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在溫哥華一間商場內的食坊吃早餐,明報新聞報導有一處公園,被流浪族群紮營長時期佔用,政府無適時處理,冬天臨近會下雪遊民雪上加霜,同是露營者同人唔同命,香港大嶼山一帶的沙灘常堆滿渡假露營客,飲完茶搭天車(地鐡)到該處看看,溫哥華周邊處處都有綠草如茵雪花蓋遍的公園,天天我都會到公園做運動,也好奇順道看看。

背脊的靠山是床,床應是放在家,高床軟枕會好眠,發夢一定更甜,就算是過客租人屋住也可暫歇,無力付錢只可在外流浪躺街或在麥當勞身連,不是臥薪嘗膽為求明天,任你是腰挺骨硬生活有時難上難非外人所能理解,身心俱疲過得一天得一天,能居於電視劇「今宵大廈」要今宵多珍重。

前幾天東方日報新聞主題,近來街頭多了年青露宿者,但非與近來反修例事件有關,家家都有一本要唸的生活經,同日其內頁租住廣告,月租1400元都能使背脊有靠山,躺街而睡非別有所求,一分錢可能也是重擔。

早前所住的大廈電燈公司維修變電器要通宵停電,不想無厘頭烏燈黑火無法上網,這夜到油尖旺三區流連,也在麥當勞吃和睡是無聊而聊,眼及最多人在街睡是榕樹頭觀音寺外的空地,天橋底和行人隧道沒著意去行,可能會更多露宿者。

油麻地榕樹頭觀音寺外的露宿者,與我小時所見他們的隨身家當較多。

天橋上的輪椅露宿者,有公用升降機通宵運行和有通道直達商場。

這夜我也是麥當勞內其一份子的同路人,我用座椅作背脊的靠山瞌睡,晨曦至我可會回到家中的睡床發白日夢。

溫哥華街頭的露宿者,就算下雪天也不罕見,此區一帶一路是全加拿大最貧困者聚居地,遊民處處,天堂地獄如何定分界。

溫哥華的公共巴士,三人不相識竟有同一目的,打瞌睡為身心充電應對下一程的壓力,我也隨波逐流在座位上睡一睡。

香港公園內也有紮營客,規例有訂不可過夜,是園內另類風景。

 

背脊的靠山

電視廣告廚神不賣食,叫觀眾看其睡房的正菜,食得是福,睡得安樂會少病少痛,他推荐大家買玉石床,元龍高卧發夢都甜啲,我背脊的靠山經歷不同,也睡過玻璃床(辧公室壓在寫字枱上的玻璃),能安然入睡不一定要靠龍床,生活上最寫意是躺著都有錢收不是皮肉錢,在兩間焚化爐和瑪麗醫院都做過輪班當值或替工,通宵班雖也有工作,是相隔一小時要到各電掣房巡視和抄電機在運行的數據作紀錄,都是死板板的數目字,又沒智能裝置監察(閉路電視)或要擦卡出入,睡到天光才玩埴字遊戲交數,沒有枕頭用另一套工衣打成捲枕,有得睡就睡,這是上級傳承的工作精神,他們也以身作則,我們下屬一定會跟隨奉旨去睡。另一款是慾床曾在公寓(別墅)接觸過的「炮床」,床底裝有摩打推動可變速慢如水上飄舟,高速時整床如翻天覆地,躺在床上的情侶在風浪中更見浪漫和真情,由港人所設計的山寨傑作。正經的電床是在醫院為病人療傷。

曾在街頭過夜只在小時的夏天常經歷,不是睡在地上而是用可折壘的帆布床,瞓街的流浪者為免身染濕氣用報紙墊底,當時紙皮箱仍未在民家流行,乘搭交通工具我常打瞌睡為身心充電,雙腳蹺起用膝蓋壓著前位椅背,背脊的靠山是自己的座椅。最浪漫和著意不在家上床是年青時的郊野露營,背脊是躺在草坪或沙灘上,錦上添花是月滿良夜有人氣的嫦娥作伴侶。

前兩天東方日報有專題寫及多了年青人在街頭露宿,以為是連結近月的反修例街頭活動,與父母政見不同不回家過夜而在外留宿,細看內文則不是,兒女長大有自家世界,家家都有一本要唸的生活經,除非是大富大貴可給錢他們出外買樓自住,少有父母會追問兒女昨夜在誰處過夜,受訪問的一男一女其一說是與家人不和,又沒能力搬出租屋自住,雖有好友幫忙但本土文化是留食不留宿,就算是情侶無名份也沒可能長居對方家。

有家可回但不留宿年初電視也訪問一位男士,他說常到麥記過夜只因住所與工作地甚遙遠,打兩份工無時間花在交通上更可省掉車費,妻子也諒解一家四口在輪候公屋私樓房租是重擔。

早前所住的大廈電燈公司要維修變電房,整個通宵沒電供應,烏燈黑火無厘頭這晚不在家留宿,整夜在油尖旺漫步,維港兩岸只有這一帶深宵仍有人氣,半夜三點三在佐敦一間麥當勞飲時差顛倒的下午茶,已見有客人伏枱而睡但未見有女士,入睡者都不是衣衫襤褸,也到過近日因警方水炮車用藍色水液噴到位於尖沙嘴公園旁的清真寺,引發南亞人士變成黃絲,最多南亞裔開設小店的地方是斜對面,同位處於彌敦道的重慶大廈,這所大廈是我踏足尖沙嘴時必觀光的熱點,也在內吃過散餐。

香港街頭的流浪族群多在馬路下的天橋底或行人隧道搭架露宿,其它橫街小巷少見,有幾個是在榕樹頭觀音廟外和後街有街頭歌壇己收檔,沒把全部物品搬走有人留宿作看更,公園內也有人睡在椅子上但未能躺睡,因椅子中間位都加裝鐡架,臨天光我在尖沙嘴一間麥當勞瞌睡了一陣,也有一中女如我只靠背脊用椅背作靠山入睡。

最近一次見到一大批無家者在公園紮營露宿,是上月在溫哥華的一處公園,溫哥華的下雪天,仍有流浪者在街頭露宿,當地也有臨時的露宿者之家應對天氣惡化,做慣乞兒懶做官,有露宿者不怕凍死因可自由自在,躺在受人監管的床上,精神會下枷鎖不能好睡,再者周邊都是陌生人,溫哥華也有劏房出租但沒床位,香港報紙住宅出租廣告除了劏房,還有冷氣床位每用月租金一千六百元,有免費WiFI為何尚有人瞓街,生活有時難上難非外人所能理解。

網主: 31/10/2019