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年前初買智能手機不識用,買了書本參考仍是一頭霧水,立法會議員搶走女保安手機自鎖在男廁近十七分鐘,目的是取證手機內政府監視議員的資料,從書架取書翻看,可把雙方的手機Sim-Card互調,分兩次把全部檔案傳到雲端日後詳細鑑定再告上法庭。
(下圖)首部智能手機買於2007年,之前用了政府派發的手機近十年兼有津貼,手機面的按鍵已脫落放在機旁,鏡頭是2百萬像素可拍片,無自拍功能,


(上圖)幾年前的東方日報發佈海外除了用網絡可讀報之外,還可用手機程式app互動收看,同系的太陽報已結束,紙媒是否遲早會被手機吃掉呢?

(下圖)深圳麥當勞早早已用手機點餐,香港麥記起步稍遲,在深圳麥記吃餐用人仔買單是萬中無一,香港麥記我用八達通,電話啦尚未到潮。

比卡超群組年度親和大會公園聚首,人人都變成低頭族,最前的一位正用著四部手機搶分。


比卡超群組這位樂齡銀髮叔,不甘輸在起跑線,也用上四部手機齊發搶分。


手機是跨世代無鴻溝的智能玩具,從bb 到姥姥都投入。


三星四月底已完全結束在中國的生產線和旗艦銷售店,三月在香港太古城商塲作大型路展推介新產品再食回頭草。


九龍巴士開始優化Wi-fi 功能,已在部份巴士車廂內裝置充電插頭(USB)。


智能手機到民家,把電腦打成明日黄花,固網電話十家有八家已取消,從前酒樓必備供客使用的固網電話成歷史佳話。親戚一家六口的電話故事,4個孩子常爭用電話,也把告示掛在電話旁,一定要家中齊人才可煲電話粥,因電話使用中再有別人來電也接不通,哪些年的舊事,如今其就讀小學的孫兒人人都有手機把玩,她自己有兩部。

(圖片是以前酒樓放在門外的電話供客使用已成歷史。)


年前星期日到灣仔上堂學網購,老師說同學仔可拍攝投影屏幕的資訊甚至其講解時的內容包括夫子自道的容貌,同學們都不客氣。到第二節課人人爭坐大堂前為了方便手機拍。


一部智能手機打破天涯隔膜,親情,友情和愛情都可在小框內連結。互動直播眼前Only You。


地鐡車廂擠如沙甸,打機族放長手在座位客的頭頂開波。


早茶時智能大叔向同枱客示範手機的超脫功能,把我在看的報紙作示範單位同步在手機顯示,告知他看實體報紙因不識上網助其氣勢,他更滔滔不絕介紹除了東方日報還有很多免費報,我多謝他高明指點,我說自己是牛皮燈籠。


外傭滙錢返家鄉可用手機,哪些年我寄家用到加拿大,先到銀行買一張本票(銀行尚未有代普通客電滙到美加等國,也沒有速遞公司),再到郵局寄掛號信也沒所謂特快服務要一星期才收到,幸好從沒試過寄失。


單親媽媽用衣架打子成罪待判刑,內文第二行「只顧打機唔沖涼」,細佬被打時哥在用手機拍攝,不是用作控告母親罪證,他帶回學校與同學分享被老師看到報警拉媽,手機如刀兩面刃。

機不可失

手機是牽情物;親情,友情和愛情都在小框內發揮到淋漓盡致,也是部份人的開心果,手機可以去片,看電子書,生活納悶可作網遊找另一半作靈慾寄託,電競是創科打機比賽成為好手可參加亞運體育比賽,手機也可作導航器,飄到天涯海角也不會迷路,運動時作健康監察,回到家可用手機開門,開燈,出外開餐手機食先拍片和朋友互動放空請對方品嚐。

手機初始都是電話類別,不用綫可連接訊號,金榜題名冠以智能手機,能貫徹始終發揮到其本能一定是智者。早時在公園有比卡超群組年度親和大會,有人手拿著4部手機在打遊戲,當中不乏樂齡銀髮族。

立法會議員搶女保安行政主任手機事件,引發手機的連鎖小故事,港台風騷節目,閒談政府內部通訊配套的變化,女主持突吐出4個號碼,說是手機未普及前她所用的傳呼機號碼,要找她先用有綫電話打到服務台,告知對方你要講甚麼,職員會打成字句傳至,她說寧願被賊人搶去手袋也不願失去手機。男主持說他在1989年才開始用手機,最初他所見的手機如一個公文包的體績,其老板用的手機如四方膠水樽大小叫大哥大2萬多元一部,超過我當時正在堅尼地城焚化爐工作整個月的薪金。

我使用電話的歷史較一般人長,童時尚在學步的階段家中已有電話,爸爸辭掉正職在家炒散接造小工程,一家十多人租住唐樓二樓一房和兩個床位兼無廁所,電話是不准裝在房內,得到包租婆的同意裝在她作睡室的廰子,仍要使黑錢500元才可買通,家姐在製衣廠車衫月薪不足百元,整條街樓上住宅裝有電話我家是受街坊羡慕的先行者,今天仍記得電話號碼是53102。電話響時我指住它要媽媽給我玩這件雲端怪器,眼前無人為何對其講話。智能電話鈴聲千變萬化,七上八落可設定不同人打來電話的鈴聲或串流自己喜愛的歌曲,也有用貓咪,狗吠或雞啼。

拍拖時女友的弟弟到加拿大升讀大學,當時尚未有長途電話,聯絡要靠書信寄航空也要十天才送到,平郵近40天,若有急事要打電報,當時九龍唯一能發電報是位於尖沙嘴的大東電報局,字字千金每個字計收費,三言兩語寫在紙上再給職員用電報代碼傳到加拿大,當地電訊公司譯回語文即時送交收件人只需一天時間,香港大東電報局負責派遞上門的電報解碼信職員,是用單車代步家書天使。

我首部手機是來自政府,先前是用傳呼機,要電氣督察級才有手機可用,為改善服務逐漸下放到工塲至一級電氣監工,其中一位監工偷錄與下屬工作上的爭拗交給我聽也匪夷所思,只勸喻莫再為之,一次有下屬到我辧公室向我投訴工作分配不公平,他帶了一個大公文袋同行,對談近半小時公文袋發出聲響,是卡式錄音帶停機的聲音,技工面色驚惶,我即時致電伊莉沙伯醫院老細辦公室請示,老細首句話問我曾講過甚麼話,我說只是聆聽者,他說技工心理有問題叫我小心處理,枱上放著的錄音機是證物,我沒扣留也沒重聽叫員工自重放其一馬。如今用手機偷拍偷錄如家常便飯,拍了放上網公審,手機成刀刃。24小時三班輪更組別只用一部手機,交更時連埋手機,我們用的手機放工可帶回家作公器私用,雖然領取手機前都要填確認書手機不可作私人通話,我是負責審核下屬電話費月結單,只要不超出上限二百分鐘打公打私的電話都不了了之。

政府電話於我曾有額外收獲,任職的部別是行盈運基金制又在醫院內服務,公務員的職守是全天候服務市民緊急時可被隨時召集,不能用下了班作護身符,但如何能聯絡到你,我收到的電話津貼近300元,簡單說全日都賣身,(調職到電力法例部所見,有同事放工時都把公家電話丟到枱上)。其後電子部投訴,分拆一半給其共享,試過用公家手機偷雞被捉是投注六合彩,電話號碼只得4個字帳單上一目了然,雖沒超出月費上限時間我仍要付費,還要附加盈運基金額外服務費,打999或當時有綫電話公司提供客戶服務,致電108代客找尋商業機構電話號碼是否也公器私用。

智能手機已把家用電腦打入冷宮,內地街頭乞討者貼出二維碼,好心施捨用手機佈施,Mobil-app可用作購物和以手機替代現金,信用卡和八達通,新生代交流不用語音電話全用whats-app, 因一定可傳到對方且不限塲境,在開會或被老板召見時手機都會先調到靜音。手機可助學習曾到工會辦的工餘網購班上課,老師說同學仔可拍攝投影屏幕的資訊甚至其講解時的內容包括夫子自道的容貌,同學們都不客氣。

手機流星雨曾在馬路上看過,農曆新年前有舞師圑隊深夜巡遊向市民拜早年,我倚窗下望見到這無頂蓬的貨車,舞師隊多人在座,除了在敲鑼打鼓者外全都在滑手機,昏暗街燈下車緩慢行進,如一片星雲移動,去至大路飊車遠看如流星雨,看過文學女作家於梨家寫的書「雪地上的星星」活現在眼前。

網主:01/0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