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
昨天早餐看的報紙,東方A1版大標題附圖文,責難特區近期推行的四大施維是「四大皆「兇」。
(下圖)
有信封的圖片是首日(星期一)在民政署的派錢申請表,一大堆無謂嘢又缺貨,市民怨聲載道,昨天(星期三)再派的申請表最大改善是可到相關部門遞交,無須到郵局大信封要排隊磅重。今天處任特首張建宗出來補鑊,郵費不足政府代支,也無須住址作證明,不用網絡交表因程式系統要花18個月時間設計才可使用,是否要等5G來。

(上圖)
旺角街頭彌敦道,女士自力更生多勞少得也心安理得,渾身解數出盡法寶,前力雙手推車仔,身繫尼龍繩拖發泡膠箱,沒理會燈號無車就過得馬路,馬路如虎口,為生計無所籌謀。
(下圖)
不同地區推車仔各式各樣,一架加碼車仔佔了半條馬路,搵得一毫得一毫!

妙想天開大想頭,用磚頭扑出磚頭,十元一注六合彩,中了頭奬可買樓(磚頭),要扑幾多空罐才可得到10元?

兩位耆英都在打瞌,鏡子兩面睇,一在街外吃著西北風,一在室內吃完餐。

鋁空罐是垃圾桶內的金元寶。

紙皮在淋浴,賣多幾分錢。

天涯同是寶鋁空罐,溫哥華這位洋大伯也是在垃圾桶內尋寶。

台灣這位樂齡大叔在玩超級比卡超,單車載著六部手機上路。

伯爺尋寶地是垃圾礦,手拿的工具是鉗义。

上兩月在會展的樂齡科技展,入場多是六十歲年青人,引用局長所言長命百二歲,折半是中年。

 

暮年朝氣

老如松栢身處金銀滿屋,同在人生起跑線,臨到終點仍健步,不用持杖或要女傭摻扶,從心所欲出外走走,命長百歲要求安樂死也生甘命抵,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志光,大發神經口出誑言,人生七十古來稀是笑話,長命百二歲話來就來,六十歳才是中年更可玩命,無須政府資助,出來打扮工更可樂活。

月前剛離世最長壽的地球人是113歲,就算死人燈籠報大數也未如局長的發嗡瘋120歲,科技發達以錢養命並非不可能,去年較喜愛看的電視節目,是無綫的「長命百二歳」紀錄片,團隊走遍世界實地拍攝和採訪銀髮一族的晚年幸福生活,有廣告商讚助每一片都是開心真人秀,其中有介紹一個收藏活人的大雪房,內有幾位只有頭顱沒下肢的真人,包括一位中年內地女作家患了絕症,未氣斷前到當地打包入雪房等藥到回身,再把頭顱移植到其它死者身上,一般人以為是全身入雪房,負責營運的科學家說目前不可能做到,人生年歲如何訂位,壽與天齊不單是歌仔所唱。

信不信由你生命是輪迴,前世今生來世都是局中有局,天堂有路地獄無門誰人會硬闖見閻王,死了未必一了百了,眼前最緊要活得開心,一批在接受綜援的六十歳貧困市民,給局長套上青春光環,把申請年齡提升到65歳,寓工作於娛樂,政府帶頭去年把公務員的退休年齡,由60歲提升至65,紀律部隊由55改為60歲,也想知道政府本年在招聘人手時,有幾多60歳非曾任過公職者受聘,也可包括政府的外判商。

身有頑症或找不到體能所勝任的工作,向政府求助也未算是大食懶,在最低工資規條下僱主必要支付全薪,老板必定聘用一位年輕一點點的工人,立法會議員幾全數反對政府提升綜援的年齡,局長指議員出爾反爾,條文早已被他們認同,是年度政府新財政預算一籃子的收支都通過,暗度陳倉是36計局長也識用,局長堅持不收回,但加入就業支援補助金,議員也識計數指政府無良,政府不能丟盡面,可改弦易轍月月出正糧,請其在政府部門內任關愛職位,為低下層公務員斟茶遞水。

我也是登陸中年人,要做工也不難,看更(物業保安)和清潔工職位天天都在招聘,看更本來較悠閒不用大體力勞動,但要做通宵班,當宵班最自在,在兩間焚化爐和瑪麗醫院都做過輪班當值工,無突發電機故障可以搭臨時安樂窩一睡到天明,見有同事把制服脫掉穿上睡衣褲,如今在私人機構任看更要先到認可教室上堂,考試及格經由警務處發牌認可有年期限制,在職時大覺瞓是違法被除牌,若有大件事可判坐監。

雖沒工做清茶淡飯也可度餘生,日常生活所見,三類登陸中年人或白髮蒼蒼的耆英,女的多在圖書館看報紙,男的在公園下棋或打啤牌,也有人仍要為生活籌謀,執紙皮或汽水罐,自由身搵得幾多得幾多,好過去打工被使到盡,還要看老板面色,眼慢手慢有心也無力,自食其力好過向政府乞討。

早前到會展參觀「樂齡科技博覽」,年紀大機器壞,十有九老不選擇住安老院,不論是私營或政府資助,體會在家安老若有新科技同行,可減輕家人壓力,只是儀器和用具都十分昂貴,老而彌堅也未必是天方夜譚。

網主: 24/0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