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是畜牲一些雀鳥都很親人尤其是鸚鵡,唯一能模仿人語甚得飼養者歡心,花花世界人畜同愛投入,咬脫繩圈可遠走高飛不被圈養。


小公園新裝置了雀籠掛鈎,沒有大樹疪蔭好天曬下雨淋,少有雀友把籠掛上避免雀受虐,圖片左邊掛了的雀籠是在簷蓬下︳遠處有鳥籠是掛在大樹下的橫枝。


溫哥華一間寵物店向街落地大櫥窗,內望見到鸚鵡替代牙籤幫主人啄走牙縫食物。


街頭草莖白鴿美食隨處見到,有時也有麻雀仔加入分享。


打開籠門主人多次叫喚鸚鵡都不踏出閨門,籠內看窗外不及家中好是典型宅鳥。


親雀樂是飼養寵物的ABC.


成報的英國白鴿大新聞。我曾在公園拍攝正在開餐的一群白鴿,管理員走前警告餵雀是犯法的,告知家無閒糧從沒有剩餘食物餵畜。


禽流感禍源不是來自白鴿,但有可能會同流合污。


蘋果日報記者訪問一愛心之家,她靠這隻鸚鵡加重母愛,鸚鵡模妨BB哭啼聲入耳三分。看者有點擔心,嬰兒眼珠碌碌會否被鸚鵡誤為飛蟲把其啄走。

觀鳥也看雀

那天要特別早起床因有約會要靠車船上路,手機閙鐘未響腦已醒神天只吐微光,開了收音機聽天氣,通宵女主播尚未換班,窗外飄進長長一聲悲鳥啼鳴急速擦過,是杜鵑的呼喊從來是孤鳥泣血沒有同群回應,收音機剛有女聲唱雀歌;「…麻雀仔…學吓歸來燕子話舊事…」,很趣怪一首二次創作粵曲,雀雀尚有提及鳳凰和燕子,夾有英文和土著家鄉話,唱者是徐小鳯和麥基粵曲打金枝。

飲茶時報紙的新聞也涉及雀事,旺角花墟雀鳥公園有店舖一個雀鳥糞便樣本,驗出帶有H5禽流感病毒。漁護署殺掉店內所有活生生的雀鳥防禽流感病毒散播,園內所有店子都要停業三星期和進行清潔消毒。

部份港人關愛心萌爆,養的寵物種類凡多,廣東人最愛養雀,親戚養雀數十年,有一段日子還可帶雀上茶樓,問其有何所得,他說家中常充滿歡樂是籠中鳥美妙的歌聲,牠是一隻畫眉鳥,我走近籠邊著意欣賞畫眉鳥的歌聲,親戚說在陌生人前牠怕醜,叫我到隣近的一個公園,畫眉有伴更樂意唱歌表現自我。

鳥不及真人唱,少青時已很愛聽潘秀瓊唱的一首國語歌;「我是一隻畫眉鳥」。賣唱伴舞如被關在生活的囚籠中,若籠子打開她一定會飛走,好食好住鳥鳥也甘於被包養,以前在廟街有乩卦檔口,枱上放有鳥籠,籠前擺放一列籤牌,檔主先為客人誦唸心偈,口唸符文打開雀籠門,籠內有數隻小鳥,不會趁機竄逃飛走了之,其中一隻會探頭外望看主人攪邊科,慣常都是在籤牌上遊走一會,隨意用口拈出其中一籤牌交給主人後自行入籠。,問卜客心大心細有時也忐忑不安吉凶難料。

出街携鳥不用籠只有鸚鵡但仍有繩牽在手,不是人類能說人語世間只得鸚鵡,最善解人意則是毛孩狗狗,搖尾晃首百份百回應到主人的指令,「花如解語嫌多事,石不能言更可人」,只要物主能投入遐想,心靈互動萬物皆有靈性。籠中鳥見過最大隻的是鳳凰,展翅高飛最大隻雀是大禿鷹,在美國和加拿大很常見,濕地公園是候鳥的渡假村,原生沼澤泥地年青時常到,成為公園人氣沸騰很久沒到過觀鳥。

漫步街頭有樹叢地方最常見到除了白鴿是麻雀,十分精靈怕被捉遠離人氣不易走近,最享受紅塵生活是白鴿,沒有郵差和科技年代,白鴿被教化為綠衣天使,為大江南北的異鄉客傳遞家書,如今功成身退,港人樂於布施常把食物拋到草莖讓其大快朶願,大熱天時更會走到淋草的花灑下沐浴解暑,飽肚後收腿全身躺在草坪上打瞌,對過路人有信心不怕被捉作紅燒乳鴨。

香港觀鳥會將於下月進行樹麻雀普查,招募各區義工目測麻雀的數量,參加者年齡由5歲到80歲,到80歲的我生活如何未知,5歲時已不是裙腳仔可隨街走,成人打野戰,我們一群街童去打麻雀,走到水塘山(旺角華人書院一帶山頭),用自製接上橡筋的木鴉叉夾住石粒射向麻雀,去年作的普查香港最多麻雀群區地是深水埗,高登到黃金是科技引雀來,街頭失落的雀,再不見到唐樓行人道的石屎天花結巢產卵的歸來燕。

網主: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