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架找出來打書釘,是法國作家所寫的簡體字譯本在書展買,講法國人吸煙和煙業的歷史,特區政府打算把電子煙或加熱煙禁售不禁吸,早前立例要銷售傳統煙的煙包上插入噁心圖片作反吸煙教才,近年街頭所見吸煙者較前普及,政府說年度香煙銷量下跌,信不信由你啊!

從沒吸過煙也不反對和歧視煙民,圖片是去年蘭桂坊萬聖節打卡,男女在體驗有煙無我遠離塵世煩惱,上星期聽到商業電台午間一小時節目「一點叮一叮」,是女主持何飛鳯小姐的散文式播歌節目,加插一些聽眾錄音來言,快閃講出自己的工作環境和不同減壓的方法,吃杯雪榚或聽歌都可,有女士說她以拔腳毛作減壓,若有人說吸煙或飲酒作減壓,播出後會否被投訴,世事無絕對,吸煙可能另有情趣。

這位前教育局局長被記者拍到吸煙,在位時曾自豪說每月看書30多本,書香和煙香都纏身,高端名人學者都吸煙,小民吸煙是眼淺乎。

這位知名港青之前也給媒體在街吸傳統煙,如今改吸電子煙是STEM,我係我吸煙未算錯。

耳掛不是藍芽香煙,哪些年的茶樓,常見樓面服務員把煙夾在耳邊,是茶客的打賞,吸煙文化朋友見面不是握握手,是掏出煙來互敬,更有禮得體是用火柴或火機為對方燃點。

特區政府無聊的煙包上勸戒煙警示,最實際是食落肚的蛋糕。

婆婆還我本色,去煩悶為先健康為次。同是天涯共一煙,右圖是溫哥華東邊街。

香港街頭打造的藝術品菸頭收納樽。

溫哥華東邊街是加拿大最窮貧民窟,兩位少女在求打賞也在吮煙。

 

與電子有關也可上大台,去年首見深水埗黃金商場除了電子商品還有它。

煙頭收納箱各自精彩。香港煙頭收納箱煙火從不斷。

與女鄰居飲完早茶,勸其吸煙減壓,在酒樓連商場的天橋位,剛才給我們開茶的服務員,她正吮煙和滑手機,堂而皇之是員工午飯時間,我提高音量對女鄰居說︰「飯後一枝煙,快活過神仙,睡前飲一杯,好夢能體會……。」這是實體教材她終能解悟打開心結。

電子菸和加熱煙較傳統煙不影響到別人,可以「自吸自吹」為何要取締,有因必有果,香煙被譽為隱形毒素,為何仍有人去品味,是否有獨門秘笈百毒不侵,

不是後門吸煙,孩子在前要避一避。

煙酒共陪美食,莫問眼前事,都是過眼雲煙。

過眼雲煙不著痕

敦親睦鄰只能量力而為,家家都有一本自己要唸的經,耶穌和如來非一般凡人所能通達,心有桎梏或煩惱未能釋出是健康禍源,吃得睡得是能披荊斬棘的基本功,豁然開朗的心境上刀山下油鍋也是小兒科,曾教唆一位樂齡女鄰居,去幹一些受社會非議的行為是吸煙。

女士是寡居有自家樓收租,獨子已成家立室有香燈繼後單一孫兒在大學就讀,與媳婦不和難以叫兒子作和事佬,二揀其一當是愛妻棄母,我不是師奶群組,與其交談不是閒常敲門八掛,只是多次幫其修理家中一些損壞物,包括水電和門窗,泥水和爛木椅都是小手作,她不是潮流嬸嬸,手機是大字碼只能一線通,電視機仍是十多年前買的模擬電視,畫面跳動曾幫其拆機背調較,問其為何不換電視機,回答是看得就算,婉拒她給我的茶錢作人工費,唯一取回是買物料的費用全是有單據交收。

農曆新年前她敲門說要請我飲茶,多謝我年內幫其作義工修妥故障物,其實區議員的辦事處也有關愛義工我只是牽賓奪主,飲早茶日我先開位等其到來,買了兩份報紙先嚐,下了點心單把報紙交給她分享,她說不看報紙,本來無聲勝有聲各自取樂,我自家看是不尊重對方的存在,閒話家常慨嘆又一年,她吐出心經是近來常失眠,醫生開了安眠藥,只是肉身在眠心靈仍不安然,她不需要返工無經濟壓力抑鬱何來。她不是向我請教問路只是隨口吐槽家中不快事。

早前寫的文章「叮一叮減壓力」,文思來自商業電台午間一小時節目「一點叮一叮」是女主持何飛鳯的散文式播歌節目,會加插一些聽眾錄音來言,快閃講出自己的工作環境和不同減壓的方法,吃杯雪榚或聽歌都可,其中一段匪夷所思的減壓方法是有女士說她拔腳毛作減壓,主持何飛鳯小姐大大方方也說盡其在我只要做妥去壓力。不是天天去追聽這節目的粉絲,若有人說吸煙或飲酒作減壓,播出後會否被投訴。去年辭世香港女作家林燕妮,曾在文章寫她其中一個減壓方法是到百貨公司購物,試過買物花費十多萬元。

生活壓力是大山,上得山多有時會遇虎,提議女隣居簡單減壓方法可睡前看書,她說有看經書,她說會跟隨朋友到寺廟祈福誦經,告知可在傍晚時到社區會堂對開的空地,有大媽群組唱歌跳舞,她說有腳患和腰痛,用食毒藥毒老虎,與司奶們打衛生麻雀,她說上落很大輸不起,我說可吸煙或飲酒,她眼光發亮略有所悟,對我說要找桃花源。鄰枱有大叔在飲著啤酒吃燒賣,我問女士要否來一杯,她說是老行尊,花樣年華能把人口酒化為淡水,告知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埋單我仍是做觀音兵不用她找數,踏出酒樓門口她伸手問我取煙食,我說不吸煙,踏進商場的天橋位,欄杆底的基柱石位坐著一位穿上制服的熟悉面孔,是剛才酒樓給我們開茶的服務員,她正吮煙和滑手機,堂而皇之是員工午飯時間,我讚她能幹飯餐只得半小時竟能煙香飯香都得嚐,我提高音量說︰「飯後一枝煙,快活過神仙,睡前飲一杯,好夢能體會……。」

從天橋下望巴土站的垃圾桶旁,正有兩位女士一邊吮煙在交談,我指向她們初見女鄰居展露笑容,告之香港有位退休大法官胡國卿,2017年參選特首時,政綱交待曾吸煙40年,慶生已戒除煙癮有4年,未被DQ議員梁國雄也見他在街頭垃圾桶旁吸煙,對女士說你由今天吸煙去到一百歲,到時才戒尚未吸足40年,一定優質過這位退休大法官。講完後我算交了功課自行逛街。

有時在走廊上遇上這位女鄰居,男人不宜這麼八掛問其近況,笑面點頭便算或說去街呀!早前入屋為其修理損壞物,看見房內放有煙灰盅,竟然也有電子煙,雙喜臨門沒追談這些無聊事,也沒加多一點點關愛心問近來是否睡得好,先救自己才能渡人,我不吸煙不能作深層次的互動交流一切隨緣,誘其花錢缷鬱是祈福黨所為。

網主: 11/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