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迷你倉儲存了化學品,第四天射入火塲的水和混在空氣中的化學氣體締出血染的彩虹。火塲是牛頭角道7號,背後是消防車。

兩個年輕消防員在這塲「無厘頭」大火殉職令人惋惜,是火警第四天現塲,空氣已無刺激味,行人天橋仍是擠滿了看火人,仍有人掩鼻遮嘴避化學塵。

今天的報紙頭版刋登淘大工業村新聞,是昨天其中一殉職消防員的現塲路祭。

香港最高危行業是消防,都是打份工的,只是頂有光環要至死服務市民,壓力大過從軍。


橋上觀火者多是唏噓而言這塲火何解。

也曾在火塲附近的工廈租過迷你倉,圖中是一門兩格架,沒有獨立燈光,月租300元,若闊一點可以作床,有中央空調和洗手間,24小時自由出入。

曾租用的迷你倉工廈,出入多次感覺良好,較我在電力法例部時巡過的工業大廈安全很多。月租300元抵到爛。


淘大這一帶一路有很多回憶上至數十年前也常到,去年曾在這兒上過幾類不同科目的工餘班,學得幾多得幾多,對面是牛頭角地鐡站。(小圖是今屆暑期特別課程手冊)

有市民為消防員送上美食,心意卡,火塲內停業的商店開放給消防員歇息和提共凍飲和食物,充滿香港溫情,圖中兩位港媽跪在地上向著火塲誦經。

溫哥華也有迷你倉不是在工廠大廈內,佈局與港相若只得地下一層,市民租用多是家中要大裝修,把家中雜物搬到迷你倉,交低鎖匙給裝修佬,不用回家睇門口可到外地旅行,或樓宇買賣時的空窗期要交吉租倉擺著家當。

淘大一帶一路的回憶

淘大工業邨大火第四天曾到塲看過,不是人睇我又睇隔路觀火,只是收到機電署通知電工牌快到期,是統一提示信,所有電工牌在滿期前四個月可申請續牌和上認知課程,我的電工牌上次到職訓局(VTC)面試後不知丟到那兒,是否先申請補發後才更換續牌,雖曾在電力法例部工作過也忘記了,當日火塲已授控,週邊空氣沒異味,接連工業邨到地鐡的天橋仍站滿了路人在觀看,媒體駐重兵馬。

火警燃燒108小時才撲熄,消防處認為不是人為縱火,由於有兩個消防員殉職,日後死因法庭要為災禍的成因總結防日後歷史重演,肇事原因可能是電綫短路引致,屋宇署視察樓宇結構安全,跨部門搜證隊可入內調查。昨天電視台播出有機電署同事進內調查,其中一個仍記得他的名字。傳統法事安息招魂不過頭七,兩位殉職消防員在處方安排下,昨天和今早先後舉行路祭,同袍都淚眼盈眶,望家屬都能折哀順變,當第二個消防員遇難時全港轟動,當晚十一時特首偕同相關問責官員開記者會,消防處處長當塲淚下。

火災升為四級要上百小時才能救熄,有人質疑香港消防的實力,西環張主任善意表態是否需要內地消防跨境救火,有傳首位殉職消防隊長在進人火塲前,和上級爭拗和肢體碰撞,是否必要入去踩塲,今天流傳到政治喧嘩,是梁振英下令要提早滅火,大樓業主恒基家族是梁粉,是是非非要等死因庭判決或有眉目,特首今天宣佈七一聯歡晚會逍遙部份取消,他不會出席,會為兩位殉職消防員追封勲銜。

火塲樓宇是舊式工廠大廈,毋須裝置消火花灑,起火的三樓是迷你倉,消防員初步已在一些倉內找到多類受管制的危險品;火水,漆油,天那水,風煤樽和石油氣罐等。消防處已即時起動巡查全港舊式沒有裝置消防設備的工廠大廈,紙媒這幾天已放蛇到一些工廠大廈扮租用迷你倉,登出圖片的所在地太危險了。

這次的救火程序筆者覺得有小許短視,數十年前看過一套電影「沖天大火災」,樓高消防雲梯不達,樓梯遭煙火吞噬,居民困在屋內等運到,主角保羅紐曼衝到天台把儲水缸砸破,水流如瀑布下撒把大火撲熄,導演可能也有屋宇裝備常識。淘大火塲樓高7層,自來水水壓足夠不用裝水泵和在天台加裝貯水箱,仍有另類貯水箱是用作沖廁所,火警時大廈停電,三樓的廁所膠喉已燒毁把水箱水全去掉,這是救火鍥機,用消防喉放人水箱內注水,水在斷喉位漏出可降低火塲溫度,另一點為何不在夾於火塲大樓的兩座高樓天台,開多條水喉向下射水,化作人造雨也可把火塲降溫。

牛頭角這段一帶一路有很多回憶,沙士淘大當年,同在一辦公室的下屬跟隨老細到淘大花園收集空氣樣本,我調職到電力法例部,每天都在此站下車跨過天橋到機電署總部,有一段時期在牛頭角工聯會返工餘班進修,在牛頭角也租過迷你倉用作放出版社退回尚未賣出自資出版的兩本新書,舊式的工廠大廈在電力法例部時也曾巡過塲,最近火塲的工廈在新蒲崗,走火通道左又塞右又塞看慣了或習以為常,火警才算吧。

年輕時常到這一帶,二哥一家五口住在牛頭角下邨,大哥是住於黃大仙七層高徙置區,兄弟倆所住的不同公區見證香港公屋歷史,牛頭角下邨十多層高有升降機但不是層層到,有自家廚房在露台,廁所在走廊外和對面的一戶共用,沖涼房是集體光豬,所有住戶都用自家廚房洗白白,用窗簾布把百葉窗遮著,一家人共住不用關上露台門,有客訪當然不會即時沖涼。黃大仙七層高徙置區廁所一格格沒獨立門,沖涼地是共用,外設的幾個公共水龍頭,大時大節在此劏雞殺鴨放血,煮飯在屋外要從公用水龍頭挽水,半夜用廁不敢行出外,痰桶就地解決異味一家公平同享。

網主 28/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