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報紙講昨夜地鐡車廂鬼鬼怪怪。


(下圖)自報是壞人鬼上身,假作真時真亦假,眼前歡樂笑虾虾。



中西文化講鬼有差異,陰曆七月十四,陽曆十月三十一日,活在當下能作陰陽調和,往生都是人鬼情未了。


今天蘋果副刋女作家高慧然講萬聖節,香港小孩可以到鄰家拍門攞糖嗎?


多謝圖中靚女派的糖。筆者突破人群做領頭羊,指著女士腰下掛著的糖桶︰「give me sugar」,女士嫣然一笑把棒棒糖給了我,其他人見有著數也伸出手叫「糖…糖糖…!」,甚至動手去搶。(圖)膠棍捧捧糖是人生首吃,幾好味沒selfie。


大媽用儍瓜相機替代手機,「爛鬼坊」都有追夢人。


南瓜是萬聖節聖果,南瓜是美食配菜,南瓜糖水極美味。


人細扮大鬼,詼諧兼得意。


真人小精靈也來湊熱閙。


不恐怖得啖笑,昨夜蘭桂坊是另類cosplay。


扮鬼有些是太核突,女士頭上插了較剪,另一位在注射流血針。


昨夜所見最鬼怪的肉感。


港女蘭桂坊瀟灑走一會,吸口煙有氣質品味我係我。


老外女子穿漢服中西鬼混融為一體。


很平價的一飲,乾杯萬聖節又一年了。

人生無處不鬼怪

昨天鬼咁歡喜是舊老板發薪,又是萬聖節可到蘭桂坊看鬼混。爾來香港多多鬼怪,不限於皇后大道中上那個「爛鬼房/蘭桂坊」。退休法官出來參選特首講鬼話,說自己無小三,可能手上已有兩個男對手(特首梁振英和財爺曾俊華)的黑材料,男女平等看之投射到女參選者,等如有否被人在包房,如老美選總統,葉劉可問胡官是否有去滾。年邁七十說四年前戒了煙,參選特首沒指明不是煙民,我從沒吸過煙,見到煙民也沒覺不妥。

走進鬼城太陽已西沉,商業電台早上風騷節目,鼓勵聽眾晚上去鬼城蒲,扮鬼相上傳到商台可得到一隻大閘蟹(傍晚電視新聞食環署抽查市面有七成大閘蟹含有致癌物二噁英)。蘭桂坊所見多人上了妝自拍,在鬼佬主打城美國和加拿大也漂過萬聖節,家家門外佈置輝煌,個人攪鬼香港人來得恐怖和核突,戶外cosplay 好在只玩一晚,又是在中環幾條街。

攪鬼有時要適可而止,溫哥華政府今年突發提示,扮鬼嚇人過火要負刑責,萬聖節在西方是普羅歡樂節日,正日在十月最後一天,月初已有人在自家花園佈置,更有人提早上街攪鬼,沉沉黑夜有喪屍撲出,雖不是打刧也嚇親,隠性心臟病健康之人也未必自知,遭鬼非鬼嚇死太無辜。

曾見過一次人嚇人老友幾反目,夜晚三人飯局是我與兩位下屬約定,到了時間我和另一同事先到閒談,下班離開辦公室沒有上下級之芥蒂,稱呼隨和不降格,日間叫我馮sir晚改為馮老闆,但埋單我絕不包攬,大家食自己互不欠,在卡位上與同事閒談中,遲來的同事出現,方向在我前面,我看著菜單不著意,他靜靜走到對枱同事的背後大力拍其肩膊叫一聲「喂」,被打招呼的同事遭這一嚇,當時反應不知所措,我見到其臉色幾度轉變,是驚死的迴轉,安定後他大大發怒,指拍肩同事有心靠害,對方說是玩吓啫但受惠者不同意,相拗唔好口由正音至粗口,我多次打圓塲才把爭吵平息,也好言相勸此嚇人遊戲玩不得,人嚇人無藥醫,燈紅酒綠下三個男人一條心,吵閙是枱上放的開塲芥辣。我也曾試過類似被嚇,身體的內分泌激列反彈幾窒息,也責難對方以後不可為之。

萬聖節夜街頭拍照人多,其中一女士携有一小桶棒棒糖,看來不是用作隨街派,男友是牛魔鬼打扮,仙女與魔頭配對,一堆人圍住其自拍,我突破人群指著女士腰下掛著的糖桶︰「give me sugar」,女士嫣然一笑把一枝糖給了我,其它人見有著數也伸出手叫「糖…糖糖…!」,甚至自行搶糖。

今天飲早茶看蘋果日報副刋女作家高慧然文章「奇怪的香港人」,她在港的一位加拿大朋友在新界屋邨自家門口擺鬼擺怪鄰居報警,尾段說萬聖節夜香港孩子會否到隣居敲門攞糖,使我想起初次萬聖節在溫哥華,晚飯後尚未夠十歲小兒告知出門問鄰居攞糖,沒阻止只吩咐不可行得太遠,街外路燈暗淡,一個人上街孩子不怕黑也不怕鬼,目送其消失視嘢下才關門,不久他帶回一大包不同花款的糖果回家,昨夜在蘭桂坊問小姐攞糖,只是把當年小兒萬聖節吃感恩糖的情懷迴轉到其父心上。

網主 01/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