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02/05/2009星期六)

把六四留在煙波斜陽中

89年6月3日在看亞洲電視最後晚間新聞,直播天安門廣塲學生集會情況,學生已在廣塲集結了數月。

主播在報導時,突發出尖叫,廣塲的燈熄了!一刻間電視又傳來人群的叫囂聲,主播惶恐的說聽到一連串的槍聲,他和同事正逃出廣塲,不久他說所在的位置是一間公厠的天台,沒多久電視己沒有聲音由北京傳來,所有對外通訊已被中央切斷。

6月4日早上廣塲上看不到有學生,荒涼的廣塲只有地上遺棄的背囊,鞋子,食物盒,散落了的帳幕和隨風滾動的垃圾,血跡仍可見。電視上看到一個勇敢的中國人,站在坦克車前,以身軀阻擋坦克車前進,三天後,這位第一個勇敢的中國人在哈爾濱被拘捕。

翌日的辦公天,位於港島的新加坡領事館,天未亮己擠满了人群,等候領取申請移民的表格,人太多令到隊龍排到地下的商塲,一間店子的橱窗玻璃被打爛,要由警察到塲維持秩序。

20年前64天安門的血流事,年年都有人提出要求中央平反,以平息死於坦克車下的冤魂,胡錦濤是64後第二任中國最高權力的領導者,前任的江澤民,也沒有去理會,胡錦濤當然也可以把它放下。

當年發出用軍隊清塲的命令,只有鄧少平有此權力,只是用法不當,也無驅散集結人群的經驗,其後中央重整執法隊伍,採用文明的方法,用阻嚇而無殺傷力的武器去對付滋事份子或集結的人群。

64事件中,中央也是十分克制,也有和廣塲的學生對話,李鵬到醫院和趙紫陽多次到廣塲,要求學生先散去,中央已聽到他們的聲音,無奈學生組織中,也有門派成見,未能達到共識,最令中央火爆的,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到北京訪問,車子不能在廣塲正門進入,這位領袖也自覺安全無保障。

鄧小平是新中國崛起的60年,最受尊崇的領導人,也是受風浪打擊最多的共黨高層。若要平反64,功過怎樣定位,當年要鎮壓學生,他自有理據,用坦克當不是善意,但軍隊受命要清塲,不能赤手空拳,成不了事會受軍法懲罰。

鄧小平在文化大革命時幾番起落,命是檢回來的,權是奪回來的,舊的制度要廢除,改革開放也是要經濟和政治並進,綜觀多年都漸見成果。

64天安門事件,鄧小平也會想到可能是文化大革命的翻版,中俄雖然修好,但內亂一出,國外的勢力會否乘虛而入,台灣當權者會否借美國之力,重圓當家之夢,印度會否在邊界興風作浪,國內的一小撮不安份者,會否乘機混水摸魚等。穏定是改革的基石,不能有任何動搖。

平返64,會否一石激起千層浪,中共內部有文件評毛澤東的成就是三錯七功,則鄧小平的64和文化大革命死了上千萬人相比,在今天的領導人眼中更可輕輕帶過。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因對64持不同意見給人罷黜,再談64,堅持者可以繼續堅持其已見,但也要尊重其他人不同的意見,當年的學運領袖,也不站出來要繼續堅持平反,胡錦濤會想到鄧少平的錯,為何要我理單。

中國有句話,千功不能抵一過,香港人要平反64,則鄧小平的承諾也會動搖,特區五十年不變,國內人是否乘機也要平反,派人來管治香港,不用香港年年要求阿爺打救。

作者︰網主   02/05/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