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眼都做過白內障手術感恩沒手尾跟,這幾年已沒恆常載眼鏡,視力只得八成,雖然可配眼鏡執漏,新鏡片與眼睛從不咬弦,追得到未必好,得過且過就算,飲早茶時看報紙要用眼鏡,若座位燈光足夠可以不用眼鏡,在家看書或上網可自行調配燈光不靠眼鏡扶持。


開眼界若能有萬能眼鏡戴上,肉眼昇華至法眼,慧眼和天眼,滾滾紅塵一定心無雜念。前特首董建華演講時,多年前使用的眼鏡不是全程戴著,用小繩掛在胸前,看講稿時才戴上眼鏡,漸進鏡片可把老花和近視合成一境,但不是人人能適應到,有人寧用兩副眼鏡,不同環境作調配,董建華初始用鏡面有刻綫的漸進鏡,可能不習慣改用單一眼鏡,所以要除來除去。生活開眼界有近視眼難破界。


街邊檔測試眼鏡是否適合買者戴,遠看高樓大廈,近看是檔主提供的報紙作定位測試,中文報紙字體內地最細,香港報紙字體多年一樣,與外國中文報紙相若,最近明報把字體畧擴大,買賣都有得著。


第二隻眼做完白內障手術後反應嚇了一跳,左右眼要磨合,手術翌日後把護眼的紗布棄掉,看報紙文字不清要用放大鏡,整個星期飲早茶都要用放大鏡看報紙,當時唔驚就假,雙眼融合不用「睇」醫生。


卓球天后吳安儀600度近視,戴上的眼鏡配對面觀十分可人,當然是名牌貨和設計師的傑作。


散貨塲太陽鏡12元一副,能否做到護眼效果看紫外線強度。


散貨塲老花鏡10元一副值得去買,如上文所提買兩副,各配對一隻眼,回家自行拆掉整合,毋須入眼鏡舖。


2000元醫療券落區到眼鏡舖,健康又無病隨身的長者一定光顧。

自我眼觀不用鏡

路邊鐡欄掛有「開眼界」藝術活動標語,就算眼睛沒毛病也無可能睇通睇透,近視眼太普及不是眼睛毛病未算眼疾,多是不良閱讀習慣或遺傳引發,如今有輕便手術(激光矯視)可消除近視眼,有人做了手術仍照戴眼鏡,眼鏡可作容貌飾物,香港電台邀請一位眼鏡設計師作嘉賓,講及香江眼鏡文化,由六十年代港人載眼鏡的花款開花到今天,他還帶了一箱自家收藏的古今眼鏡給兩位主持開眼界。

聽了近一小時節目,都是商塲推銷閒話,引用多位大明星在影片所戴過的眼鏡連鎖效應,眼鏡以外觀為主,美顏的配套,其實際功能少談及,初始時的眼鏡片是玻璃其後變成膠片,大致分兩類是近視和老花,漸進式眼鏡是近視眼青春期淡沒進至老花,一減一升,一塊鏡片上半是近視用,下半是老花用,鏡片表面刻有一條明顯的分界線,看來十分刺眼,有人索性配兩副眼鏡,近看用近視鏡,遠看用老花,其後進化把刻綫隱形,前特首董建華演講時,眼鏡不是全程戴著,用小繩掛在胸前,看講稿時才戴上眼鏡,眼鏡能匹配到臉型有時十分悅目,卓球天后吳安儀是表表者,她有600度近視,未成名前也不怕別人笑她為老土四眼妹。

初始的眼鏡框全是膠框,其後有金屬框,在機電署上電氣安全課程時曾和導師有所討論,提議電工莫戴金屬鏡框眼鏡,處理總電制櫃急修而帶電工作,探頭入電制櫃內檢查,眼鏡可能受碰撞跌下,觸及不同極性電巴引發短路爆炸,導師認同有此可能但環顧全班同事,少有人戴上眼鏡,可能很多人嫌眼鏡麻煩改戴隠形眼鏡,眼鏡沒有水撥在風雨下走路,雨水濺在鏡片上阻碍視綫,從冷氣室走出戶外鏡片上會給抹上霞霧,科技進步有特別鏡片可避開冷熱溫差產生在玻璃鏡片上凝成的霧氣。自動調色的太陽鏡是懶人鏡,入到室內不脫下太陽鏡予人似在擺款子,男士無手袋脫下眼鏡放在何處。

用作飾物的眼鏡可隨時丟下不理會,作為彌補眼的缺憾眼鏡要貼身,我小學二年級已開始載近視眼鏡,由初始的200度上至500多度,眼鏡丟失如迷途羔羊,雖未致於要靠導盲犬帶路,初時用玻璃鏡片,落地開花又要配新的,新配的眼鏡要一星期才可取貨,這段期間生活如坐針氈,貧苦人家的孩人不會存有備用眼鏡,因眼鏡度數如小孩成長,日日添高後備鏡未能成為及時鏡。

報紙娛樂版說蕭芳芳白內障手術不完善,視力消失近半,年前聽覺的毛病到今未能醫好,生活如半聾半盲,生不離病,病不離苦,人生是苦難道塲,芳芳家底豐厚尚遭如此折磨,普通人如何去打硬仗。

用再生勇士讚揚能堅強面對頑疾,終能守得雲開見月明,不是人人身陷囹圄都能有這份天賜耐力。心中明燈能化解滿目瘡痍,肉眼昇華至法眼,慧眼和天眼,你眼望我眼,眼眨眨問誰。

我的兩隻眼都做過白內障手術尚好沒手尾跟,這幾年已沒載眼鏡,視力只得八成,雖然可配眼鏡執漏,新鏡片與眼睛從不咬弦,追得到未必好,得過且過就算,飲早茶時看報紙要用眼鏡,若座位燈光足夠可以不用眼鏡,在家看書或上網可自行調配燈光不用眼鏡扶持。

非禮勿視滾滾紅塵色即是空無可能,眼看手勿動要先入定守戒,眼珠兒看過劏生人和死人,當年在瑪麗醫院任職二級電氣監工,病理大樓醫科學生在上課看教授如何解剖人體,去骨打碎和把腸臟丟到垃圾桶運到堆田區,醫院高座十一樓是手術室,上一層有玻璃天窗,可下望手術室整個手術過程作教學,我只是在樓層單位內修理電氣時好奇看看。紅磡公眾殮房是升任助理電氣督察時要負責冷器維修的塲地,內裡所見劏人如屠畜。

在堅尼地城焚化爐目睹過豬牛羊刀下亡,童年生活當大時大節見到母親劏雞殺鴨,劏生魚用作煲西洋菜湯,生魚下刀前要把其大力掟到地上使其暈陀陀如吃了麻醉藥,下刀時無感覺不掙扎,母親另一拿手操作是劏蟑螂用作餵雞,廚房灶頭底住上無限量蟑螂,隨手可活足,母親把蟑螂去掉翅膀和撕去腳爪才給雞入口。花花世界好看的事物不少,提及的血腥眼睛業障一世隨身。

網主 07/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