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婆婆在馬路邊跌倒,其十多歲孫女大叫,我走前摻扶幫其站回行人道,手攜的兩份報紙丟到地上,圖中的男士是生力軍,合二人之力才做到,我打算離開才拍下照片,等燈號過馬路時婆婆仍是舉步艱難,我再走前幫手,合兩個男人之力扶她橫過了馬路,婆婆未決定到醫院或回家,我叫孫女扶著嫲嫲,我走前截的士,好心男士說會陪同婆孫二人同行跟著上了的士,我把的士門關上叫婆婆放心揮手祝福。
(下圖)
送完婆婆上的士,打算取回丟落的報紙,圖中的男士捷足先登,我沒堅持是物主,這是另類漂報,他也有一份報紙放在透明膠袋中。

 (上圖)
今天早餐在快餐店,吃飽和看完報紙離座,目測周邊其他食客誰會有興趣看報紙,打算漂報給他/她,飲中茶的酒樓有開茶妺接手漂報,在快餐店漂報給有心看報人成功率九成,這次無走漏眼,對方微笑說多謝。
(下圖)
快餐店人多先找位落錨做記才去排隊落單,落完單要派隊等攞餐,長者或殘障者可送餐到位,曾用買的報紙作錨記霸著位,試過買完餐時報紙消失位已給人坐上,清潔女工把未看過的報紙作垃圾處理,以後用老花眼鏡放在報紙上壓塲,(下左圖),大媽先問我鄰枱是否無人,她打開手袋放下一枝護膚膏作錨記才去排隊落單,少有人會請陌人生看著空枱,一般用外套作錨記留位,我則用眼鏡。雖然快餐店裝有天眼,沒有單身客會用手袋或銀包霸枱。


回收店只見到紙皮不見有舊報紙,舊報紙不值錢沒人拾取。


把紙皮澆水作澆花,重生更值錢。


年輕的更有頭腦,把紙皮浸入水中重中之重。


對枱的大叔拿著是一大疊舊報紙看得津津有味(我拿著的是即日蘋果日報),食完離座他仍在看,我把報紙給他,漂報有時令人又驚又喜尤期是給大媽。


木頭車中的紙皮堆不見有舊報紙,廢虛中都要找上雜,車前車後一手拉一手推,生活真是驢累。


在溫哥華飲早茶,看完的報紙無謂漂,大多數茶樓都有免費報,價錢平香港很多(1加元比六港元),連稅都是4.5港元,世界日報是3.3.港元,這間酒樓點心大,中,小同價,華人飲早茶只選星期六或日一家人同享。


早前做背包客遊台灣,晚飯在這間家庭式素食店,吃完離座打算漂報(圖中的蘋果日報在台灣最貴,賣14台元,約3.2港元,其它報是10台元),老板娘喝斥叫我把垃圾帶走,街外沒有垃圾桶,我要帶回酒店。


在便利店買完兩份報紙,路過一街邊報紙檔,當眼處見到這份新出的「都市筍報」賣4元,這天竟有三文魚罐頭即時贈送,價值是22.9元,飲茶時借花敬女送給開茶妺,同枱茶客警訝是真是假,問報紙那兒賣,何以便利店不見有,有大媽即時埋單說去報紙檔買晒佢。

漂報

近年每天做的物盡其用事,是把買來看的報紙作二手報轉送給人,在職塲時上班都孭著袋子作另類垃圾袋把看完的報紙放進,在家儲存到一大堆時交到回收店換錢,報紙加了多次價變成廢紙回收價沒調升,那些年在地鐡站的出口,有多個大媽在守候,向手持免費報出閘的乘客收取二手報,如今是歷史陳跡,同是廢物歸路大相逕寄,紙皮和報紙的回收價相去甚遠,紙皮更可預先澆水,或把它沉放在大水桶作裸浸加料。

買來看的兩份報紙頁數很多,最多頁版在星期五,幾間連鎖超市都大登廣告推廣平價貨,另類加頁是職塲廣告,國內南方都市報在港銷售時有買來看,三份報紙的重量超過兩磅,有時遇到街頭派免費報都取來看,飲完早茶把報紙轉送給開茶妺。

一星期有七天,不是日日飲中茶,有時改飲奶茶配中點如糯米雞,茶樓看完的報紙會交給其中一兩位較相熟的開茶妹,當二人都放假時我把報紙留在枱上,等下一個不知名的主人收留,沒打算交給第三個開茶妺,不是人人都愛看報紙,若同枱可能會有想看報紙的大叔或大媽,我都把報紙轉交給他們,有時會被拒也不尷尬。

愛看報紙的開茶妺,有時會問我一些大新聞,原來也有其他茶客把看完的免費報交給她,她把報紙放在茶杯架的櫃桶內,也見有茶客問她是否有報紙存貨她是漂報女神,我把報紙交給開茶妹後便即時離座,在收銀櫃位等埋單時,有時會見到有茶客向手拿著我的報紙的開茶妺取看,漂報在開始第一部曲。

食早餐的地方都是平民店,大家都是搭枱散客,左右都是陌生人,我一路食一路看,由於地方限制不能把報紙攤開在枱上,眼睛已不是年輕時,載上老花眼鏡都要有足夠的燈光輔助才看得舒服,所以會把報紙抬高貼近眼前,報紙的頭條新聞有時十分眩目,很自然吸引到其他茶客的目光,成了共同的熱門話題,有時我會把另一份待看的報紙交給身旁茶客分享,一般都不會全份報都看,多是取主頁的新聞版,大媽多數看娛樂版,可能有茶客見過我把看完的報紙送給開茶妺,問我可否取走其中的馬經版,我說無問題,就算開茶妺也賭馬,也另有一份馬經報找財路。

在連鎖快餐店看完的報紙,若丟在枱上離去,執枱女工以為我未走或到洗手間,新來食客沒位坐以為這張有報紙為記的空椅前度主人會回來,所以我離去時都會把報紙送給附近的食客,對方初時面上掠過一陣迷茫,接著展出微笑出言多謝,大媽以為我有意搭訕示出愕然,我放低報紙頭也不回離開,若週邊無人我把報紙放到回收盆的櫃台,表明是廢報沒人要,有興趣者可取看。

試過留下報紙不受歡迎甚至遭喝斥,遊台灣時在一家小食店食素餐,買來看的是台灣蘋果日報,紙頁和價錢是台灣各類報最多和最高,我的國語口音表明我是外來客,埋完單把報紙留下,店臨關門時間只餘下老板娘一人,她見我沒帶走報紙大聲呼喝勿把圾垃留低,街外沒垃圾桶,我要帶回酒店。

網主 04/0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