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04/05/2009星期一)

五四運動
青山依舊在,民主還未來

今天是5月4日五四運動90周年,所有在港出生接受九年免費教育的成年人,都曾聽過老師講解五四運動的歷史,70年代我在課堂所聽,師長談到五四運動展望中國往何處去,都是唏噓和失落,因時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尚餘波未了,所有傳統的中華文化,歷史,宗教倫理都被打為毒草,以毛澤東思想為國民的思想指導和核心價值。

五四是紀念,轟轟烈烈的回憶,內地官方和民眾都有追思活動,香港在金紫荊廣場也有紀念儀式。六四是悼念,悲情和哀痛,國內禁談,香港的中學課程,尚未把六四事件納入中史科目,94年有議員要求把六四列入課程綱要,時任教育署署長黃星華闡明,不足20年的往事,不應作為課堂的歷史教程,下月是期滿日,教署在高中會考試卷中會否出這條題目,參巧答案如何定位,誰是千古罪人。

五四要求改革和前進的口號是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當年的主要發起者有幾位是後來共產黨創黨黨員,五四也有流血事件,在民主和科學的大前提下,加入「新文化運動」和愛國元素。

六四天安門事件,雖然是學生運動,當時學運領袖柴玲,吾爾開希都叫不出振奮人心的改革理念,站在天安門的目的是個人理想的追求,這是共產中國多年閉關教育的成功,也是文化大革命的後遺症,所以他們去國後,都不願重提六四事件,若進一步反思,也是簡接衍生了那次的流血事件。

1919年的五四運動,30年後1949年以共產黨黨員為基礎的新中國建立,到60年今天的大國崛起,由閉關和開放,其中之波折,傳奇,幾次黨內血內橫飛的權力鬥爭都令參與者和海外的中國人心驚胆跳,沒有人可以猜測到她會走那條路,當年明報副刋的自由談,作者丁望的連載文章「明天的中國」和金庸所寫的社論,都預見不到中國的改革開放是由一個老共產黨黨員鄧小平帶動。

不可忽視六四事件是給當權者一些反思,加快開放和改革速度。

民主和科學的成果,絶不是閉門可以做車,國內新一輩的科學家,都少負曾笈海外,重視人才科技才有嬌人成就,民主的步履,中國仍是舉步為艱,我們絶無必要全部西化,急進也不必,只要當權者有心成事,細水長流,讓先進的科技,嬌人的經濟成果,去灌溉民主的幼苗,要到開花結果日,國人還是要有點耐心去等待又等待。

網主   04/05/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