不做全套-是花街柳巷的扭扭擰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前二天回應外媒,中國對六四早已有定論,沒解釋是否為鄧小平的「蓋棺定論」。

上星期日看成報,是香港唯一紙媒有詳細登載香港舞壇活動,交友招生廣告一應俱全,是日主題介紹6月4日和5日香港舉辦世界體育舞蹈大賽,也是連續四年在港舉辦,地點在旺角麥花臣塲館,這個室內塲館變臉改建後為旺角娛樂運動商住城,樓上住宅有20多層,原身是一座圓拱型的室內籃球塲1952年建成,和露天足球塲,露天籃球賽(沒看台)和兒童遊樂塲,剛成四條街(染布房街,洗衣街,山東街和乃路臣街)的方框,讀小學時的體育課都在球塲上做體操,學校同處於山東街,未到上課時間一班同學仔在此踢球,球塲對面是德明中學(右派學校),工餘進修無線電科,就讀的東南電專也在同一條街乃路臣街,一所由小童羣益會開辦的廉價食堂在兒童遊樂塲旁,貪其平就腳吃完才上夜校,工作的電氣舖離球塲不遠,位於同一街的洗衣街,有很多年和這個球塲很親近。

重建後的麥花臣塲館從未到過,趁六四破處再入風塵,兩天舞蹈比賽分下午和晚上共四塲,六四下午塲是第一塲初賽遴選,晚上是開幕典禮,一分錢一分貨,最平是第一塲,晚上票價數百元已全數售馨,我不識跳舞只在趁熱閙,在機電署最後的一段日子曾參加康樂會在大樓康樂室舉辦的舞蹈班,十個晚上只學識跳一隻舞但都收貨,跳舞是運動和娛樂並行,是我後知後覺遲來的動感情趣,純看也開心,廣塲大媽舞也很好看,今天的體育舞蹈賽更是體育凌駕燈紅酒綠的夜總會舞式。

參賽隊來自世界多個地區,初選不是一隊一隊去到舞池跳,每次落塲約十對,十多個評判也不是坐於主席台上,全站在舞池邊,手持一個大會分發的手機內置相關程式,評判可即時按手機評分,近四小時的比賽全都站在舞池邊,幸好有兩段休息時間,另外有一節是本港學生表演,晚上才公佈入圍隊伍,接著再進一步箍選。

各組不是只跳一隻舞,出塲超過20次,每節舞要分半鐘全都是快舞,搭膊攬腰只是瞬間小動作,女士舞衣華麗款式人人不同,花樣百出性感不出色,唯一共同點是全部都穿高跟鞋,十居其九都是斗零踭,單腳跳彎身後躺,快動作轉身,擦地穿過男伴跨下,沒見過有人拗柴,要很大的動力才可完成一隻舞,男士服飾近似制服,只是兩種色黑和白,精采絕倫猛龍過江的本色,較兩年前在大角嘴市政大樓看的香港體育舞蹈大賽超出很多花巧。

 

網主 05/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