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冰室啃著紅豆冰,看「飲冰室文集」遇見文學,是民國國學大師梁啟超作品,讀夜中學時其中有幾篇是範文,紅豆冰20元一杯,所光顧這間冰室新開業才半年,以前冰室沒有電視機,要看電視到涼茶舖免飲交兩亳子入座費,價錢和到戲院看工餘塲二手片一樣。


(上圖)
早茶時鄰座一位樂齡大叔,取出較剪和一堆飲管,即塲示作神奇的藝術才華,圖中的膠龍是用飲管所剪成,龍頭可上下叩動非因我在吃的點心(煎釀三寶)把其喚生,大叔把成品贈與在座食客,兩位女士說為孫兒多謝帶回家給他們。
(下圖)

電視機,冷氣機以前冰室欠缺,同名的美食紅豆冰冰粒不是刨碎,未能混體於紅豆共嚼,最終都是浪費棄掉。



一間已裝修好待開業的冰室,入內光顧無相心念才可追思懷舊。


書店大減價買一書送一書,這本「再會舊冰室」圖片和文字介紹30多間有數十年歷史的懷舊冰室,有些在近年已結業,書中有幾間冰室曾到過,昨者上世紀60年代曾跟隨父親做三行小工,所以圖片也有著意店子的裝飾,吸引我是書中這張電掣開關圖,那些年幾乎所有冰室都沒有冷氣,驅暑要靠吊扇,圖中的白色大掣是吊扇調速開關掣,上世紀90年代九龍醫院低座全都沒冷氣,也是要用吊扇取涼,住院病人要自家帶備風扇留醫。


「九龍冰室」不是位於九龍或香港,是在深圳華強路電子城旁新開的一間以港式為調子的冰室。直望店內可看到香港地街頭林立是檔舖地標。


這間位於深圳的台式茶餐廰,最奇特是在門外放置了一部直播廚房運作情況的電視,食客光顧前可看餐室會否有前無後,方可食得放心。


港式絲襪奶茶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西式早餐我是飲奶茶,麥當勞泡製的奶茶己由初時的英式轉為港式,不過仍是咖啡較可口,鴛鴦(咖啡溝奶茶)茶餐廰餐牌少見。


菠蘿油是小時到冰室的美食,今天中茶也有菠蘿包,由傳統的叉燒包蛻變為菠蘿叉燒包。


在溫哥華華人開設的茶餐廰飲三點三下午茶,沒有套餐,價錢(匯率1:6)厚多士21港元,咖啡24港元十分抵飲,上枱是一個大壼盛滿超過兩杯大咖,埋單要加付約5元消費稅和加一服務費。


香港大家樂三點三下午茶紅豆冰西多士套餐21元,冰室紅豆冰20元一杯,情懷難以用金錢量度。

>>點撃以下圖片連結相關文頁

飲冰室

茶餐廰店名落戶香港多年,早早取代殖民地年代根深柢固冰室名稱,近年「冰室」捲土重來,懷舊不是新生代所能體會和理解,有資深媒體攝影師出了書以文字和圖片,把其一路走來30年所光顧過或街知巷聞的老冰宝,告知當下耆英和其延續的子孫,哪些年我們出外吃小食必然是大牌檔,冰室和茶樓是較為高價和多花款選擇的美食。

「再會舊冰室」作者搜羅了經營30年仍在港九新界屹立的冰室或餐廳,書中提及的30多間冰室我只曾光顧過幾間,皆因冰室店舖曾是我居住的所在地或拍拖時內子在土瓜灣與家人共住的地方,砵蘭街那一間叫「美都餐室」,上次到過是八年前事了,剛碰上書店季節大減價可買一送一,打了一會兒書釘載夢買回家看。

書中其中一張圖片解盡冰室何解要用凍名是一張電掣裝置板,是店舖燈光開關和吊扇五段的調速掣,用我一路走來半世紀看冰室,小學讀完已到社會工作,做電氣散工和自顧小店老版,無固定的外勤工作地,旺角幾乎所有冰室都沒冷氣裝置,唐樓樓底高風流量大,在轉動的吊扇加力下,入內歎茶炎夏也不算太熱,來一杯冰飲更加透心涼。

民眾不是家家有雪櫃,冷氣是低下階層的海市唇樓,離開冰室心平氣和涼氣會沾到衣服上,回家或返回工作地仍是透心涼。那些年有的今日或不存在,物料輪迴轉世,痰罐和煙灰盅已消失。

其中一間有特別賣點的懷舊冰室書沒提及,是位於亞皆老街現今匯豐銀行總行隔鄰的「檀島冰室」,冰室在門外放有一座很大的磨咖啡機,把咖啡豆磨成咖啡粉零售,冰室內嚐著咖啡的客人,聞到兩類飄入不同的咖啡香味加倍提神,現今「檀島冰室」在灣仔有一間,是否後人經營則不知,門外沒有擺放磨咖啡機,溫哥華有一間「檀島冰室」,老板的父親是香港檀島廚工我常光顧飲港式奶茶,咖啡還是老外有品味。在冰室啃著紅豆冰遇見文學是閱讀梁啟超所寫的文學作品「飲冰室文集」。

入到懷舊冰室伙記會先給客人一杯茶,想要免費冰水欠奉,淨飲可樂加冰分開上是雙倍價,我們這群街童玩到一身大汗,在冰室門外是望冰去暑,今時不同昔日當下的大暑天,你步入連鎖快餐店要一杯冰水,到調味架取包沙糖淘冰水,歎著冷氣消磨整個下午分亳都不用花。很多新開的冰室都裝有電視,以前的冰室沒電視,麗的有線電視要收月費,無綫電視在1967年閧台餐室才裝上免費電視,高山阻隔初時也不是區區都能收看。

香港冰室和港式奶茶聞名全球只要有華人踏足的地方,很多餐飲店都貼上港式奶茶標誌,所見包括溫哥華,新加坡,澳門,台灣和深圳,新加坡的平民餐廰給我深刻印象不是所有店子都裝有冷氣,靠吊扇和掛牆扇用作驅署,當地夏天溫度高過香港,香港是濕熱,再加上人燥和心火盛,冷氣機更要打到低低溫。

近來電台環保聲帶叫人享受飲品走飲筒,或自家帶備買定的鋼管飲管,西茶用膠飲筒是必然,中茶有用飲筒是在一些素食店,有提供奶茶和涷咖等,最近在茶樓看到隣座一位男茶客取出一堆膠飲筒,以為他在飲自家的手作但何解展示這麼多飲筒,他用較剪把不同顏色的飲筒即時剪出各樣花款和可變動的動物造型,十分高難度的藝術創作,並即時把成品贈給同枱茶客,兩位收到的大媽十分高興說會送給孫兒。

網主 1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