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個檔鋪(押店)的霓虹燈有長久歷史,位於佐敦的上海街,行前數間地鋪的行人道,一個有相同歷史的郵筒與其一路同行,郵筒仍有殖民地皇冠標記,以前是紅色今轉綠。

香港美稱「東方之珠」能直透心弦是萬家燈火,霓虹燈散雲的亮光遠至雲端,香港回歸前乘夜班航機返港,家是位於東方之珠,山海璀璨亮麗,降落時艷色投懷送抱。機場搬到大嶼山後著色又動心的夜景不復來,年前乘搭夜機回港,沒有霓虹燈只有閃電光贈興。

這個霓紅燈招牌位於砵蘭街,是我從小住的唐樓對面,播音天王李我在回憶錄有提及此舞廳但名稱已改,日前舊地重遊著意是窺看這霓虹燈,招牌是經典的傳統造工,牌頂有簷蓬,防高空跌物或颱風捲動的沙石擊破玻璃管,有直鐵梯和踏腳架給維修技工站立。(綠框圖)電掣是給消防員在救火時架起雲梯前,把霓虹燈招牌斷電因霓紅燈招牌是高電壓裝置,此電掣必裝於樓宇入門口外邊的高位。(黃框圖)霓虹燈消防掣是我年代的產品,可見證這樓宇外牆曾裝過霓虹燈招牌,這款電掣的裝置是把其反轉180度裝上,不是電氣技工弄錯,是方便消防員用長捧把電掣推上關掉電源,若按照平常電掣裝置天地不倒轉,消防員的長棒無能為力把其關上,如今新的電掣裝置很簡單。

年前有學者出書,追思霓虹夜色,大勢所然我感受較一般人深也知無奈,走也終須走。若再有霓虹燈色遍街頭,莫問我身在哪兒。

(左圖)年前到台灣作背包客淺度遊,街頭也不覺有霓虹燈招牌,在這間有綠元素招牌的素食店吃晚餐。
(右圖)台灣街頭店鋪的招牌很簡樸,是第三代招牌模式用膠片組裝,用作透亮招牌是一般家用光管與香港一樣,當然是沒霓虹燈充滿艷色。

香港街頭為顧客打造招牌店鋪所用的界膠片機,地上似蓋上雪花是膠糠。(小圖是招牌用的亞加力/PVC膠片)。

曾在中環電車路這間唐樓上的光管招牌公司(利國)做過電氣散工,裝置位於北角這個香煙廣告招牌,在棚架上攀高落低無用安全帶,工人個個都是有翅肉身。

哪些年能捨得花錢裝霓虹燈招牌吸客是娛樂場所,酒樓,押店,蔴雀館,香煙和酒類廣告,這間金華戲院在旺角廣東道,街尾對面是油蔴地果欄和油蔴地戲院,專上演粵語片,座位是油尖旺區最多,晚間街燈昏暗鄰近店鋪燈光都是淡色,唯獨這亮麗的霓虹光是街民的心燈。

(左圖)香江大路夜幕街景,這條彌敦道是九龍區的光華所在地,同一場地照片相隔半世紀,高樓處處是進步都市所必然,霓紅燈近乎被淘汰,百老匯戲院已變成匯豐銀行總行大樓,那把傘子是梁蘇記遮是霓虹燈圖徽的表表者,這段路所有店鋪幾全裝有霓虹燈招牌,是香江的光煇大道,也是隆重大節巡遊必經之路。(右圖)是近日所拍,只得一個霓虹燈招牌。

這條西洋菜南街早前街頭歌壇被取締前一晚,曾在這段馬路看歌女演唱,舉頭望見這所商場的霓虹燈招牌又帶回實體回憶,十年前首本寫的書「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是擺放在商場內一所格子店寄賣,是自家找出路,不是名人不能單靠出版社,此夜再望到這個如舊的霓虹燈,心中亮著已是退色的霓紅。

落日霓虹燈

坐定定看電視是早前無綫電視新聞檔案,談及香港霓虹燈掌故,有文青不想東方之珠的香江夜色被淡化,而LED燈的招牌沒那麼璀璨可人,他到一間兩代都營運的霓虹燈製造商,花上五個月時間,學識手作用玻璃管扭出字型或小花,注入不同顏色氣體,接上電源發光十分亮麗。

很多港人都體驗過和投入東方之珠的夜景是舊機場(啟德),晚上降落前在大氣中徘徊,坐近窗位若能打開窗,可抓一把霓虹送給親朋,香港四面環山又近大海,樓宇和店鋪都是層層在山坡上築成結構如立體彩圖,海上有穿梭的大小船,亮著大少燈如織布機穿梭在汪洋中。

我較一般人多近貼霓紅燈是所住的地區是旺角,彌敦道是霓虹燈招牌的集中地,做電氣散工時也簡接和霓虹燈裝置有關,電視沒提及很多年前霓虹燈不准發閃,因會妨礙馬路上行走車輛司機的視野,多年後取消此例,把彩虹燈活化在看者心中,當時能點亮霓虹燈的都是大店鋪作廣告推銷,多是戲院,香煙商或大酒樓,橫街小鋪是蔴雀館。

一個霓虹燈招牌的燈光由三個不同工種的技術合成,打鐡廠把招牌掛到外牆已有店名和著上顏色,不用燈光只可在日光日白才看到店名,加入霓虹燈如女士上了艷粧,日夜都通明過夜更亮麗,當時我任職的霓虹燈製造商位於中環,是一間四層高用木結構的唐樓租用頂上兩層,一層是燒玻璃管的工場火光紅紅燃料是煤氣,工場無冷氣夏天熱不堪言,另一組工作人員是把燒成字型的玻璃管裝在招牌上,手拿著玻璃字管在竹棚攀高落低頗危險,我的工作是從大廈電表房裝置電綫至招牌地腳位的外牆,當年高空工作要把自己化作有翅肉身,沒用安全帶也不知安全帶為何物,棚架最底沒踏腳位,也沒有防跌物件欄,腳長蹺腳扛身在棚架最低位工作,雙層巴人經過幾可碰到鞋底,跌下一口螺絲也可扑穿頭,我這個新手電氣技工若不慎把螺絲批跌下,猶如穿心箭把路人作靶,由於大家都很小心和謹慎,少有工傷意外發生。

小時是旺角其中一個街童,整天大部份時間都與鄰居同齡的小孩在戶外遊遊蕩蕩,是當年窮家一族師奶所認同的湊仔經,成為好孩先決條件是放學後回家即時做好功課,到吃晚飯時間才回家,吃飽飯又再出街,旺角街頭日夜風韻不同,我見證了街道上不同燈光的轉變。

初始店鋪招牌掛在戶內是用木板合成,戶外是用鋅鐡皮,晚上要給客人看到是加裝射燈仍是死板板,霓虹燈的出現,整個街頭都是朝氣蓬勃的亮光,五光十色燦爛奪目,老遠的地方也能很精悉的看到,曾參與裝置過最大的霓虹燈招牌是位於北角一座十多樓層高,側邊沒窗整座高位的外牆,是美國香煙總督牌廣告。後來進化(活化價平)用亞加力(PVC)膠片合成一個箱狀,內裡裝置多枝光管分佈每一個角落,用不同顏色的膠片組合透亮全身也可把燈光眨動。相比裝置一個霓虹燈招牌平價很多,颱風吹襲時被風捲起附近樓宇外牆的沙粒,會把玻璃管擊破。霓虹燈被淘汰是時代所然,LED燈的出現是霓虹燈變種第二代,若非近看難分出是霓虹燈或LED燈,LED燈裝置容易也能散發不同3D色彩,DIY也可以自家造,霓虹燈要用高壓電才能透亮自家造有觸電危險,LED燈環保又價平,雖比霓虹燈氣勢略遜也物有所值。

電視台訪問那位年青人去學做霓虹燈,為當年夜香港的燈光文化尋根,我對霓虹燈也有特別親切感,但已脫離了尋夢園的思懷,走也終須去,年前在書店有一本講香港霓虹燈的書,雖有共鳴但心不著色,去年旺角西洋菜南街路邊歌壇被禁的前一夜,特意到場聽金曲,站在馬路上聽歌女演唱,舉頭看到一個商場店名亮著的霓虹燈招牌,回想到十年前首本寫的書「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是擺放在商場內一所格子店寄賣,是自家找出路不能單靠出版社,此夜再望到這個花艷的霓虹燈,心中亮著是退色霓紅。

網主: 24/02/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