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離世翌日早茶時買的兩份報紙,(上圖)東方日報首頁是港聞,竟沒一字提及金庸離世,(下圖)內頁版只輕輕用小段文字和一張圖片報導死訊。
今天的東方日報竟沒一字報導金庸昨天的喪禮,飲早茶隔鄰一位茶客也在看東方日報,叫其查看我是否走溜眼,或報紙檔漏放該頁,他說東方日報是回應金庸家人低調處理所以一字不提。到圖書館看全港報紙包括兩份免費報,獨有東方日報不談金庸昨天的喪事。

圖片是去年參觀位於沙田博物館內金庸館門外所拍,初看是其創辦明報時創作的武俠小說後期作品「神鵰俠侶」,明報晚報有其重寫的武俠小說,如今回憶是近乎半世紀的往事。武俠小說啟航我的悅讀樂趣包括書和報紙。

 

東方日報是全港銷量最高的報紙,對金庸的離世只小許報導也沒跟進,副刋專頁版(龍門陣)每天有十二位作家談及時事,經濟,政治和國際視野,內有傳媒人,由金庸離世到今天都沒有人撰文談過。(圖)今天龍門陣版頁。

曾跟隨金庸在明報工作一位編輯林行止,與金庸意見不合離開明報創辦了信報,不念舊惡專業報導金庸偉大成就。

明報在A1版刋載報紙出世日的圖片。

因交通阻塞圖書館這天沒香港商報,在便利店買到花錢也值得,香港商報是最貼心報導金庸事,難能可貴是圖中兩篇一頭一尾(射鵰英雄傳)文章。

愛看金庸小說遺傳到我家下一代,圖片是孩子房內書架放有的金庸小說。

深圳圖書館擺放了金庸所有作品的新書在入門口處,旁邊貼有一個高位留言紙貼板,寫出內地讀者對金庸的心聲。

深圳書城-中心城金庸作品不缺貨。

早前在深圳北站坐國內高鐵上廣州,踏足當地圖書館,在金庸武俠小說櫃前打了一個白鴿轉。

年前台灣淺度遊在書店內打了一會兒書釘,也站一站在金庸武俠小說前加添旅行的美好回憶。

年前新加坡淺度遊到過當地中央圖書館,很多武俠小說放在架上,金庸作品全部被借出,餘下最多是倪匡和梁羽生作品,港人口味他鄉遇。 (中圖-倪匡),(右圖-梁羽生)

香港書店也適時推介金庸作品,初心是文學書可看而不買。

溫哥華中央圖書館年度不入倉的下架書,金庸作品也受牽連。(1加元對兌6港元)

>>點擊以下圖片連結相關文頁。

金庸帶動悅讀

優才計劃全球各地都著意推動,引入專才打造超強實力為民福祉,雲端另一個世界也如是,塵世有成就的人,一路好走往生必有好報,天堂是暫居所,輪迴再為肉身打造新天地。

今年中港台有多位專才走了,走也終須走避無可避,這些才/財人都能安享晚年,離臨時都有醫護和家人在身旁呵護安然辭世,若以人生七十古來稀作福報臨界線,他們都跨過這玄關。與其無面緣或交往的一般小市民,也留下不可磨滅的回憶,以言行或文字追思,早前台灣作家李敖和香港作家林燕妮離世筆者都在網頁有圖文悼念,最早是2009年武俠小說家梁羽生的離世,最近是明報創辦人金庸走時已94歲。

初看明報是神鵰俠侶後期在報紙的連載,一路追看金庸最後的武俠作品是鹿鼎記,也有他執筆的社論和自由談版頁海闊天空舞文弄墨的文章,其後也買了所有書看到淋漓盡致,明報月刋和明報晚報都是其創刋讀者,有一段時間同日買兩份明報,一份在香港另一份在溫哥華,內子婚後也跟隨我每天看報紙。

大兒是金庸迷,其書架放有大量金庸武俠小說包括新舊版本,他小六已定居溫哥華,內子說他愛看中文書,從沒向他提及武俠小說這類書,可能是遺傳,初始他叫我在香港買書帶到溫哥華,其後在網上搜購,是第二代金庸迷。雖然今天兩地都沒天天買明報,以香港報紙作算明報仍是看得最長久的報紙,包括有十多年來每天都買十多份報紙看,部份是用作參巧賭外圍狗。簡接與明報結緣是明報編輯劉進圖被斬,參與上街遊行促警緝兇,所寫自資出版首本書也是明報代發行,更貼近金庸是參觀初始揭幕在沙田的金庸紀念館。

與我這輩同齡相若生於貧窮之家一般多是街童,在路邊的書檔租看連環圖,文字是配角,當時梁羽生和金庸的作品尚未成器,武俠連環圖主角是洪熙官和方世玉,麗的呼聲有主持一人扮演所有角色演繹這類武俠小說。

小學三年級已閱讀文字版五花八門的小說,近硃者赤是至理名言,班中一個同學仔其父在旺角通菜街開了一間半邊舖出租書店叫榮記,同學仔架了一副深度眼鏡是過度看課外書所致,也帶動其身旁好友包括筆者的悅讀樂,小說情節上心時會在上課時偷看,更打造我日後愛看書是班中另一同學仔有兼職,閒時他幫一位長者在露天地攤檔買賣舊書,攤檔位於旺角通菜街德仁書院校門外,檔子對面有買賣舊書的小舖叫精神書店今仍在只是不在原址,承接人改為新精神書店,所讀的小學,住所和舊書檔很接近,有時會到地攤檔打書釘,好看的舊書不用買同學做天文台我靜雞雞取去,看完在學校交回。

小學停停讀讀到十五歲才畢業,八年後才延續中學是日工夜讀,有錢可放肆買書,家中堆積了一大堆書和看過十多份報紙的剪報,都是我心儀作家的文章,中三時一個星期六晚在班房開了一個書展,把家中幾百本存書陳列,都是文學書類和雜誌,也歡迎同學把書取走,武俠小說只得梁羽生和金庸作品幾全部漂走分享悅讀,這年開始除了日工夜讀還開始拍施,看書報都大減。

金庸去世十多天仍有熱議話題在社區活動和傳媒流轉,也著意收聽電台相關節目,雖然倪匡是著名學者,但對金庸口是心非,讚其文學批其政治取態,賣掉明報不與他一樣移民外國,竟回到內地置業養生,89高齡仍在北京大學修讀博士學位,金庸身上已有數個博士學位。全球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作品,曾在明報任編輯的大律師吳靄儀,前天舉辦了一個聲討金庸大會,指金庸在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的作為是靠左,與其辧報宗旨不符,明報是當年其中一份中立報,當時尚有成報和真報等不靠左右,其它都是親共或親台,吳靄儀當然肯定金庸武俠小說的成就,抽樣取出不同書中角色解讀金庸背後的政治所思所想和取態,是另類金學的負評。

媒體有談金庸家庭生活,最大打擊是長子在外國留學時自殺,單戀長城三公主其中一花夏夢食了白果,金庸離開新晚報創立明報,傳媒少提及曾跟隨金庸在明報工作一位編輯林行止,與金庸意見不合離開明報創辦了信報,另一位多年在明報的編輯丁望也轉到信報寫專欄。

金庸離世香港報界一段奇事,翌日早茶時買的兩份報紙,星島日報首頁是全版廣告,但有小標題登出金庸死訊並列明有四大版報導此新聞,東方首頁是港聞,竟沒一字提及金庸離世,內頁版只輕輕用小段文字和一張圖片報導死訊,特意到圖書館翻閱全港報紙看金庸走後的漣漪,經濟日報首頁也是全版廣告沒提及金庸之死,但內頁有圖片和專文大談金庸事跡,圖書館沒有香港商報,職員說香港商報在內地編印,接到通知尚未過關不知報紙何時送到,路過便利店見有售買來看,香港商報最精采,登戴金庸首部在商報寫的報紙版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首篇(1957年)和最後一篇(1959年)。

東方日報是全港銷量最高的報紙,對金庸的離世只是作行貨式報導也沒跟進,其副刋專頁版(龍門陣)每天有十二位作家談及時事,經濟,政治和國際視野,內有作者是傳媒人,接連十多天也沒有人談及金庸,兩星期後金庸舉殯,翌日所有香港報紙只有東方日報沒一字提及,也到圖書館求證,飲早茶隔鄰一位茶客也在看東方日報,叫其查看我是否走溜眼,或報紙檔漏放該頁,他說東方日報是回應金庸家人低調處理所以一字不提。

金庸人走留下商機,香港書店都把其武俠小說大鳴大放擺在陳列枱上,習近平也發出悼詞向其家人問候,十一月是深圳讀書月,金庸在2004年和2005年曾到深圳出席讀書月任主禮嘉賓,並與參加者對談文學,內地有網上書店發出通告,多省金庸武俠小說存貨也售罄,也到過深圳中央圖書館和書城看看是否有金庸武俠小說或相關紀念活動,書城有大量新書陳列,圖書館把所購新書放在門口位,讓讀者可即時閱讀,旁邊放有留言板和貼紙:「書寫念金庸,講出心底話,江湖他不再,小說世流芳。」這幾句是我內心的感激話。

網主: 13/1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