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光影流聲」,1976年香港廣播電台才正名為「香港電台-RTHK」,這年特別加料,把FM/超短波由單聲道廣播改為身歷聲,當年在大會堂試播也有到場參觀,真是聽見陽光,其後買了一套日本音響連獨立身歷聲調諧器,睡前亮著收音機伴眠。

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長駐有李小龍和金庸館,香港電台主辦的「香港公共廣播九十年」展期三個月,臨近落幕才到場參觀,忘記是偶然,光影回憶香港廣播90年歷史值得體驗。

這條喇叭廊,各叭各有自己唱,聲浪調配到位不會干擾到隔鄰,所言所唱是由上方所掛的相片或視頻作導向。

李我和太太蕭湘,當年都聽過其廣播,也買齊他其所寫的幾集回憶錄,眼前喇叭道出其心曲,祝你們生活愉快健康。

菲林是假,模衣是真獨欠女兒香。

麗的呼聲是包租婆的私伙要交月費有訊號線入屋,裝在大廰是她朝行晚拆睡床的所在地,一群十多位近齡的同居小孩,臨睡前都齊集坐在廰子的地上聽鬼古。

初始看電視(麗的映聲)要到涼茶鋪,愛看是電影童星馮寶寶,也可到公園只是日光日白畫面看不到,要到黃昏才可以。圖中女主播是梁舜燕小姐。

展出的老古董收音機,小時家中在高位也放有約一半體積大小的收音機,以為內有真人是神仙公仔箱。波段十分齊章(包括MW, SWI, SWII SWIII FM),頭尾兩個頻道是香港所用,我把隨身所帶的收音機亮相一同拍卡,問世年份相隔有數十年。大機是膽機,若在天冷開了掣要數分鐘才能發聲。

收據和解文說明香港由1950-1967年聽收音機要交牌費,收費地點是郵政局,曾代母親交過牌費。

展場這間廰房是電視劇「獅子山下」的場景,與我小時的住屋所用家具有很多一模一樣,紗網木櫃其功用你也想不到,當年無雪櫃吃剩的隔夜餸是把其放進紗網櫃內,防老鼠和蟑螂。尚有駱駝牌暖水壼,大衣櫃也雷同,整條街的唐樓都是燒柴煮飯餸,電飯煲太高級了。

樂齡女士載著金戒指手指指,這是第一屆香港小姐,當年同是黃花閨女,如今都是白頭人。

播音皇帝鍾偉明,當年是收音機聽眾的空中偶像。

香港電台的出世紙,港台是私生子,殖民地年代1928年從一間私人電台收購才成公家物種。

商業電台仍在午間播出的十八樓C座已超過半世紀,另一個聲音到今仍播出較十八樓C座更長久是八珍醬油廣告「…八珍甜醋份外香。」,這只是我的回憶現場沒播出。

>>點擊以下圖片連結相關文頁:

 

光影流聲

歳月留聲,時光流逝,生活如歌,悲喜交集,音符起落,聽見陽光……。

到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參觀由香港電台主辦的「香港公共廣播九十年」展覽,喚來初始的童真至當下的無知執著,入到場內我不是我,耳聽目睹是回憶的菁華光影,多年來生活最近身的娛樂是聽收音機,職場生涯沒有收音機的聲浪只是年半的日子,是在機電署法例部工作的大樓辦公室。

去年初港台已有宣傳聲帶大鳴大放,香港電台是本地廣播的龍頭,展覽在去年十一月開始為期三個月,年前在網頁也曾寫文章附和,耳聞不如目睹,今回是親身經歷又是免費入場更是錦上添花,真相港台是私生子,殖民地年代1928年是從一間私人電台收購才成公家物種。

網上有群組發起十年挑戰,把十年前的光影(相片)上載,告知大家哪些年哪些事,實體相片張張都是歡樂的回憶,十年前的手機尚未至高質影音拍攝,下一個十年把影音或硬照上載,人人都是導演和演員。十年前我也曾上載有關香港電台的文章,是資方和員工的矛盾和誤會,員工發起在戶外遊行,如今是家和萬事興。

在博物館內作展出,一環一節都是歷史留痕,有文物配套更相得益彰,場內打造一個時光廊,鎖定的年份由1928年去到2017,有影音,圖片和文字解讀,也一併介紹其它私營廣播機構和電視台,走的終於走了例如佳藝電視,麗的呼聲,麗的映聲和數碼廣播,雖有另類新產品營運商加入,時光的感染新難把舊的情懷湮沒,初始看電視(麗的映聲)要到涼茶鋪,愛看是電影童星馮寶寶。

一件展品近乎出土文物,也用相片放在場刋的首頁是上世紀三十年代,一個用在播音室的超大咪,另一件大展品是一部近乎電視機大的收音機,當年能買得起而有情趣聽收音機一定是達官貴人。尚有其它廣播古董器材,大轆帶錄影機,轉盤撥號電話和初始的原子粒收音機等。「獅子山下」影片內一小家庭的生活用品擺放陳列,很多物品一如我小時的住所似是孖生兄弟,其中一個紗網木櫃,講出其功用你也想不到,當年無雪櫃吃剩的隔夜餸是把其放進紗網櫃內,防老鼠和蟑螂,不過貧苦人家飯菜都很到位不多煮,人人都是吃住家飯大冑王。除了大時大節少有隔夜餸。

除了時間廊如連鎖鍵把重點圖文列出,一條長長的喇叭廊,一個個白色的小喇叭,上方放有影片或硬照,播出內容包括年近百歳播音天王李我,離世播音皇帝鍾偉明,在職最久DJ英文台蘇利民等,音量調得適度,鄰舍互不干擾。

其中一張相片很想知道其內容因小時曾使用過,哪些年聽香港電台要交年費,小學生時我是母親的文書,包括寫家書回鄉,我曾幫母親交過錢,初時是5元,後加價到10元,但現場相片是1953年,要交聽港台牌費是20元,交費地點是所住砵蘭街的小横街長沙街郵政局,街的頭尾位於上海街和彌敦道對面是中僑國貨,是當年最大間有數層高的國貨公司,如今己不存在。

如今聽電台可不用收音機,網上跨境聽也可以,場內有圖片介紹數十年來,無斷播的廣播節目是商業電台仍在午間播出的十八樓C座,已超過半世紀,另一個聲音到今仍播出較十八樓C座更長久是八珍醬油廣告「…八珍甜醋份外香。」,這只是我的回憶現場沒播出。

目前三個在大氣電波廣播的電台只有新城,商台和港台,愛聴港台因其較多元化,合共5個分台包括,英文台,普通話台和長者台,家中的收音機雖是陳年貨,也可收到十多個電台,其餘全是內地電台,唯一是不能接收到澳門電台,以前用膽機再在天台加裝天綫便可聽到,當年我們唯一能外遊心儀地是澳門,放工起行要在船上住一晚才到岸,船上有床舖供睡。場內也著意陳述電台的音質改良,由單聲道改為身歷聲,當年在大會堂試播也有場感受,啓播後抵不著其誘惑,買了一台擴音機用的是獨立調諧器接收身歷聲。

90年光影較在睡夢中更甜,離開時路過同在館內的金庸館,不見有數月前郵局開賣的金庸紀念郵票陳列,入門位所掛著金庸笑口常開的大畫像沒蒙塵,也在場內再遇見她,放在玻璃櫃內金庸初入行做打工仔,用林歡筆名所寫的娛樂雜誌,她是長城三公主之一陳思思,是我年輕時的明星偶像,深刻的影片是她主演由另一武俠小說名家梁羽生作品改篇「雲海玉弓緣」。

網主: 18/0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