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區廁所早前被定性為全港最嗅和不衛生,更衰多二錢重,2018年鼠患參巧指數最高,去年曾多次踏足那一帶一路,可能是日光日白老鼠很聰名,不會自我獻身成眾矢之的過街老鼠。

有人住的地方必有老鼠,鼠輩是間接被圈養,十二生肖老鼠都能榜上有名,在這生肖年出世的人前世未知是否與鼠結緣,龍年出世的人最多,鼠年又如何?

兩隻老鼠在打遊擊,附近垃圾桶有飄來的廚香。

溫哥華的街道每星期只得一次有人清理,有老鼠出現也可理解,香港街道天天都有工人打掃,垃圾和老鼠竟也一併大鳴大放。

愛心之人用隔夜麵包餵飼野鴿,吃不完由老鼠執手尾。

日間能見到老鼠横行,皆因美食當前。

溫哥華街頭垃圾桶要一星期才清理,這隻老鼠食到肚滿腸肥。

老鼠在眼前貓咪也無可奈何,坑渠蓋是金剛保護罩也是老鼠方便門。

街頭散貨場近年有賣老鼠仔浸酒,小時也見到媽媽把在灶頭底捉到尚未開眼的雛鼠浸酒,不是用作閒常美酒佳餚,是能醫百病的神酒用來贈與街坊作治療。

以前街頭寵物店有售倉鼠,如今由狗狗獨大,可網構來自內地包送貨。

幾乎家家都有這類鼠,可有綫或無綫牽連不會有鼠患。

又見老鼠籠頻頻上路,結構與我小時所見無異,為何沒有STEM加設。

半夜三點鐘油麻地廟街,老鼠也吃之不盡,當然會揀好嘢食。

此盒飯未必是棄物,旁邊是馬會投注站,落注為先見怪不怪。

老鼠大都會

廣州捉鼠王十一年後重臨香江,唔係猛龍唔過江,邀其到臨再顯真工夫,是有鼠王芬稱號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她樂言接受這個稱銜,皆因得來是實牙實齡為社會公義行事,當年香港有嚴重鼠患,得內地高人指點,登門請這位廣州鼠王御駕親征。

鼠王到臨講出慧言,港人聽了頗感灰澀,「香港的老鼠很聰明……。」老鼠都能大鳴大放我們卻是坐以待疫症,全球首例大鼠戊型肝炎症是在香港爆發,共有六宗香港佔其五,專家說疫症多是發生在衛生環境差的地方,為免蔓延政府推行三個月全城清潔運動,並督促外判商加強滅鼠,食環署人員會巡查街頭食店的後巷會否有廚餘棄置,不作勸喻會即時檢控,加多擺放老鼠籠在水渠口,有議員批評政府滅鼠不力,門面工夫泿費公帑,十一年所花的滅鼠費十六億。

鼠王說各地老鼠有不同的生活模式,泰國誘鼠的食餌要加辣,香港現時用的是叉燒和番薯,番薯是用作收集鼠患參巧指數,從番薯上的齒紋可定出該區的鼠患指數以調動人力滅鼠,深水埗區成為老鼠大都會。入鄉隨食香港是美食天堂,街上食店星羅棋佈,舌尖上的老鼠都識揀飲擇食,公園外的小徑和大坑渠常有愛心人餵飼野鴿,白飯少汁沒剩餸野鴿都不食何況是老鼠,捉老鼠錢要用得其所,可請廚神炒幾味老饕美食,原汁原味鑊氣常存,老鼠一定會爭食入籠。

民間智慧一項捉鼠經驗未見提及,小時住屋的包租婆,把囚在籠內偷食的老鼠,用滾水把其灼死,再用火燒籠身一會兒,把老鼠死時掙扎的分泌去掉,若沒這樣清理,下一隻鼠會嗅到同類的氣味而身又不在,籠內掛有美食也不會自投籮網。

生活中鼠輩曾遊走在眼前也吃過是田鼠,看過卡通影片其中主角是米奇老鼠,師奶們要為生癪兒女打造健康之門,用田鼠煲粥給小孩吃,內地有街市檔賣田鼠即場生劏,母親曾把在灶底捉到成群尚未開眼的老鼠仔浸酒用作看門口,給同樓住客或街坊用作醫治奇難雜症,近年在街頭也見到有售賣樽裝老鼠仔浸酒,是民間隱藏的神方,早前在美酒佳餚展買過袋鼠肉品嘗,幾乎家家都有鼠踪是電腦枱機用的滑鼠。

街頭寵物店以前有賣倉鼠,如今己被狗猫替代,貓是老鼠煞星,有住低層公屋住戶想養貓但不獲批,食衛局局長陳肇始說老鼠捉來捉去都會有,要源頭消滅方有效,垃圾桶要蓋好,剩食不可隨處丟。年初住所大廈電力公司要維修變電房整個通宵會停電,此夜沒留在家過夜,半夜從旺角開始起步行到尖沙嘴,臨天光做了一陣子麥難民,在廟街一帶的馬路坑渠邊和垃圾桶,有很多被丟棄的發泡膠飯盒,是擺街檔的小販和佔用行人通道的食店所棄置,燈火輝煌下也見老鼠快閃偷食,小販和店舖收檔後已深夜,暗淡路燈和沒行人,群鼠一定開大食會。

有市民在電台提議,可借鑑澳洲最近野貓大量繁殖,在樹林捕食其它小動物,破壞自然生態鍵,粗略計算有2百萬隻野貓,政府提出殺野貓有奬,每隻可得約港幣55元。若以此價套用香港殺鼠,一百萬隻老鼠只花費半億元。

網主: 25/05/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