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兩份報紙有關香江霧霾情況,電台天氣報告說是煙霞,文明要付出代價,塵世必有塵揚,只要不離常態,煙霞霧中看。


(上圖)特首梁振英說;珠三角一帶的霧霾是由香港吹進,50年前肯定是絕對答案,香港天文台說要吹南風才可攻入內地,吹南風的香港來自海洋且香港無大型工業,若南風能連綿不絕北上去到更遙遠的地方,可把現存內地的霧霾溶解。

(下圖)監察站位於旺角彌敦道和荔枝角道交界,聯合廣場對面,但沒數據列出。


放眼世界看環保,從這段新聞透視內地的環保行動,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


京城受霧霾蹂躪,有人猜測會遷都到打造大都會雄安區,其實內地有錢人的家中,屋內都裝置空氣過濾器,是醫院手術室層流罩(Hepa Filter),百分百街外空氣流人屋而一塵不染,價錢當然很貴。(圖)沙士後醫院都購入這款流動空氣過濾器,用的是手術室層流罩,放在人多的候診室不停開動過濾空氣中的細菌和低於PM2.5的懸浮粒子。


年前台灣淺度遊,在高鐡車站看到地方環保局在抽查站內的空氣質素(IAQ/Indoor Air Quality),停下欣賞香港要學,設在馬路中的監察站之外,也要到室內公共空間抽查空氣質素,更甚於鉛水檢查。


城市不包括香港,廣東省是國內各省最富庶區,其它省市曾倡家電入鄉,但發電的裝置沒應對環保,香港兩間電力公司的發電機組仍有用煤作燃料,但有除塵配套但不是百分百,日後會更換用天然氣機組,加電費難免,中國要即時減少霧霾立竿見影,把生產值一下子由所定的6.5減半,藍天常現有很多工廠未能轉型,失業的工人何處開飯。


街頭五金店這一袋袋的青州英泥,初始廠房位於紅磡,與同區的鶴園發電廠爭先恐後排放污煙瘴氣,南風來時吹入珠三角一帶,深圳人以為香港煲燶飯。


機電署總部環保過籠,為求慳電而忽畧同事健康,把輸進到冷器系統的街外新鮮空氣關掉,署長在演講室的親善交流會談中,我提出要求量度辦公室的空氣質素,我曾工作過的兩間焚化爐,都有做手腳的不負責環保行為,早前所寫的書有詳細提及,投視內地要做環保消霧霾,會夜長夢多。(圖)機電署總部天台的太陽能板)

煙霞霧中看

廣東省大氣候守護神聽到香港特首梁振英說;珠三角一帶的霧霾是由香港吹進,以為山頭受到攻撃,一定要還我本色,趁上星期六香港無風無雨又無浪,神巾一揚香港部份地區空氣污染指數爆燈升到10+,天文台用正人君子口吻模式廣播,煙霞蓋香江,勸喻有慢性病長者莫出門,市民上街用口罩。

一位前天文台台長在網絡大駡梁振英狗屁不通,其後特首推庒說消息是內地官員所說他只是引述,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珠江三角州一帶空氣污染始作俑者是香港人,這一路一帶新中國初始時都是農村,電燈都唔多盞,煮飯和取暖都燒煤,人民公社大鑊飯不會明火煮盛宴,路上全是單車,公交車寥寥可數,豬餿都無油水,大自然交接不會污其身。

改革開放港商到珠三角開廠,雖無重工業污染,但聚沙成塔,深圳政府配套未足,工業廢料周邊散播,除實質的水陸污染,上世紀六十年代,住於紅磡的居民經歷過較內地任何一城鎮更重的霧霾,是青州英泥廠和鶴園發電廠日夜噴出的黑煙,接著兩間新建的垃圾焚化爐荔枝角和堅尼地城排煙都沒隔塵設備,南風一吹席捲廣東一帶,內地同胞未知好歹,以為香港煲燶飯。

葵涌焚化爐1978年落成第三年,我到該廠任職二級電氣技工,排煙口已裝置吸塵器,由於垃圾沒分類常把其打窒,夜幕低垂黑煙遠望不大碍眼,把吸塵器關掉到天亮才重開,交出的數據多是老作,環保署在老遠收集的樣本懸浮粒子都超標,也如內地的大工廠,日間達標晚間超標。

年初一宗環保大新聞,德國福士汽車廠在美國被罰款335億港元,罪名是汽車排污數據作假,60萬部車受影響,賠償給車主回收改善合共要千多億港元埋單,東西兩地烏鴉都非候鳥,不過境搵食都是黑色,有管理層為了個人表現或數據達標弄虛作假。

筆者在機電署總部電力法例部工作時,辦公室內空氣混濁,我的辦公枱近門口尚可,近牆位的同事,有時走近商討工作時呼吸感覺不大暢順,曾在衛生工程部(醫院組)工作,應對環保認証考核,更大的經歷是沙士期間,要把大量精力放在空氣質素監察(IAQ/Indoor Air Quality),所以對於室內的空氣有認識。

某天各同事在演講室出席署長的親善交流會,我主動提出室內空氣混濁的問題,要求搵專業機構量度室內空氣質素,署長初有猶豫,一位同事突站起道出原因,說出為了減少電源消耗,避免外間以為機電署不注重環保,把要輸入戶外的新鮮空氣關閉,室內冷氣仍夠涼快但缺氧,各同事聽到嘩然,署長為了平息雜氣說會跟進,次天已有外判商到場開工,並量度室內空氣質素,但沒有公佈結果,我不樂觀看,室內一部大型影印機天花位原本一無所有,後加裝一部抽氣扇,在地台位加裝入風咀,其後同事人人感覺精神爽利,同層各署級高官皆感同身受,所以改善效率超然。

內地雄安區會打造中國新大都會,有人猜測習近平擔心其健康受霧霾傷害會遷都,這點一定不會,習近平的住居和開會的人民大會堂,其用作過濾空氣的配件當如醫院手術室一樣,百分百新鮮空氣輸入而一塵不染。

習近平住屋的後花園,天空不會有塵霧,夜半起床賞花抬頭觀星若有煙霞,一個電話周邊廠房都會停工,在堅尼地城焚化爐當值通宵班一件趣事,午夜一個電話鈴聲,值班主管聽時一路說yes和明白,來電是住於焚火爐對面半山的高級公務員宿舍的上司,焚化爐煙卥噴出的濃煙直撲入室,夜半一向都如是大煙出爐,好燒的垃圾只在日間燒,上司也心知肚明欲改無從,可能當夜他遊巫山有心無力,眼光光把過委在濃煙中,燒晒好垃圾早晨垃圾車新鮮垃圾未運到,天光出黑煙市民會看到。

網主 09/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